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快穿H受孕怀孕H 小丹让我再好好疼你一次

2022-06-15 14:59:58情感专区
自己是宝吗?柳诗瑶自己都笑了,其实在别的男人那,她这种女人,有一个词,叫“破鞋”,只不过她对唐飞确实特别好,不管什么鞋,反正唐飞是把她当宝的。 不过倩姐的事,唐飞还是

自己是宝吗?柳诗瑶自己都笑了,其实在别的男人那,她这种女人,有一个词,叫“破鞋”,只不过她对唐飞确实特别好,不管什么鞋,反正唐飞是把她当宝的。

    不过倩姐的事,唐飞还是有点好奇的问道:“诗瑶姐,倩姐三年后,真会回来吗?我总感觉,她有点想逃避似的!”

    柳诗瑶想想,也点点头道:“倩倩还是挺在乎俗世的眼光的,我是无所谓,反正我也不在乎自己的名声,而且我自己过去那些糗事,被人知道,也没什么好名声可说的!不过倩倩的心态是不同的,她肯定会在意。”

    她以前跟欧阳倩是姑嫂,她们两的事,被欧阳倩家人知道了,欧阳倩会抬不起头的,柳诗瑶是无所谓,她无所谓抬得起头,抬不起头,但是欧阳倩真的会没法面对自己家人。

    柳诗瑶怕唐飞担心,她还是笑道:“是她自己答应我三年的,她承诺过我的事,我去找她,她到时候,不敢不答应,倩倩是个很重承诺的人,是她自己亲口对我许诺的,唐飞,你也不用太担心,三年后,她要是不回来,我帮你把她拽回来,不过你自己,也记得有机会就陪陪她,你不忘记她,我到时候再出面找她,倩倩又心软,到时候她一定会回来的。”

    唐飞一想,也对,欧阳倩的性格,唐飞懂,柳诗瑶也懂,这个诗瑶姐想的还是很周到的,唐飞抱着柳诗瑶,不由自主吻着这大美女的脸蛋,然后说道:“诗瑶姐,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好?”

    “我好吗?”

    “你说呢?”

    柳诗瑶怪怪的笑了笑,然后说道:“我得让你一辈子都欠着我,你亏欠我,就会一直对我好,是不?”

    这什么逻辑,唐飞也不知道,不过看着这个在自己怀里娇笑的女人,唐飞忍不住在她脸上亲了下。

    不过闹着闹着,好像,气氛有点点怪,柳诗瑶漂亮的眸子,怪怪的看着唐飞,然后,唐飞好像懂了点什么,家里,就他们两,这时候,那还不是她们自己的世界!瞬间,唐飞这家伙的手就开始不安分起来了,顿时,就往柳诗瑶身上移去。

    两个人,在房间,腻了两个多小时,唐飞还是不想起来,靠在柳诗瑶身边,而柳诗瑶这个女人,温柔的看着唐飞道:“唐飞,不吃午饭了吗?好像好晚了啊!”

    “几点了。”唐飞翻个身,拿手机一看,两点四十了,本来刚回来的时候,还不到十二点,结果跟诗瑶姐这么一腻,快三个小时了,刚还不知道饿,现在,一下子就感觉肚子空空的。

    唐飞坐了起来,然后看着身边的柳诗瑶,这个漂亮的女人,又风情又美,唐飞笑呵呵的道:“诗瑶姐,吃你都忘记肚子饿了,这是不是叫做美不醉人人自醉。”

    “你还真能瞎扯啊!”

    柳诗瑶怪笑的看着唐飞,伸出娇嫩的手,让唐飞抱她起来,不过在唐飞怀里,柳诗瑶又说道:“唐飞,回头,我让上次那个女记者,陪杨颖回趟老家,你也陪杨颖去一趟,免得她被欺负,事情闹开了,杨颖的二姨,也就不敢闹事了,而且反过来,我们告杨颖表哥一个敲诈勒索的罪名,她二哥讨不到好处的,被打也是白打。”

    “行,诗瑶姐,一会我跟杨颖说下。”不过抱着柳诗瑶,唐飞又问道:“诗瑶姐,上次那个记者,是你手下?”

    “干嘛?你还想打听她隐私?”

    “没有,我不是那意思,我只是挺奇怪的,一个漂亮的女记者,难道背后也有猫腻?”

    “怎么的,手痒,想英雄救美了?”柳诗瑶瞪着唐飞道。

    “没……没……呵呵,诗瑶姐,我不问了。”唐飞说了句,然后不吱声了,帮柳诗瑶把衣服穿起来,不过穿着衣服,唐飞这痞子就使坏的笑道:“诗瑶姐,你身材还真好,啧……啧……”

    柳诗瑶这大美女,用胳膊撞了唐飞一下,她自己都笑了,两个人起来,到楼下,做点吃的,看样子,杨颖的事,还得找个时间,回去一趟了,唐飞抱着柳诗瑶到楼下,这大美女,也不想一个人待着,唐飞在做饭,她就靠在边上看着,漂亮的头发直接披在肩膀上,美眸一直看着唐飞手上的动作。

    唐飞做了两个菜,到饭桌上,这大美女坐在唐飞身上,然后还俏皮的道:“喂我吃!”

