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检查时被医生摸花蒂 出轨嗯啊快点h

2022-06-16 14:34:38情感专区
就这个标准来说,两次出手都是合情合理的。 至于是不是合规合法,更不值一说。 请问规定在哪里?法律在哪里? 没有,因为当时还没有相关的规定和法律。 法无规定,即可

    就这个标准来说,两次出手都是合情合理的。

    至于是不是合规合法,更不值一说。

    请问规定在哪里?法律在哪里?

    没有,因为当时还没有相关的规定和法律。

    法无规定,即可被视为允许。

    但是,暗箱操作,与私企合作,还给予免税待遇,等等。

    大错误没有,小问题却有。

    必须有人付出代价。

    主任主动承担,主任就得付出代价。

    主任的代价是提前一年半退休。

    因为主任的退休,白手难过了好几天。

    主要是内疚,老头本来还可以去市人大或市政协,待到六十五岁的。

    虽然生活待遇不会受到影响,但人生的句号没有画好,老头的心里肯定不好受。

    白手终于决定去看望主任。

    不料,主任却主动来了。

    白手急忙跑到电梯口迎接。

    主任一个人,看见白手,哈哈笑着,情绪如常。

    白手把主任迎进办公室,亲自倒茶奉烟。

    主任没坐,而是走到窗边,望着铁路广场问白手,“小白,你的新腾飞大厦什么时候竣工啊?”

    “明年五一前后。”

    “嗯,好,好,比以前的那个气派多了。”

    “主任,我有两个请求。”

    “哦,你说。”

    “一,我的新腾飞大厦落成之日,您得来给我剪彩。”

    “没问题,我一定来。”

    “二,您老的书法很有名气,新腾飞大厦五个大字,必须您帮我写。”

    “哈哈……”主任摆着手笑道:“小白啊,别的事我都能帮忙,就这事不行。我的书法水平,大致还在刚入门的程度,登不了大雅之堂。”

    “主任。”

    “这样,到时候你出钱,我负责帮你找一个大书法家。”

    “那我先谢谢主任了。”

    主任终于在沙发边坐下,拿起茶杯喝茶。

    “小白,听肖长河说,为了我的事,你已经好几天没有出门。”

    “主任,我……”

    “没出息。人事变迁,世事无常,不要计较,但求无悔。”

    白手默默的点头。

    主任笑道:“再说了,坏事好事,从来都是相辅相成的。有的时候,好事也是坏事,坏事也是好事。”

    “主任,我就是觉得您太亏了。”

    “亏?我怎么亏了?”主任说道:“我的能力,我的年龄,都决定了我不可能再往上走了。正常情况下,我还能干一年半。六十岁后去人大或政协,也起不了什么作用。所以对我来说,提前一年半下来,对我来说,反而是个好事,因为我可以提前过安生的日子啊。”

    “主任,您真的想得开?”

    “想得开。现在我命令你也要想得开,听见了没?”

    “听见了。”

    主任起身就走。

    白手赶紧跟上。

    进电梯,出电梯,主任背着双手,笑而不言。

    主任是乘出租车来的。

    白手冲着他的奔驰车招手。

    司机小安把车开了过来。

    “主任,我送您回去。”

    主任笑笑,“坐你的车,享受一下,未尚不可。但你要送,我坚决不接受。”

    “好吧。”白手问道:“主任,我还没去过您家,我可以去您家看您吗?”

    “欢迎啊。”主任笑着问道:“不过,你会玩什么?你会下棋吗?”

    白手骄傲的说道:“围棋、象棋、国际象棋,我是三棋全通。”

    “哦?还会下围棋?吹牛的吧?”

    “我的围棋老师是国手陈明八段,您说我会不会?”

    “哈哈……好,好,小白棋友,欢迎你到我家来,我要杀你个落花流水。”

    主任笑着上车离开。

    白手正要回办公室,看到门廊的另一边,一辆宝马轿车缓缓驶来。

    是中原地产公司老总邱德铭的座驾。

    白手停下脚步。

    宝马轿车停下,邱德铭下车。

    “老邱,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哈哈,今天没看天气预报,不知道是什么风。”

    “找我有事?”

    “有事。”

    “那就楼上请。”

    白手办公室,白手陪着邱德铭坐下。

    “小白,你猜猜我找你是什么事。”邱德铭竟开起了玩笑。

    “不猜。”

    “为什么?”

    “因为肯定猜不着。”

    尽管邱德铭表面如常,但白手知道,他的心情肯定不太好。

    这次市建筑协会换届,邱德铭是有心想当理事的。

    理事没用,但也是荣誉,邱德铭也想。

    可白手搂草打兔子,尽管邱德铭不在那二十九人名单上,但白手把他也做掉了。

    邱德铭已经知道,这是白手捣鬼。

    “小白,我要学你,像你一样,真正的扎根上海滩了。”

    白手心里一动,“你脱离中原公司了?”

    “对。”邱德铭点着头道:“我老家那边,我把股份卖给了别人。从现在开始,我就只有上海这边的产业了。那边的公司改名,我这边仍然用中原地产这个名称。”

    “好啊。”白手说道:“老邱,这下你可以集中精力,在上海大干一场了。”

    邱德铭苦笑,“邹真义不待见我,你也不待见我。我还大干一场?我连自己能不能在上海生存下去都不知道呢。”

    白手笑道:“邹真义待见不待见你,我不知道。我不待见你,那是因为你先不待见我。”

    “你就是不待见我。”

    “呵呵……这次没选上理事,你可不能怪我。你老不在上海,你的事业重心并不在上海,人家不选你,你无话可说。”

    “小白,你就是不待见我。”

    白手无奈,“好吧,你坚持这么认为,那我也没有办法。”

    邱德铭说道:“过去的翻篇,彻底翻篇。”

    “我举双手同意。”

    “小白,我关心的是以后。”

    白手点了点头,严肃道:“我严重同意。老邱,我的处事原则你应该知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小白,我相信你,咱们像以前那样做朋友吧。”

 邱德铭说要与白手重新做朋友。

    白手笑问,“同行之间有真正的朋友吗?”

    “有啊,你与魏国平他们,不就是真正的朋友吗?”

    “老邱,我现在的同行朋友,也就是魏国平、董培元和谢洪水,其他的都改行喽。但魏国平是国企老总,不是老板。董培元和谢洪水,那是十多年凝结的友谊,一般人做不到。”

    邱德铭面露失望的表情,“这就是说,我邱德铭是做不了你的朋友了。”

    白手笑了笑,“你是我的直接竞争对手,不互相争斗就不错了,又怎么可能成为朋友呢?”

    邱德铭起身告辞。

    白手送到电梯口。

    正好,邱德铭刚进电梯,老顾和乔教授来向白手汇报工作。

    白手把两位正副总裁迎进办公室。

    老顾问,“小白,他来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