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午夜dj视频观看免费完整高清在线 sm巴掌扇耳光掌嘴调教

2022-06-16 14:34:02情感专区
“你们别说,这还真像是鬼打墙。”林三酒抱着翅膀向下一趴,也不走了:“我以前看鬼怪故事,好像说童子尿可以破解鬼打墙来着。” “说童子的时候不

   “你们别说,这还真像是鬼打墙。”林三酒抱着翅膀向下一趴,也不走了:“我以前看鬼怪故事,好像说童子尿可以破解鬼打墙来着。”

    “说童子的时候不要看我,”清久留冲她龇了龇牙:“别侮辱人。”

    “……应该不是那么回事,”蓝布碎花沙发插言道,“我看咱们是中了别人的招了。”

    “是那个老太婆吧?我们又没招惹她,怎么偏偏就盯着我们不放……”

    林三酒看了看二人,倒是想到了一个办法——她站起来走到了标示着“EXIT”的门旁边,用硕大的身子顶开了门,转头吩咐道:“你们在后面跟上,我从楼层里面想想办法……实在不行,我就从窗口跳出去,看看能不能打破这个怪圈。”

    闻言,小熊猫立刻轻巧地跳上了沙发,借着季山青咬着牙往前一点点挪的劲儿,就这么挤进了门。

    ……16楼看起来没有什么异样。

    地毯被血浸透了,又随着时间而被阴干,踩起来嘎嘎地发脆。走廊里弥漫着一股憋闷久了的铁腥气与霉味,与顶楼比起来,更加令人难以忍受——19楼及以上的客房价格太高,末日来临前都空着,保存得还算干净完好;不像16楼,有几间客房门至今仍半开着,因为被门口的房客死尸给挡住了。

    说是死尸,其实也早就看不出什么人形。

    好像在死后又被人啃咬切割过,坑坑洼洼的尸体露出了大部分白生生的骨架;骨架上挂着风干了的枯黑皮肉,与碎布片一起,被林三酒经过的脚步震得摇摇晃晃。

    “跟我上次看见的差不多,”迅速检查了一遍走廊以后,林三酒“蹬蹬”地快步走了回来,对另二人道:“你们在这儿等等我,我从阳台往上爬试试。”

    说完,她就推开了身边一扇门——巨大的鸡翅膀就像是扫把似的,将地上支零破碎的残尸朝外扫了出去,迈步就进了屋。

    这一边的客房,都带了一个精巧的小阳台;虽然没有了双手,令攀爬变得很困难,但是如果扑棱着翅膀使劲往上跳,林三酒的鸟喙倒也能够着楼上的阳台边沿——跟进了屋子里的两个人,眼睁睁地看着那两只大鸡爪在空中使劲蹬划了几下,终于爬了上去、消失在了窗外。

    屋子里陷入了一会儿的沉默。

    “你觉得怎么样?”半晌,棕红小熊猫突然说话了。

    “……不太有希望。”蓝布沙发叹了口气说。

    “如果我们往下走的话呢?”

    “现在下楼的话,我们应该会回到18层吧。”

    清久留一愣,转过半个身子看向身后的沙发:“难道你已经——”

    “你看,”季山青忽然打断了他,“窗外。”

    如同为了证实他的话似的,窗外的小阳台边缘,“啪”地打上来了一个什么;借着翅膀的支撑力,一只熟悉的鸟喙也叼住了铁栏杆——渐渐地,林三酒化身的那只老母鸡,使劲扑腾着又从阳台下方冒出了头。她黑亮的圆眼睛刚一与屋内二人对上,她喉咙里立刻发出了一连串的“咕噜”声,大概是在骂人。

    “……见鬼了!”

    在她好不容易稳住身体以后,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这三层楼是怎么回事?怎么就出不去了!”随着一身凌乱的老母鸡走进屋子,空气里纷纷飘扬着细小的羽毛:“……要不我直接跳下楼去试试?我还是能看见地面的。”

    “你可别,”季山青赶紧说话了,“我估计你从16楼跳下去,就会从18楼掉下来……然后一直在16、17、18这三层之间循环下坠,永远也停不了。”

    林三酒抬起头,看着面前的沙发。她不知道哪儿才是季山青的“脸”,只能狐疑地来回转着目光:“……你猜到这是怎么回事了?”

