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玩弄小核痉挛哭喊喷水 武林艳妇吞巨龙

2022-06-15 15:05:11情感专区
从门缝中探进来了波西米亚的脑袋。 她最近受到了人类社会现代科技的全方位洗礼,过得非常滋润。像是沐浴液、乳液之类的化工产品,和蔬果、鲜肉之类的农产品,在十二界中都属

  从门缝中探进来了波西米亚的脑袋。

    她最近受到了人类社会现代科技的全方位洗礼,过得非常滋润。像是沐浴液、乳液之类的化工产品,和蔬果、鲜肉之类的农产品,在十二界中都属于难得一见的奢侈品了;她像是钻进了米仓的老鼠,几天下来把自己养得油光水滑,皮肤也越发又白又亮。

    不过即使飞船上有那么多书和音乐,也没阻止她老跟在自己身后探头探脑。

    “我在锻炼意识力。”林三酒答了一句,忽然想起她的意识力等级很高:“你不训练吗?”

    波西米亚从鼻子里笑了一声:“就你这样锻炼?我可不。”

    “那你是怎么锻炼的?”这么说起来,似乎林三酒还没有在意识力星空之外见过她的意识力。“你的意识力具象是什么?”

    “……是‘交叉小径的花园’。”波西米亚赤足踏进门里,随着她的脚步,身上无数装饰品都在熠熠闪烁。“我训练时,需要用我本身的灵性与宇宙的神性相沟通,在更高层面上达成共鸣……你这种傻练肌肉一样的办法我从来没有用过。”

    什么灵性神性,完全就是一个嬉皮士嘛。

    “我的意识力具象是一所学堂。”林三酒有心想向她请教一些意识力的问题,但又怕被她看出来自己离最高级还差得很远;犹豫了几秒,她冷不丁地脱口而出:“——我有个朋友被十二组织找到了。”

    波西米亚盘腿坐了下来,虽然一脸“关我屁事”的神色,但还是一声没出地等着她继续往下说。

    “你别误会,他没有被十二组织追捕。”林三酒解释了一句,收起了意识力,也面对面地坐下了:“他受伤后流落在外,好像是碰巧被十二组织顺手救起来的。”——如果这不是卢泽人格们设下的陷阱的话。

    “诶,他挺命大的嘛。”波西米亚面不改色,连装也不肯装出一副关心的样子,从衣兜里抓出一小把腰果,一边吃一边问:“你居然没屁颠屁颠赶着去救人?”

    “我去了,”林三酒话一出口才感觉有哪儿不对。她叫出意识力,想看看自己能不能用它拿起波西米亚手里的坚果:“但是我当时没有找到他……后来时机也就不允许我再去找了。”

    “这人运气不错。”波西米亚盯着半空中的意识力,眼睛一直跟着它慢慢挪到了自己手边——意识力明明是无形无色的,但在具有更强意识力的人眼里,它似乎无所遁形。“一般来说,十二组织不会主动做这种慈善事儿,但是真要是危急时撞见了他们,他们也会顺手救一把,毕竟我们都是他们的钱袋嘛——你干什么!”

    在这么精细的操作上,林三酒一时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意识力,推了波西米亚的手一把,将一掌心的腰果都打在了她身上,滚落了一地。

    “你无不无聊!”波西米亚好像还不知道林三酒的意识力操控很差:“浪费食物,你捡起来!”

    “好,好。”

    林三酒用意识力在地上扫了两下,最终还是换成了手:“那他们救下人以后怎么处理?”

    “还怎么处理,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啊。伤重的话,大概会送去医疗站吧。”波西米亚捡起一颗腰果,有点儿心疼地吹了吹灰,但看了自己对面的女人一眼,终于还是忍住没吃,塞进了衣袋里。

    “有医疗站?”林三酒吃了一惊,腾地站了起来:“在哪里?”

    余渊身受重伤,的确很有可能是被送去医疗站了。

    “你不知道?有好几个呢。”

    “告诉我最靠近布莱克市场的那一个。”

    然而波西米亚左一句右一句说了半天,依然没有把医疗站位置说清楚。虽然可以去了再打听,但林三酒拿不准余渊一事是不是个陷阱,不敢随意与人接触。再说如果有一个了解情况的人带路,无疑更加安全;而且卢泽的人格们恐怕也料不到,目标竟然不是独自行动的。想到这儿,她冲波西米亚抬抬下巴:“走,你跟我一起去。”

    波西米亚一张脸顿时垮了下来。

    “我为什么要去?关我什么事?”她把腰果扫进手里,很不情愿:“你自己去嘛,我还有一本书没看完呢。”