    不过刚闹着,柳诗瑶电话又响了,一看,老妈的电话,应该是老妈到家了吧,接通电话,那边,柳青看着女儿坐在唐飞怀里,也是无奈的笑道:“你们两啊,时时刻刻都喜欢腻着,就不腻?”

    柳诗瑶怪笑的看着妈妈,跟唐飞一起,是她第一次真正的谈恋爱,她不喜欢跟唐飞腻着才怪,不过那边柳青又说道:“瑶瑶,妈妈到家了。”

    “老妈,刚到的?怎么这么晚,飞机不是挺早起飞的?”

    “在飞机上,遇到个朋友,下了飞机,妈妈跟朋友吃了个饭,然后聊了会天才回来的。”

    “老妈,什么朋友哦?男的?”柳诗瑶怪笑的道。

    “你这丫头,想什么呢!妈妈都一把年纪的人,就是以前工作时候的朋友,妈妈以前在机械厂做会计,认识那的秘书,现在,她倒是嫁了老板,孩子都好大了,然后条件也好,都好些年没见了,碰了个面,就拉了很久的家常。”柳青唠叨了句,不过看着女儿在唐飞怀里甜甜蜜蜜的,她也不打搅,随即笑道:“女儿,不打搅你了,妈妈就跟你说一声。”

    “嗯,老妈,我倒是觉得,你现在,多去找找朋友,或者去找个老伴也挺好的,免得你一个人孤独。”

    “瞎说,老妈懒得去惹那个是非了,还是一个人自在的好,行了,你这丫头,自己过的好就行,妈妈的事,不用你瞎操心!”

    “咯咯……妈妈,我这也是免得你一个人孤单,让我担心你呗!”

    “老妈好好的,有什么好担心的,行了,瑶瑶,妈妈不打搅你啦!就这样。”说着,柳青就挂了电话,可能也是年轻的时候,柳青也被感情伤过吧,所以她对这些事,后来也不怎么主动去找,现在都五十几岁的人了,三十岁的时候都能熬过来,不要男人,五十几岁,就更淡了。

    父母的事,唐飞也管不了,自己能做的,也就是尽量多跟诗瑶姐去看看她,多关心下她吧,至于柳诗瑶的父亲杨正,其实柳诗瑶自己都没任何感情,反倒是有点恨,唐飞可不会去过问杨正的屁事。

    下午三点,唐飞刚把厨房的东西收拾下,柳诗瑶拄着拐杖,在院子里走动走动,不过刚走一下,一辆黑色的宾利车,进了别墅,汽车停下来,一个司机从车上下来,然后打开后面的车门,随即,欧阳倩跟她母亲,刘雅琴也下了车。

    看到他们,柳诗瑶愣了下,她也跟欧阳云离婚了,跟欧阳家,也彻底分开了,对这个曾经的婆婆,柳诗瑶也没任何好感,欧阳家,除了刘雅琴跟欧阳云吧,其他的,柳诗瑶感觉都还算好的,欧阳菲虽然跟柳诗瑶不熟悉,但是对那个小姑子,也没什么坏印象,欧阳倩自然不用说,但是这个婆婆,对这个媳妇,应该说挺刻薄的,柳诗瑶其实很不喜欢这婆婆的,只是以前隐忍,现在,不想多理会她。

    不过婆婆找来了,柳诗瑶出于尊敬,她还是问道:“妈妈,你怎么来这了?”

 

    刘雅琴就说道:“瑶瑶,妈妈可以求你件事吗?”

    “求我件事?”柳诗瑶表面倒是没什么,但是心里,感觉挺怪的,这婆婆这时候来求她,什么事?欧阳家有什么事是要求她柳诗瑶的,不过柳诗瑶很聪明,一想,明白了,应该是欧阳云的事。

    就那个人渣,柳诗瑶也没说什么,只是拄着拐杖往里走,然后说道:“妈妈,里面坐吧!”

    刘雅琴对柳诗瑶离开欧阳家之后的生活,她是不知道的,女儿怀孕,刘雅琴知道,但是女儿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她不清楚,甚至,女儿当初在明珠集团遇到情况,谁救的,刘雅琴也不知道,这些事,只有欧阳青河知道,毕竟唐飞以前也是雇佣兵,见不得光,又是明珠集团的保安,所以欧阳青河也没把唐飞的事告诉老婆。

    当然,刘雅琴也问过女儿,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女儿只说,是自己喜欢的人的,刘雅琴要女儿把那个男人带回来给母亲看看,但是欧阳倩说那个男人,出身平凡,是个贫民子弟,这就让刘雅琴不好说了。

    刘雅琴对柳诗瑶有意见,就是因为她出身低微,怕柳诗瑶分她家的财产,女儿又嫁给一个贫民,那不是完蛋,而女儿之前因为前男友去世,就已经自闭了这么多年,所以女儿的事,刘雅琴不敢插手,也不好插手,要女儿嫁给贫民,刘雅琴又不想,所以这事,她也就搁在那不提了。

