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双性当众潮喷粗大灌满np 武侠爆乳美妇系列小说

2022-06-16 14:30:35情感专区
这规定也太奇怪了吧”这一念头,很快就从林三酒头脑中烟消云散了——因为她随即就发现,这不是一个人为制定的规定。 “人就是货物”这一点,更像是

这规定也太奇怪了吧”这一念头,很快就从林三酒头脑中烟消云散了——因为她随即就发现,这不是一个人为制定的规定。

    “人就是货物”这一点,更像是一个天经地义的物理规律,一条世界运行的法则,和苹果会掉在地上、人活着得靠能量一样,甚至不需要用言语阐述明白,在人一踏入仓库地界内的时候,就会清楚强烈地从潜意识中升起来,真实地变成世界观的一部分。

    意老师从沉睡中惊醒过来,略微有点慌神。“怎么回事?你进副本了?为什么我感觉自己是……是一块减震用的包装海绵?奇怪,我为什么会说话?”

    林三酒还希望有人能给自己解释解释呢。

    一上搬运车,她这一箱货的“身份”就被分配好了,被搬运车的金属臂给“接”了过去——而且身份安排得非常合理,她现在是一箱瓶装金酒,终于名副其实了一回。

    作为一箱酒的林三酒,此时感觉自己沉甸甸、摇晃晃地被装进了一只大货盘上,旁边几个像烤鸭一样挂在钩子上的人,看了好像还很羡慕:“真不错啊,有个座儿,不像我们只能吊着。”

    好像作为货物来说,他们只是不能走动而已,说话、吃东西、打游戏、睡觉都不受影响。

    金酒问道:“你们是什么货?”

    “袋装烤鸭。”

    ……她的敏锐直觉真是了不起。

    “为什么我们都会变成货物?”金酒见这几只烤鸭似乎挺好说话,赶紧从货盘的固定木条之间问道。

    “这个问题可深了,”其中一只女烤鸭说,“这恐怕要去到那个原生的末日世界,考较一下那世界的末日因素,寻找原因和规律……”

    这都什么跟什么?

    就在林三酒想再仔细问一问的时候,只听脚下仿佛从很远的地方滚过去了一阵阵闷雷;这辆像大楼似的搬运车一震,她立刻意识到,车子开动了。

    “说起来,货运仓库也是个挺古怪的地方,”在仿佛要淹没一切的隆隆响声中,另一只男烤鸭抬高嗓门说,“咱们只是见识到了它的表面而已,你们能想象在货运仓库中怎么生存、怎么生活吗?”

    为什么要在货运仓库中生活?

    林三酒竖起耳朵等着听别人对他的回答,可惜在搬运车开动起来之后,似乎人人都不太愿意扯着嗓子说话了,连那男烤鸭也再没出声。

    足有二十层楼那么高的搬运车,在开进仓库之后,行驶在天幕一样的天花板下,竟然像是大地上的一株野花。也不知道这仓库究竟有多大,哪怕是林三酒,穷极目力之下,也依然见不到仓库两头的墙壁;天花板、货架、地面,仿佛无穷无尽一样向远方不断延伸,间或点缀着两三辆搬运车,直至远方都成为了地平线上的消失点。

    这仓库已经远超人力所能及了;林三酒想不通它不是副本还可能会是什么。

    当搬运车终于在一面跟它一样高的货架前停下来时,金酒抓住机会把问题问出了口。“它真的不是副本?它到底有多大?”

    “当然是一个世界那么大了。”一只烤鸭用理所当然的语气答道:“要是进了副本,我们还会这么悠闲吗。”

    她明明见过其他部分的世界,不是仓库这样的,怎么能说它有一个世界那么大?而且,不是副本又是什么?

    对于她第二个问题,她得到的答案是“你这话问得真怪,这儿不是Karma博物馆吗?”——好像这句话已经足够回答一切了似的。

    要是那本小册子没丢就好了,林三酒暗暗后悔。

    “你看也是没用的,”

    附近有一个被装在木条箱里的女人——她似乎是拼装家具——应该是察觉到了她的无措和茫然,主动解释说:“人的眼力、行动力,在货运仓库里都是无用的东西,因为凭你自己的话,你看不到仓库的尽头,也永远不可能走出货运仓库。规则就不允许。要想顺利从这儿出去……噢,说来就来了,你看那个。”

    林三酒顺着她手指的方向一看,目光落在前方货架上。每一层都宽广平阔,若是拿去漫步云端世界,立马就是合格的人类居住区了;此刻除了深处一些除了落满灰的箱柜之外,货架上其他地方都是空的。

    与普通货架最大的不同,就是货架上布满了“沟渠”,连每层货架架板的最外缘也有。林三酒伸着脖子看了几眼,发现那些U型沟渠错综繁布,上下左右地铺展得与货架一样远,将货架与货架之间全都连成了一片大网。

    身旁被一直吊着的几只烤鸭中,有一个人喃喃地说了声“B120区1509第四层”。

    那烤鸭话音一落,身旁几只烤鸭朋友也纷纷说了一句相同的话;林三酒定睛一看,发现在一条条U型沟渠身上,原来印着各不相同的序号和小字。只是数量太多了,她又看不全,因此没找着“B120区1509第四层”在哪儿。

    挂着几只烤鸭的金属臂在低沉的嗡嗡声响中,从搬运车上卸开了关节,慢慢朝上方数米远的一层货架伸了过去——那几只烤鸭一落入沟渠中,就像坐在了履带或落进了河流里一样,他们自己显然一动也没动,从沟渠边缘露出的一个个脑袋却在缓缓向前走。他们丝毫也不惊慌,顺着沟渠的流动,渐渐没入了左侧方向上密布的大网。

    “这是要干什么?”林三酒茫然地问道。

    “你显然是第一次来货运仓库,”那个女拼装家具说,“我是家住在这里,他们几个烤鸭是从这儿过路,你呢?你都不知道货运仓库是怎么回事,你来这里干什么?”

    住在这儿?

    刚刚那个男烤鸭不是还说,无法想象人怎么在货运仓库中生活吗?

    林三酒只觉自己听得越多,疑问就越多,她已经隐约察觉到了,有一个可能是Karma博物馆中人尽皆知的基础事实,是她不知道的,才会造成鸡同鸭讲的局面;但正因为她不知道那是什么,她也根本无从问起。

    “我初来乍到,需要了解一下Karma博物馆的基本信息,这儿又刚好是我落脚的第一个地方。”

    眼看着女拼装家具这时已经被搬运车金属臂给拎了起来,缓缓移向了前方一层货架,林三酒急忙扬声喊道:“我应该去哪儿了解信息才好?怎么从这里出去?”

    “你是想尽快了解信息,还是想尽快出去?”

    那女拼装家具似乎在搬运车的嗡嗡响中笑了一声,回头喊道:“这可真应景……你想了解信息,就跟上我,想出去,就跟上烤鸭。货运仓库是一个选择的世界,你自己决定前路吧!”

的末日世界模型”恐怕只是Karma博物馆居民愿意拿出来说的一句口号,跟广告词一样,不能百分之百当真——毕竟末日世界无穷无尽,包裹着末日世界的洋葱宇宙数量恐怕比形成脚下星球的尘埃还要多,这星球再大也好,又怎么可能把每一个都包含进来呢?

    不过就算挤掉水分,想必这里馆藏的末日世界数量也极其惊人了,不然喊不出这句话来的。

    这代表,她时隔多年后,或许能够再一次看见自己出生成长、迎来末日的地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