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被调教玩弄的女警官 亲胸揉胸膜下刺激网站在线

2022-06-16 14:33:14情感专区
浑身的肌肉一瞬间紧绷了起来,又在下一秒松懈了;带着几分迷茫,林三酒呆呆地看见那只纸鹤落在了玛格丽特王后纤长的手指上。 “我警告你,”一绺金发滑了下来,从她

   浑身的肌肉一瞬间紧绷了起来,又在下一秒松懈了;带着几分迷茫,林三酒呆呆地看见那只纸鹤落在了玛格丽特王后纤长的手指上。

    “我警告你,”一绺金发滑了下来,从她樱花般的红唇里,吐出了林三酒十分熟悉的凶狠语气,“……你要是敢和别人说起这件事,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你。”

 ……又等了一会儿,林三酒终于略略有些不安地走到了门边。

    不知从哪儿来的风,从门缝底下呼呼地往客厅里灌,吹在她的腿上,激起一片凉意。听着远远传来的、“咣当”“咣当”的声音,她定了定神,扬声喊道:“师傅!我的东西你鉴定好了吗?”

    然而门的那一端,却仍旧一点声息也没有。

    ……难道自己被骗了?

    林三酒皱眉想了想,随即再也顾不得什么规矩不规矩的,一把拉开了门。

    出乎意料的是,门后并不是一个房间。

    一条铺着竹席的走廊正静静地陷在一片昏暗里;天花板上吊着的两只黯淡的灯,在不知从何而来的风势里来回摇摆,光影交错之下,走廊看起来宁静得诡异。

    林三酒迈步出了客厅,小心谨慎地走进了走廊里。

    这一间民宅的构造十分混乱,像是一个不懂建筑的人随便造出来的似的。客厅像是垂悬在一根棍子上的灯笼,只有这一条走廊连接着;而走廊两侧又没有其他房间了,只有尽头似乎隐约有个门的样子——加上比起客厅来说,天花板出奇地低矮,林三酒不得不将骨翼往下压到了极致、又拉伸得长长的,这才算是勉强在走廊里活动开了。

    在不住扑进来的风势里,走廊尽头的门被吹得一开一合,撞在门框上,终于让她明白了之前听见的声音是来自哪儿。

    快步来到走廊尽头的房间门口,林三酒顿下步子,打开了意识力扫描。

    虽然这个能力也有不少限制;但是它除了看得更远以外,还有一个最大的好处:借由这个能力,林三酒的视线可以“转弯”了——尽管不是真正的转弯,只是在一定范围之内,能够影影绰绰地瞧见拐角后。

    从半开的门里望进去,铺着日式榻榻米的房间里安安静静的,没有半个人影。

    她一闪身进了屋,反手将门关上。

    ……这个房间说不上来哪儿,好像有点怪怪的。

    这是林三酒下意识里的第一个感觉。

    地板上浸了一片片棕色的污痕,看起来已经有不少年头了;角落里有几只被打开了的箱子,里面空空如也;左手边立着一只大衣柜,门的正对面是一扇打开的窗户,冷风正是从这个窗户里灌进来的。被风一吹,地板上一些白色的纸便被刮得满地乱卷——林三酒伸手捉住一张,目光一扫,顿时有点吃惊。

    那是一张名为【横江制造有限公司】特殊物品的鉴定证书,她一目十行地将视线挪到页面最下方,发现鉴定师的名字叫“红发老杰克”。

    她立刻想起了刚才仅见过一面的,那个头发鲜红、急脾气的中年男人。

    这么说来,他还真是一个鉴定师——林三酒又从地上捡起了几张纸,每一张都是规格一模一样的鉴定证书,除了物品名称每一件都不同之外,它们都是由“红发老杰克”发出的。

    特殊物品鉴定完了以后,东西可以由原本主人带走,但鉴定证书却要押在鉴定师手里找买主——这一点,林三酒也从小伙计那里听说了,因此倒不奇怪为什么这个“红发老杰克”手里会留着这么多的鉴定证书;只是……既然对方不是骗子,那自己岂不成了擅闯了吗?

    林三酒顿时有点不好意思了,忙将手里的鉴定证书拢好了,又高声喊道:“师傅,你在吗?”

    她抱着会被那个急躁的鉴定师傅训一顿的觉悟,一连喊了好几声,却仍然没有半点回应;她在走廊上来回找了一圈,这个房子里也确实再没有其他房间了——也就是说,刚才的鉴定师、小伙计连带着那一本【悲伤的少女】一块儿,真的从这个房子里消失了。

    “怪了。”林三酒一推门回到了刚才那个房间里,由于搞不明白状况而有些烦躁:“难不成那本书是什么稀世珍宝啊?他一看见,就连自己的窝都不要了?这些鉴定证书都是钱。”

    “按理说应该不会,”意老师答道,“一个地方出来的特殊物品,水平应该相差不多才对……另外几本,也没有什么特别逆天的地方呀。”

    冷风一阵阵地从窗子里吹进来,倒是把林三酒的头脑吹得清醒了一些。她皱眉想了想,在屋里来回走了一圈,目光不住地在几件有限的家具上来回扫视。

    当她不经意间,瞧见另一边的大衣柜时,突然心里一动,快步走了过去,一把拉开了衣柜门。

    红发老杰克静静地坐在衣柜里,正好与林三酒四目相对。

    在一声惊呼险些从嗓子眼里泄露出去的同时,林三酒猛退两步,终于也意识到这个红发老杰克已经不是活人了——两个小时以前还粗声大气、满面急躁的鲜红头发男人,此时安静得仿佛一尊木偶,软软地倚在柜子里,满是皱纹和刀疤的一张脸上,一双眼睛睁得又圆又大。

    林三酒死死盯着这一具尸体,轻轻走上前,拽了一下。

    红发老杰克的身体像是一个空心袋子,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被她给咕咚一声拽了下来;四肢接二连三地、软趴趴地掉在地上,发出几声“吧嗒”的响声。

    林三酒只觉这尸体四肢给人的感觉不对,仔细一瞧,头皮都有些发麻了。

    从他的后脑勺开始,一路到后腰上,皮肤被平滑地切出了一条长长的口子;顺着这个口子扒开皮肤一看,里面居然空空如也——除了一些干涸黏连的血丝、碎肉末以外,不论是骨头还是内脏,都消失得一干二净,成了一个空皮袋子,只有一颗头还算保留完好。

    ……看起来,他的身体简直像是被什么给吃空的一样。

    “难道是刚才被人杀掉的?”林三酒惊讶地喃喃道:“我可是一点呼救声也没听到……”

    尸体上还裹着那一件写着“鉴定师”的袍子,连污渍的大小和位置都跟记忆中一模一样;她想了想,打开袍子看了一眼,忽然发现这具尸体的腰部上,已经遍布了不少尸斑——甚至离得近了,还能闻见隐约的臭气。

    “死了起码有四五个小时了。”意老师肯定地说。

    林三酒不禁有些傻。

    ……那么,她刚才看见的人是什么?

 ……在这段楼梯只剩下最后几节台阶的时候,林三酒抬起了头。

    正如她所预料的那样,她眼前再次出现了一张占了大半楼道的三人座沙发,和一只棕红色的小熊猫。

    林三酒轻轻地叹了口气。

    她刚才就是从这儿出发朝上走的,结果在爬了三层楼以后,她果然又回到了原点。

    这三层楼梯,看来通过普通手段是走不出去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