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紫黑色巨龙青筋暴跳 初次娇嫩h

2022-06-16 14:35:45情感专区
“不满意,很不满意。”白手终于开口。 “什么不满意?”金巧巧急忙追问。 “老刘说,我不能看你,不能与你说话。” “为什么呀?&

    “不满意,很不满意。”白手终于开口。

    “什么不满意?”金巧巧急忙追问。

    “老刘说,我不能看你,不能与你说话。”

    “为什么呀?”

    “他说我对你不怀好意。”

    金巧巧俏脸一红,但说出的话一点都不怯场,“那么,白总真的对我不怀好意吗?”

    白手差点语塞,这个女孩不简单,咱还是别惹的好。

    “呵呵……我这个人,有一种病,对所有的美女都不怀好意。”

    这时,高兰成和李滨到了。

    白手这才松了口气。

    金巧巧退出。

    高李二人坐下。

    坐下前,李滨还给门上了锁。

    白手洞若观火,“老高,老李,你俩有点紧张啊。”

    “小白,你真是厉害。”高兰成说道。

    “老高,说事,直接说事。”

    李滨说道:“邱德铭要找我俩的麻烦,翻当年在海南炒地的旧帐。他说我俩当年还欠他一千万,他现在要我俩还他两千万。”

    白手听得云里雾里,“老李,当年什么旧帐?有合同吗?有欠条吗?一千万不是小数目,快十年了,怎么现在才想起要钱?”

    高兰成道:“什么旧帐啊。小白,当年的海南炒地,你应该记得一些。我们跟着你炒,是赚了点钱。后来你抛售,我们接手,再后来,我们抛售,邱德铭接手。再后来,邱德铭的土地砸在手里,亏了不少钱。邱德铭认为,是我俩骗了他,要我们赔钱……小白,就是这么回事。”

    白手想起来了,点着头道:“后来,他派人追捕你俩。是我带人救了你俩,还护送你俩离开上海。”

    李滨说道:“对,就从那时起,我俩成了他的死对头。小白,你想想,我俩真要欠他一千万,他还能等到现在才向我们要吗?”

    白手绝对相信,高李二人不欠邱德铭的钱。

    高李二人有个共同特点,就是胆小,为人谨慎。

    相反,邱德铭一惯强势,尤其是在高李二人面前。

    高李二人真要欠邱德铭一千万不还,早被邱德铭干掉了。

    欺软怕硬,对邱德铭来说,拿捏高李二人绰绰有余。

    “老高,老李,不瞒你们二人。在你俩约我前不久,邱德铭来过我公司。”

    高李二人几乎同时哦了一声。

    高兰成忙问,“小白,他都说了什么?”

    “主要是两个方面吧。一方面,他说从现在开始,放弃老家那边的产业,以后一心一意的在上海这边发展。另一方面,他向我示好和示弱,还希望以后能与我做朋友,至少能和平共处。”

    高兰成点着头,“果然如此,果然如此啊。”

 

    “什么果然如此?”白手问道。

    高兰成道:“他曾说过,在整个上海滩,他就怕你一个人。”

    白手说道:“老高,老李,我想了解邱德铭在老家的情况,你俩应该知道不少吧。”

    高兰成冲着李滨说道:“老李,你来说。”

    李滨说道:“邱德铭说得好听,其实他是在老家待不下去了。中原地产公司,他是占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他是控股方。但另外的百分之四十九,除了百分之十九是个人股,还有百分之三十是国企股和集体股。邱德铭要敢乱来,也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他们刚合作的那几年,邱德铭还算老实,经营上也搞得不错。但后来,邱德铭在上海搞了一个分公司,问题就出来了。这个上海分公司,是邱德铭独资的,总公司也同意。但邱德铭的做法,引起了其他股东的不满。”

    “邱德铭倒没做别的错事,就是挪用总公司的资金,用于上海分公司这边的发展。但邱德铭做得巧妙,其他股东明明知道,可就是找不到证据。每一次挪用的资金,用一段时间,邱德铭会利用几家皮包公司转回去,帐上根本看不出来。”

    “直到去年上半年,邱德铭用总公司的名义,在老家几家银行贷款六千万,用于上海分公司的经营,才被其他股东抓住了把柄。其他股东开始想报警,后鉴于邱德铭对公司的贡献,决定好聚好散,和平解决。”

    “双方从今年年初开始谈判,一直谈到现在,总算达成了协议。对方承诺,不追究邱德铭的任何责任。邱德铭承诺,永远不在总公司现在的经营地区,从事与地产相关产业的任何经营。也就是说,邱德铭要想继续从事地产业,就必须离开家乡。”

    “双方也在经济上做了切割。中原地产公司,估值一亿五千万,净估值一亿两千万。刨去邱德铭欠总公司的两千万,邱德铭到手四千万块。可是,邱德铭为了上海分公司的运营,个人欠当地三家银行共六千万块。到手的四千万还给银行还不够,还差两千万块。”

    高兰成看着白手说道:“这就是邱德铭向我俩要两千万的原因。”

    白手一直认真的听着。

    听着听着,白手脸上露出了微笑。

    高兰成和李滨都有些诧异。

    “老高,老李,你俩还有一些事没有告诉我。”

    “小白,我都说了啊。”李滨说道。

    白手问道:“邱德铭向你俩要两千万,真的是那个老掉牙了的借口吗?”

    高兰成和李滨一齐点头。

    白手重重的哼了一声。

    “老高,老李,你俩找我,是希望我帮你俩。可你俩不说实话,让我如何心甘情愿的帮你俩呢?”

    顿了顿,白手冷笑着说道:“你们两个快说,最近到底做了什么而得罪了邱德铭?”

 白手逼问高兰成和李滨说出实情,一半是判断,一半是猜测。

    邱德铭再坏,也不会坏到翻十多年前的旧帐,即使翻旧帐,也不会胡说八道,先说一千万,再加一千万。

    邱德铭也是场面上混的人,他真的要是如此混法,那他连一年半载也混不下去。

    只有一种可能,最近高兰成和李滨把邱德铭给得罪了。

    高兰成和李滨二人面有愧色。

    二人承认,二人确实得罪了邱德铭。

    邱德铭去年以总公司的名义,向几家银行贷款六千万,用于支持上海分公司的运营,正是二人举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