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h调教从小开发身体 和学弟第一次见面

2022-06-15 15:05:45情感专区
她不能跑得太远,免得来不及赶回黄晓霓的所在之处——举目四望了一圈,楼琴有点着急了。 阴灵这种东西,一般出没在哪里啊? 这一条街上,主要遍布的都是银行大楼;每

 她不能跑得太远,免得来不及赶回黄晓霓的所在之处——举目四望了一圈,楼琴有点着急了。

    阴灵这种东西,一般出没在哪里啊?

    这一条街上,主要遍布的都是银行大楼;每一幢看起来都崭崭新,即使在夜里也泛着着闪光似的精英感,怎么看都不像是有阴灵存在的样子。

    老实说,也很少能听见银行里的什么怪谈吧?……想了想,楼琴一跺脚,随便挑了一栋办公楼就闯了进去。

    虽然没什么把握,但是她好像听说过发生在办公室的鬼故事——只要有相应的怪谈,阴灵存在的可能性就大一些。

    办公楼内也是一片黑峻峻的,只有偶尔几条走廊内还闪烁着惨白而不稳定的光。

    在楼琴提着一颗心跑过去的时候,灯光还常常会突然急剧地闪起来,空间里一片忽明忽暗,叫人很容易眼花,以为哪个角落里站着一个人——然而当楼琴疑神疑鬼地望过去时,那里多半只是一个什么东西的投影罢了。

    “有鬼吗!”楼琴一口气跑了几层楼,被忽闪忽闪的灯光晃得心慌,每一秒钟过后,她都比上一秒更焦虑。“出来一个啊!”

    跑过一家什么教育咨询公司以后,楼琴顺着墙上的标示,拐进了一条走廊里——女厕所就在这条走廊的尽头。而按理来说,女厕所应该是阴灵怪谈的多发地了。

    远远的,她就瞧见厕所门半开着,门口的一盆盆栽被踢歪了,墙的一侧还粘着一张卫生纸;虽然被人类抛弃后的荒芜感十足,但似乎并没有阴灵的踪迹。

    “真是的,现在已经过去了至少9分钟了吧?”楼琴喘了一口气,不甘心地朝洗手间走去。她对于时间一向没什么概念,有点拿不准了:“拷问号码可能要5分钟,跑回去也得两三分钟,也就是说——”

    她想到这儿的时候,已经快走到门口了,无意间一抬眼,忽然发现墙后露出的不是一张卫生纸,而是半张雪白的人脸。

    人脸已经不在刚才的位置了,此时她连走了几步,正好差点撞上了,雪白的脸几乎快贴上了她的睫毛。

    缓缓地,上半部分的人脸被挤在了一起,一张黑洞洞、没有牙的嘴弯了上去,朝她露出了一个笑容。

    楼琴实在忍不住,猛然爆发了半声惊叫——她往后连连退了几步,咕咚咕咚的心跳声还没平复,随即又一头冲了上去。

    “你来得正好,”她的声音里还心有余悸,但是为了哥哥、为了林三酒,也是为了自己,少女嘴唇发白地低声说:“把你的电话号码给我!”

    说话间,她的拳头一亮,贴着雪白人脸击了出去——她这一拳有意没有打准,雪白人脸的耳朵腾地化做一股飞烟,人脸的笑容当即没了,两只大大的白眼珠不敢置信似的转向了自己耳朵的方向。

    “给我电话号码!”此时楼琴已经冲进了厕所,将这只还穿着办公室OL服的堕落种给堵在了角落里。“不然我就杀了你!”

    面对武力、经验都相对较丰富的进化者时,一般的堕落种几乎没有什么还手的余地;如果真刀真枪地跟楼琴斗起来,这只堕落种可能早就烟消云散了。

    但是现在,它转了转没有黑色瞳仁的雪白眼球,再次慢慢浮起了笑。

    “你……递给我……一张……纸……”它慢慢地说,“我……就告诉……你……”

    竟然连为什么都不问,立刻抓住了对方的软肋。

    楼琴顿时皱了皱眉。

    普通堕落种的武力值,的确不如升级过后的进化者——但这是有一个先决条件的。

    这个先决条件就是,该进化者没有被拉进某个特定的怪谈设定中去,因为在怪谈中有一些特殊时刻,堕落种是拥有所谓的“顶点”力量的。

    如果拿最富盛名的贞子来举例的话,这个怪谈设定大概就应该是“看录像带”——当贞子从录像带爬出来、袭击进化者的这个时刻,就有了“顶点”力量——这个时候的阴灵,比平常危险百十倍都是有可能的。

    来之前做过许多功课的楼琴,当然不会上这个当。

    “……我知道你是什么怪谈了。”她冷笑了一下,双拳紧握,暗自气得发抖。“……在女洗手间里的隔间里上厕所的时候,旁边隔间的女人会突然说自己没带纸,请求你递一张卫生纸过去——然后据说递纸过去的那一瞬间,手腕便会被抓住,活活拖到另一侧的阴间去……对吧?”

    人脸没有吭声,只是两只雪白的眼珠滚到了她的双手上。

    “……不给……我……纸,我……不说……”阴灵充满恶意地笑了笑,“你大可以……杀……了我。”

    看来它把刚才楼琴的自言自语听得一清二楚,知道对方现在时间紧迫、没有多少选择余地了。

    楼琴只觉自己血管一阵突突跳——她一向带了点少年人特有的清高,平时在红鹦鹉螺也很少被人这样拿捏,更何况这还是一只堕落种——即使脑中连连告诫了自己好多次“不要冲动”,她到底还是没忍住,一拳击了出去,顺势张手一抓,便扯掉了堕落种一条手臂,在对方的嘶叫声中,楼琴戾气十足地说:“你说不说!”

    堕落种的尖嘶声很快就止住了——它看了看已经化了飞灰的手臂一眼,桀桀一笑,慢慢压低了身体,像只大蜘蛛似的趴了下来。

    “我……在隔壁……厕所……等你……”它一边说,一边压下身子,胸口一个什么东西忽然在洗手间的灯光下一晃。

    楼琴顿时一愣。

    不等她理清楚那个念头,楼琴的手已经先一把拎起了堕落种,目光登时落在了它的胸口——怔怔地看了它胸前几秒,楼琴忽然抑制不住地笑出了声。

    “没见过你这么蠢的东西,”少女清脆的声音透着一股卸下了担子的轻快:“于美珍!”

    堕落种胸口前,正别着一块金属名牌,上面一排小字写的是“蓝天翱翔教育咨询公司”,下面稍大一点儿的字是“留学咨询老师于美珍”。

    堕落种张了张口,好像急着要说什么,然而下一秒便化成了烟。

 “对于我们来说,”

    接待员一边说,一边抬头仰望着碧蓝天空,仿佛思绪已经飘到了他处:“……摆脱力比多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不仅是技术上简单,在思想上也没有什么迈不过去的坎。它对人类心理的影响太深远、太不可测,带来了无数扭曲、挣扎和痛苦,显而易见的好处却没有多少。用你们商品社会中的话来说,力比多已经是被淘汰的产品了。”

    他的话音落下去以后足足有半分钟,林三酒都没能说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