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御宅屋_PO18 脸红心跳 被固定不停的榨精

2022-06-15 15:03:23情感专区
挂了电话,欧阳倩本来矛盾又伤痛的心,一下也好了些,坐在床上,这大美女想了想,又走出了房间,爸妈离婚,她是不赞同的,毕竟都一把年纪了,欧阳倩想,爸妈分居一段时间,让妈妈单独去管哥哥的

 挂了电话,欧阳倩本来矛盾又伤痛的心,一下也好了些,坐在床上,这大美女想了想,又走出了房间,爸妈离婚,她是不赞同的,毕竟都一把年纪了,欧阳倩想,爸妈分居一段时间,让妈妈单独去管哥哥的事,让她出去碰碰壁,好像是可以,但是真离婚,办离婚证之类的,欧阳倩肯定是不赞同的。

    爸妈的事,很头疼,也很难受,但是该处理的,还是要处理的,逃避,始终不是办法,爸爸要离婚,妈妈在哭,欧阳倩也心疼老妈,但是老妈自己做的那些事,实在过分的不行,袒护哥哥,也要有个限度啊!

    这大美女心里难过,不过她还是走出房间,到妈妈的房间,想去安抚下老妈,而到老妈房间那,老妈一直在埋怨父亲,一直说父亲是个没良心的东西,她是瞎了眼,跟了欧阳青河一辈子,一直在骂,老妈的嘴巴也是挺多的,这点欧阳倩也知道。

    想想,欧阳倩说道:“妈妈,别闹了,要不,你先到小姨家住一段时间,冷静下好不?我送你过去。”

    “我不去,我哪都不去,我就不信欧阳青河敢捻我走。”

    “妈妈,你何必跟爸爸这么撅……”老妈不听,欧阳倩真的是郁闷的想死的心都有了。

    老妈这驴脾气,也是没谁了,在妈妈的房间坐了下,一直数落着,她年轻的时候,拼死拼活,就是为了这个家,到头来,居然被欧阳青河给撵走了,边说边流眼泪,边说边哭……

    欧阳倩是真不知道怎么办,叫小姨过来安慰妈妈吧,欧阳倩又怕小姨这是火上浇油,老妈就已经够不讲理了,再来个小姨,也在边上说是爸爸错了,这家,就更完蛋,老妈哭的她又心疼,心里难过,也舍不得妈妈伤心,但是这老妈护短,不讲理的事,更是头疼。

    在妈妈房间坐了一下,除了老妈不停的责骂老爸,其他的,什么都没,柳诗瑶劝她做事要有魄力点,果敢点,可是自己能做不孝女吗?明显是不能的。

    实在没了办法,欧阳倩又下楼,去找爸爸,欧阳青河看到女儿,也是问道:“倩倩,你妈妈呢?还在那哭,在那吵?在那骂?”

    “嗯!”欧阳倩点点头,而想起柳诗瑶说的,让爸妈离婚是不能的,但是得让爸妈分开段时间,让妈妈碰碰壁,仔细想下,欧阳倩又说道:“爸爸,要不这样吧,你去国外度度假,去妹妹那,反正妹妹那边还有别墅,你去那边住段时间,然后我让妹妹陪你到处走走,有妹妹在那,也就不用我担心你,我打电话跟妹妹说下,家里的事交给我,怎么样?”

    欧阳青河想想,又问道:“女儿,家里的事,公司的事,都给你,你能处理好?”

    “能的,爸爸,我一定行的。”

    欧阳青河想想也说道:“这样也好,我在家,你妈妈就纠缠给没完,而且吵的我难受,我去国外待段时间,你哥哥的案子也快开庭了,让你妈妈自己去跑去,我是实在拿他们母子两没办法了。”

    “那行,爸爸,那我跟妹妹联系下!”

    “嗯!”

    安排好爸爸的事,欧阳倩舒了口气,至少爸妈不打离婚证,这婚就没真的离,分开段时间,让彼此冷静下也好,爸爸这,还是好讲理一点的,妈妈那,完全就讲不通,头疼。

    爸爸的事安排好,妈妈的事情,欧阳倩也想,自己是该狠心点了,哥哥那么害自己,欧阳倩还什么都听妈妈的,什么都帮着哥哥,这也太过感情用事了,如果哥哥是个好哥哥,有情有义,那欧阳倩这么做就值得,可是哥哥什么玩意嘛,恩将仇报,自私自利,毫无良心,她做妹妹的还傻傻的都听妈妈安排,都帮哥哥,那不是傻嘛!而且欧阳云的事,也让欧阳倩自己也寒心了。

    想了下,欧阳倩又上了楼,到妈妈房间,妈妈还在哭,还在骂,欧阳倩虽然内心很心疼老妈,但是欧阳倩过来,还是冷静的道:“妈妈,爸爸打算去妹妹那,到那边去住,我也打算去凤凰山别墅住了,你让我给哥哥写谅解书,我可以写,但是哥哥的事,我是不会原谅他的,明珠集团不是我抢来的,是他自己没管理好,爸爸才交给我的,我又没抢,就这样,哥哥还来害我,要是我跟他争,那还得了,妈妈,你这时候,也不骂哥哥,还要我去帮他,你也别怪女儿生气,反正,你帮哥哥,是你自己的自由,我也不嫉妒,我只想做好我自己的事,我给爸爸订去妹妹那的机票,等爸爸走了,我也离开这个家,你自己照顾好你自己。”

    “倩倩,你什么意思?你意思,怪妈妈?”

