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国产成年奭片免费观 我脱了护士的湿润三角裤

2022-06-15 15:06:21情感专区
猫医生一听见“人类心理”四个字就重新合上了眼睛,倒是和早期医学主流对心理学的态度不谋而合;而波西米亚的神色茫然得就好像接待员刚才突然唱了一出意大利歌剧

    猫医生一听见“人类心理”四个字就重新合上了眼睛,倒是和早期医学主流对心理学的态度不谋而合;而波西米亚的神色茫然得就好像接待员刚才突然唱了一出意大利歌剧——在场几人中,只有林三酒意识到了这番话的分量。

    怪不得……

    望着接待员半隐半现的笑容,她脑海深处那个小小的疑问这一下终于解开了。

    自从体验过“垃圾工的早晨”之后,在她的意识深处里就浮起了那个模糊的疑问;它既不大,也不重要,却像鞋子里的砂砾一样硌得她不舒服。

    一个相貌十分出众的男人,却选择成为了垃圾工,因为他在这份工作中能够获得最大的心灵满足——而接待员当时是这么说的:“对于我们来说,能够让我们身心愉悦的事情太多了,容貌带来的愉悦感,只占很小很小的一部分。”

    ……这怎么可能呢?

    任何对人类心理有一定了解的人,都会知道这个族群几乎是不可能忽视外貌的。“以貌取人”是从猿人时代流传下来、以基因编码于人类体内的生物性行为,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外貌与性繁殖之间的联系。

    最原始的审美,也是通行于各个文化之间的基础审美,即是一种对健康的辨别和追求:红润的气色,清亮的眼睛,整齐的牙齿,丰厚的头发……人认为不健康的个体是丑陋的,向具有健康特征的异性求偶,本质上是为了能够更好地繁衍下一代。就连不具备繁衍功能的同性求偶中,也体现了相似的一致性;至于在文化上发展出的各种审美多样性等等,则是后话了。

    如果人类没有了性驱动力的话……

    林三酒想到这儿,有点儿想不下去了。因为她的想象力根本不足以让她猜测,没有了力比多的人类心灵究竟会是什么样的。力比多不仅仅是性生殖上的力量,尽管它来源于性;一种精神分析理论甚至认为,它是人类一切行为的根源驱动力。即使是失去了**官的太监,或者步入垂暮的老年人,力比多都始终以多种心理形式驱动、影响着他们的生活——

    “喂,那个力比多,到底是什么东西啊?”波西米亚凑过来轻声问了一句。

    太复杂,跟她解释不清楚——林三酒还沉浸在震惊激起的各种思绪里,只是赶苍蝇似的挥了挥手。波西米亚顿时拉长了脸,看了一眼睡在裙子上的猫医生,好不容易才忍住了气。

    “这……怎么可能呢?”

    林三酒望着接待员,一时间没法理解这个概念。由于想象不出来,她甚至都不知道该从哪儿问起好,只能喃喃地又重复了一次:“这怎么可能呢?”

    “为了避免你也睡过去,”接待员看了一眼猫医生,笑了:“我就不详细介绍技术上的细节了。我也不是精神分析的学者,我没法以准确的学术性语言介绍这一系列变化产生的影响……如果你有兴趣,可以看看相关的学术论文——噢,我忘了,你们不会读这里的文字。”

    他微微皱起眉毛,似乎也觉得有点儿棘手:“我只能给你描述一下个人的感受和理解……我的爱好是写诗,所以语言可能不太精确,还请谅解。”

    林三酒点了点头。


 

    “由于工作原因,我对其他人类社会的了解比一般本地人深得多。但越往深里了解,我就越发感觉菌菇社会的珍稀可贵……当然,那是另一个话题了。在我的了解中,其他人类社会的成员,常年处于被他人所评判的状态里,对不对?”