    “我让莎莱斯断电了。”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

    反正林三酒就这样。为了让波西米亚能乖乖为己所用,她又加了一个承诺:“你带我走一趟,回来我给你炸薯条。”

    这是一个波西米亚从未尝试过的食物。当天傍晚,二人就一起离开了Exodus,几经折转,终于在第二天一早时回到了布莱克市场所在的区域。白日里人多眼杂,为了养精蓄锐,林三酒签到后就悄悄潜入了一间私人车库里,一直睡到晚上才朝医疗站摸了过去。

    从波西米亚所说来看,所谓医疗站,似乎是由末日前一处“疾病控制中心”留下来的大楼改建来的。具有医学背景技术、身怀医疗类能力或物品的个人,在十二组织里进行登记以后,都可以在医疗站里担当相应职务,赚取一定劳务费——只不过因为进化者体质强韧,在医疗站中驻留的医生始终不太多。

    “我认识一只猫,它肯定会很愿意来医疗站当驻站医生的。”林三酒想起了胡苗苗,不由在心里微微叹了口气。

    “……你在说什么梦话?”

    波西米亚在暗夜中翻了一个白眼,仍然对自己被威逼利诱出来而感到耿耿于怀。“别胡说八道了,前面就是医疗站了。”

    林三酒抬眼一看,在远方一片稀稀落落的低矮平房之间,正立着一幢五层高的楼;过去的招牌早就不亮了,只有当一排排圆路灯缓缓从空中飘过时,才能勉强照亮楼前写着“医疗站”的那一块旧牌子。

    从楼内房间的窗户里,此时正零星亮着几点光芒,但敞开的大门却像是一片黑幽幽的深洞。虽然没有几个医生,这儿也不是末日前那种成体系的正规医院,但“夜间值班”这个规矩似乎还是保留了下来;只不过看上去,值夜班的人也很是漫不经心。

    医疗站周围一片死寂,除了偶尔几声虫鸣,就再没有一丝可疑的动静了。

    “你在外面替我看着点,”林三酒低声嘱咐道,首先停下了脚步。波西米亚一走路浑身叮当作响,实在不适合和她一起潜入医疗站:“主要留意有没有人跟在我后面进去。”

    波西米亚不愿意看她戴了面具的脸,只从鼻子里不耐烦地“嗯”了一声。

    “一定警醒着点儿!别打瞌睡!”

    “尽说废话。”波西米亚用手背朝她使劲摆了几下,镯子手链轻轻碰出了清晰悦耳的响声;但是当林三酒第二次回头时,长卷发女人所站的位置上就已经空空如也了——波西米亚竟连一点儿声息都没有发出来,就悄悄从原地消失了。

    意识力星空里果然没有庸手。

    林三酒若无其事地将双手插在裤袋里,慢慢地朝楼门走去。有了面具的伪装,就算现在有人正监视着这个地方,也没法在第一眼就发现她的真实身份。她现在务必不能引起任何怀疑。

    黑洞般敞开的大门里,幽幽地浮着一片冷暗。在走到门口时,她就先感到一阵比外头还冷的阴凉气扑面而来,夹杂着一阵阵生铁般的腥气。林三酒走进大厅,借着不知从哪儿渗进来的一点微光,四下看了看,转身上了楼梯。

    按照大厅里几个牌子的指示,需要留院看护的伤患都住在楼上。不过当她来到楼梯拐角时,她慢慢顿住了脚步。

    ……即使是医疗站里,也不应该有一颗人头被扔在楼梯上吧?

 “……要、要一个堕落种的电话号码?”楼琴万万没有想到,从黄晓霓口中吐出来的竟会是这么一个要求。

    她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还以为对方会要求她自残、跳楼什么的,正心情沉重着呢,一听竟然是这么轻松的一个任务,一时间都有点愣了。

    怎么会这么简单,还没有生命危险?这样一来,出题人的优势在哪儿?

    黄晓霓的话还没有说完。

    “任务要求——时间限制为20分钟,且拿到手的必须是一个真实的电话号码,是否还可以打通则不在考虑范围之内,时间以返回至出题人面前时为准。堕落种的性别不限,计时现在开始!”

    她平板而没有起伏的声音刚一落下,楼琴立即转身就跑。

    在【真心话大冒险】能力的存续期间,黄晓霓必须在原地等着她回来,因此她倒也不担心对方会趁机去和旦力联手袭击林三酒。

    20分钟说短不短,说长也不长——在开始拷问电话号码以前,她必须先得找到一个堕落种才行。

    然而世事偏偏就是这么不如人意——在不需要堕落种的时候,感觉它们到处都是,打都打不完;等需要它们了,楼琴一口气跑了五分钟,却连一个都没见着。

    她在心里估摸了一下时间,停下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