    “妈妈,我没责怪你的意思,女儿也资格怪你,只是,我也不会再帮你去跑哥哥的事,我以前在公司做经理的时候,就帮了哥哥很多,他也从来没念我这妹妹的好,到头来,还恩将仇报,想杀我,我对哥哥也寒心了,你要帮他,那是你自己的事,反正我是不会去帮的。”

    说完,欧阳倩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妈妈的房间,刘雅琴此时,才意识到,自己居然,众叛亲离了?老公走了,女儿走了,小女儿也不落家,她哭,也没一个人再帮她了,为了儿子,她已经是一个众叛亲离的母亲了。

    这就是刘雅琴活该的事,一切,全是她自找的,儿子干了那么多过分的事,摆在眼前了,她还不信,非要觉得自己儿子是好的,还要觉得儿子不错,这么不可理喻的母亲,落到这个众叛亲离的下场,活该!

    不过离开母亲的房间,欧阳倩内心其实很疲惫,她是个孝女,很孝顺的,她也知道此时,妈妈很难受,但是就跟柳诗瑶说的那样,此时,她真的不能太感情用事了。

    在清水湾别墅,唐飞买好菜,刚进厨房,杨颖跟唐婉玲就回来,两辆豪华跑车,一前一后进来,停在别墅院子里,唐婉玲很喜欢自己这辆爱车,开几天,就去清洗下,做个保养,下车了,把车锁好,回头还美滋滋的看看,唐婉玲是真喜欢弟弟送她的这个礼物。

    而杨颖这俏皮鬼,虽然珍惜,但是也没唐婉玲那么舍不得自己的爱车,这大美女先进了别墅,到家看到唐飞在厨房忙,这大美女过来,从后面搂着唐飞,连肩膀上的LV包包都没放下,结果就腻在唐飞身上,唐飞边砌菜,回头看老婆嘟着小嘴,唐飞问道:“老婆,怎么啦?受打击了?”

    “打击你个头。”杨颖在唐飞耳朵边嘀咕道:“下午,我妈妈又跟我打电话,说二姨讹到我家,要医药费,要我先寄二十万去。”

    “你二姨是真的把你当有钱的冤大头,想狠狠发一笔横财了。”

    “老公,怎么办?”杨颖娇滴滴的道。

    “你那么聪明,还是公司老总,这事也问我。”唐飞半开玩笑的道。

    “你是我老公,不问你我问谁!”杨颖亲切的抱着唐飞的瑶,又说道:“老公,这钱,要不要给,不想给,但是我妈妈说,我二姨其势汹汹的,还威胁我妈妈,说她儿子残废了,我爸妈也得跟着坐牢,结果我妈妈给吓的!”

    哎……乡下那地方,还真是谁声音大,谁有理似的,唐飞温柔的道:“钱是不能给的,有情有义的亲人,我们也不小气,但是这种没脸没皮的,就一分不给,诗瑶姐帮你想好了办法了,过两天,我再陪你回一趟老家,把你二姨的丑态曝光,再告你二姨一家的敲诈勒索罪,你二姨一家,为了钱,已经是没脸没皮,并且也没任何亲情了,你也不能那么好说话。”

    唐飞说了句,又感叹道:“这外面的世界,还真的是,感情在金钱面前,一文不值,那才是现实的社会。”

    杨颖抱着唐飞,这大美女俏皮的在唐飞脸上亲了口,然后说道:“老公,还是你跟诗瑶姐好。”

    说自己好,唐飞自己都笑了,顿时,就乐滋滋的道:“乖老婆,行了,我做饭给你吃,快去歇着吧,一会吃饭。”

    “嗯!”

  当这一句话悠悠地飘散在空气里的时候,那人影的一只赤脚也迈进了门槛里。

    还不等那一只光脚板落在地面上,林三酒只觉身边气流一鼓,不远处棺材旁边的那几具尸体之中,已经有两个人见势不妙、转身就逃向了灵堂一侧的窗户——然而这儿毕竟不是一间真正的木屋,二人重重一声相继撞在窗棂上,明明眼前什么遮挡都没有,却就是连手也伸不出去。

    要不是有他们这一撞,只怕林三酒还真悟不过来这窗户是个摆设。

    “啊哟,”那人走进门来,轻轻叫了一声,伸手捂住嘴巴,“撞疼了吧?不影响一会儿比赛吧?”

    那两具尸体弯腰弓背地从窗边滑下来,半晌直不起身,显然都撞得不轻;闻言,其中一个瘦小的噔噔退了两步,另一个五大三粗的尸体却忙一边点头、一边后退,一边向来人笑道:“不疼,不影响……我一定为了您积极参加比赛。”

    宙斯从鼻子里轻轻发出了喷气似的一声,挑起了一个笑。

    一裘长长的白丝袍像水一样从这个男人的身上滑落下来,袒露出了他的半边胸膛,肌肉皮肤结实得几乎要发光一般,身材看上去也比常人大出了整整一号。

    他身量太高了,此时像是一个成年人钻进了孩子的玩具城堡,即使低着头,后脑勺还是紧紧地贴在天花板上,每走一步就摩擦得头发沙沙作响——林三酒打量了一下他的模样,立即低下了目光。

    不是因为她害怕对方发现,而是她实在不愿意盯着宙斯的脸看太长时间。

    论五官来说,实在很难挑出宙斯的毛病来:他生了一头浅棕鬈发,大眼睛深邃明亮,鼻梁笔直高挺……不论是哪一个单拎出来,都称得上十分好看。

    ……如果单拎出来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