    “你的意思是——”

    “当一个人走进他人目光之中的时候,是永远没法摆脱随之而来的一系列价值评判的……比如,这个人做什么工作、开什么车、是胖是瘦、肤色深浅、哪里人……没完没了的各种判断。如果不靠这些标准下判断,你们的社会就根本不知道该怎么看待一个人。”

    这的确是事实。

    林三酒看了看身边的波西米亚。这场对话发展到现在,似乎好像已经离题很远了;波西米亚歪着头,听得满面困惑,但还是在努力地试图理解二人的话。至于她的想法有没有动摇,林三酒一点儿也猜不出来。

    “但是在菌菇世界中,我们看待一个人时,看见的只是那个人本身。我们不会因为任何外在因素而对这个人产生价值上的判断——你美貌富有,我也不会向往艳羡你;你五官发育不全,我也不会厌恶逃避你。当你们的目光仍然停留在强大与否、美貌与否的表面上时,我们真正渴求的是人与人之间的精神联系。如你所见,我们的社会里其实没有钱、地位和等级一类的概念,这不仅是因为我们普遍已经找到了精神上的追求……还有一个原因是,消除了只会带来负面影响的金钱追求以后,我们又拿掉了体内生物性上的评判标准。这使得我们的社会,可以直视一个人最纯粹的本质。”

    这番话信息量很大,不太好理解,他说到这儿停了停,似乎是想让林三酒消化一下。

    “初来乍到时你可能会问,没有钱这一刺激因子,人们以什么作为动力,使社会前进?我的答案是,要想让人类进步,有远比金钱更具威力的因素,信仰、理想、爱好、使命感……太多了。同样你可能会问,没有了力比多,人们以什么作为驱动力,使社会运转、使种族繁衍?”

    林三酒不知不觉地点了点头——脑袋后面的伤口又是一阵痛。

    “首先要说明的是,放弃生殖力是个人选择,并非所有人都必须这么做。只不过现在的趋势是,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了,摆脱掉这种沉重、原始的生物本能所带来的好处。所以像我一样的人,在过去二十年里正在不断增加。”

    他微微一笑,以拳头稍稍遮住了嘴巴,一瞬间看起来带了几分少年的羞涩。这儿的人气色都挺不错,不太容易分辨他们的年纪,林三酒也说不好他到底多大了——“其次,即使放弃生殖力,我们也会像其他人类一样,继续履行身为种群一员的责任……因为我们喜欢这里,喜欢这个世界。因为喜欢它,所以我们想要它长长久久、干干净净地维持下去,为此,我们愿意捐出所有精子和卵子、或者养育自己的克隆体。”

    最后几个字一入耳,波西米亚猛地吸了一口气。

    就算是亲子间的遗传相似,也不至于让母女二人连声音都那么像……林三酒看了她一眼,低声说:“美佳在水洼里看见的倒影,你还记得吗?如果能够忽略伤口和肿胀,她完完全全就是她母亲的十几岁版本……”

    这么想来,刚进入这个世界时,她们曾在老达的家里看过一则幼儿园失火的报道。电视上那个一脸不高兴的家长,怀里抱着的,也仿佛是个幼年的自己。

    但是……

    林三酒忽然有些不确定起来。

    那又怎么样?

 所谓“乐极生悲”,大概就是指今天的林三酒了。

    三只纸鹤一飞出去之后,她在一瞬间就被汹涌的惊喜兴奋给淹没了,感觉整个人简直能原地化作一道光直入天幕——因为太开心了,结果那本她顺手插在裤兜里、还没来得及看完的“Karma博物馆使用手册”,在她紧随着纸鹤跑了几步、不自觉地往栏杆上一跳的时候,咕咚一声掉进了海里。

    ……算了,想必上了岸之后还有机会,还能再买着。

    林三酒一边回忆着刚才纸鹤飞散而去的景象,想要确认它们去的方向,一边往船内走;等她一屁股坐下时,她却忽然又想起了另一件事:发给玛瑟的纸鹤,竟然也顺利飞出去了。

    她差点都忘了,当她在游戏世界里试图联系玛瑟的时候,那纸鹤明明是转了个圈又落下来的……这应该说明,玛瑟已经彻彻底底变成了一个与正常人类全无二致的、真正的人了吧。

    林三酒只觉喉间梗梗热热,又是想叹息,又是想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