    一行人,到了别墅里面,唐飞从厨房探出个头,看了下,看到欧阳倩,唐飞心里一喜,可是看到她身边的母亲,顿时尴尬,唐飞也不想见到刘雅琴,对她没好感,但是又不敢排斥她,因为倩姐是自己老婆。

    唐飞是认识刘雅琴的,因为送倩姐回家,远远的看过她,知道这是倩姐母亲,但是没正面交谈过,对她,完全很陌生。

    唐飞也不说话,有客人来了,从厨房出来,欧阳倩扶着柳诗瑶一瘸一拐的上了二楼,有些话,欧阳倩也不好当着妈妈的面多说,只是扶着柳诗瑶,欧阳倩关心的问道:“诗瑶,在这边,习惯不?”

    “咯咯……挺好的,挺自在。”

    看柳诗瑶笑嘻嘻的,欧阳倩也放心了,在二楼的客厅内坐下来,唐飞去给他们泡茶,但是也没多说话,而坐下来,刘雅琴就好奇的问道:“瑶瑶,这别墅,你买的?”

    柳诗瑶低声道:“不是,朋友的,反正朋友不在,我就暂住呗。”

    刘雅琴点点头,而柳诗瑶知道刘雅琴这个女人很小气,要是说别墅是自己的,或者是自己男朋友之类的,她一定会觉得,自己捞了欧阳家好多钱的,刘雅琴这个女人,对外人,忒小气的那种。

    唐飞端茶过来,眼睛偷偷的瞄了下倩姐,欧阳倩虽然偷偷的看了下唐飞,但是也不跟唐飞说话,妈妈在这,她整个人,波澜不惊,感觉跟唐飞就完全陌生的。

    而坐下来,喝了口茶,刘雅琴又说道:“瑶瑶,妈妈这次过来,就是求你一件事的!欧阳云的案子,要开庭了,我只是希望,你可以出一份谅解书,毕竟你也没大事,我希望你原谅欧阳云,他是欧阳家唯一的儿子,现在,明珠集团也给了倩倩,欧阳云现在,一无所有,还要坐牢,也太惨了,我希望他能接受教训,早点出来,律师说,如果能求的你跟倩倩的谅解,欧阳云会轻判,而且他本意,也没有要倩倩的命,只是因为生气,做了些过激的举动,所以……”

    其实这案子,定性为故意伤害,然后又取得当事人的谅解,然后后果不严重,欧阳云是不用坐很久的牢的,如果定性为故意杀人罪,然后被害者不肯原谅,加上影响非常坏,杀人未遂也会坐十几年的牢。

    故意伤害罪,就柳诗瑶这种伤,就算不原谅,其实也就是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如果律师辩解的好,可能几个月就出来了,如果是故意杀人罪,只是杀人未遂,这起步都是几年,欧阳云是明珠集团的独生子,家财万股,他做这样的事,对社会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杀人未遂,他得在监狱里蹲到五十来岁去。

    欧阳家为欧阳云聘请非常厉害的律师,同时,欧阳倩跟柳诗瑶如果出具的谅解书,加上欧阳家的影响力,种种情况加一起,律师说,法官很可能会根据故意伤害罪定性,还是致人轻伤的案子结案,那样欧阳云就基本能逃离法律制裁!

所以为了儿子,刘雅琴又厚着脸皮来求柳诗瑶了,不过对这个婆婆,柳诗瑶内心很嘲讽,怕自己分了她家的财产,如今,又要自己出具谅解书,亏她能想得出来,亏她好意思。

    柳诗瑶心里都冷笑,要不是因为欧阳倩,她估计当场就怼刘雅琴这个自私的女人了,欧阳倩也是及其的无奈,那毕竟是自己妈妈,而且妈妈也没亏待过女儿,做母亲,宁愿苦自己,也没亏待过儿女,做女儿的,是真的无奈,无法去指责妈妈,而且违背母亲的意思,她又特别不开心,好像闹的她欧阳倩很不孝一样,所以欧阳倩也是无可奈何。

    欧阳倩这大美女知道自己对不起嫂子,眼下,一言不发,只能愧疚的看着柳诗瑶,欧阳倩夹在中间,自己是真不好做人。

    柳诗瑶冷冷的道:“妈妈,你怕我拿欧阳家的财产,我可以给倩倩,不要,爸爸让我把儿子给欧阳家,我也给了,欧阳云的事,你还要让我出谅解书,这事,我做不到,我也不可能去做。”

    刘雅琴郁闷的道:“欧阳云本来就没想伤害你,是你开了倩倩的事,不小心伤到的,你何必拿着些事跟欧阳云过不去,再说了,你们也算结婚了十几年了。”

    “是我跟他过不去?”柳诗瑶冷笑,欧阳云什么人品?一个无耻小人,她这个做母亲的,教出这么个儿子,她还好意思说是别人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