    “嗯,我倒是想到了一个答案,其实也没什么难猜的。”大概是看见了林三酒眼睛一亮,季山青的声音里也带上了点儿羞涩:“虽然不知道这是谁的能力——或者特殊物品——不过从16楼到18楼这段距离,现在大概已经变成了一段莫比乌斯之环了。”

    这个词耳熟得令林三酒皱起了眉,就在她回忆自己在哪儿听说过这个词的时候,清久留已经“啊”地一声应道:“那个首尾衔接、无限循环的带子嘛!”

    “对,如果站在莫比乌斯之环的表面上行走,可以一直周而复始地走下去,没有尽头……”季山青沉吟着说道:“不是很像我们现在的局面吗?”

    “我模模糊糊记得这个东西,好像跟数学有关系。”林三酒应道,“知道了这一点,我们接下来又该怎么办?”

    问题很有建设性,然而却没有人回答她。

    她正要再问,忽然发现小熊猫抬起了头——对方晶亮的黑眼珠慢慢地挪向了上空,盯住了她的背后。清久留也安静了下来,就像一张真正的沙发一样。

    自己背后有东西!

 

    林三酒骤然一个转身,目光一落在那东西上,登时一惊。

    在阳台的上方,一头黑发正飘飘荡荡地垂在半空中;就在林三酒瞧见它的同时,那一头黑发猛地朝上一缩,彻底消失在了楼上——刚才似乎有人就这样倒吊着,朝屋里看。

    “在这儿等着我——!”

    还不等身后两人开口说话,老母鸡已经一个箭步就冲了出去;翅膀在空中一振,她已经熟门熟路地叼住了楼上的铁栏杆,将鸡身子给拉了上去,也迅速不见了踪影。

    清久留坐直了身子,紧紧盯住了阳台——只不过他盯的不是头上,反而是阳台下方。

    如果那一头黑发一路向上逃,很快就会从这一层下面露头了。

    等了几分钟,阳台边缘处仍然是一片涂漆的米白色,始终没有出现想象中那个黑压压的头顶;而林三酒,竟然也不知道追踪到哪儿去了。

    这个时候,身后的季山青说话了。

    “清、清久留?”他的声音不知道怎么忽然轻了下去,还有点儿发颤。

    这个家伙聪明是挺聪明,就是胆子有点小了……清久留脑海中划过去了这个念头,头也没回地问道:“干什么?”

    尽管没有口水,也没有食道,但蓝布碎花沙发依旧发出了一声咽口水的清晰“咕咚”声。

    “刚才……有人碰了我的靠背一下。”

    小熊猫立即拧过了脖子,背上一溜毛已经乍了起来。

    ……沙发背后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由于沙发是斜侧着停在入口处的,目光范围内除了一堵墙外,只有一个大敞着的房间门,以及门口露出来的一小段污渍斑斑的走廊。

    “你说碰……是什么意思?”清久留压低了声音问道。

    “我看不见身后,但是感觉上好像是有个人从我身边经过时,不小心擦到了我一下。”季山青的声音也轻得几不可闻。“反正我被什么碰着了。”

    莫非是那一头黑发的主人?

    小熊猫前爪扒住了沙发靠背,用两条后腿支撑着站了起来,谨慎地探出了两只眼睛。

    他一双黑眼珠从左转到右,转了一圈。行李几、地毯、电灯开关、门、以及门下那一堆残破的尸骨……

    看起来好像跟之前没有半点区别,更加没有季山青所说的“人”了。

    等一下。

    整个事件全部对外公开。

    官方的解释理直气壮,无论是上次稳定土地价格,还是这次收购和销售商品房,都是为了稳定市场。

    什么叫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就是。

    哪一条法则说政府不能干予市场,没有。

    市场的最高境界,是让消费者满意,而不是为市场的参与者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