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深喉囗交杨幂小说 催眠校花调教性奴纯肉

2022-06-15 14:32:49情感专区
  何况,他背后还是郁家。  总归是有办法的。  听她这么说,郁承的火气才稍稍平息。  “那你尽快!不然闹大了,对谁都不好!”  “知道了,哥你别担心了。&rd

  何况,他背后还是郁家。

  总归是有办法的。

  听她这么说,郁承的火气才稍稍平息。

  “那你尽快!不然闹大了,对谁都不好!”

  “知道了,哥你别担心了。”

  郁承直接挂了电话。

  郁妤脸上的神色彻底冷下来。

  ……

  沈璃看着手机,视频播放完毕,最后一秒将郁承的半张脸定格。

  她看了几秒,满意颔首。

  嗯,这一帧选的不错。

  她随手放下手机,起身洗漱。

  吃完早饭,沈璃和沈知谨一起出了门。

  今天的安排很轻松,也很自由。

  沈知谨开车带她去了柏城比较比较着名的几个景点。

  第一个是柏城大教堂。

  大约是因为时装周,今天来这里参观的人并不是很多。

  教堂的建筑风格是巴洛克与文艺复兴风格融合,巨大的圆形穹顶极具特色,墙面之上是华丽精致的浮雕,内饰主要是白金之色,更是极尽奢华。

  教堂正前方,是一个喷泉许愿池。

  清澈的水柱扬起又洒落,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剔透。

  水花溅起,还有一道短短的小彩虹,绚丽漂亮。

  沈知谨静静看着,忽而问道:

  “糖糖要不要许个愿?”

  沈璃一愣,有些诧异的看向他。

  “许愿?”

  沈知谨是绝对的唯物主义者,怎么会相信这些?

  “嗯。”

  沈知谨说着,竟从兜里取出了一枚硬币,递给了她。

  他隽秀清雅的容颜上,浮现一抹淡淡笑意。

  “以前你妈妈很喜欢来这里许愿。这里面有很多都是她扔的。”

  沈璃心中微动。

  她从沈知谨手中拿走了那一枚硬币。

  “爸要不要也许一个?”

  沈知谨看着她,轻轻摇头。

  “我得到的,已经比所许过的愿望更多。”

  所以,已经够了。

  沈璃唇瓣轻抿,颔首,将那一枚硬币拢在掌心。

  片刻,她唇角扬起。

  “爸,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但其实,我和您想的一样。”

  她转过身,面对喷泉,视线在那一段短短的小彩虹上凝了片刻。

  她轻声道:

  “我得到的,是许愿也不曾想过的。”

  她双手合十,轻轻合上眼。

  沈知谨侧头看她,眸色温柔许多。

  下一刻,她睁开眼,将手中的硬币抛出。

  那一枚硬币在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反射出一霎明灿的光。

  ——哗啦!

  ……

  沈知谨在柏城生活过很多年,对这里的一切都很是熟悉。

  这里也有很多他和顾听茵共同的回忆。

  沈璃跟着他到处悠闲逛着,又去了他最喜欢的餐厅吃了饭。

  直

  到天色擦黑,两人才返回康宁街。

  晚上,沈璃发了条朋友圈。

  没有文案,只一张照片。

  ——她和沈知谨在柏城大教堂许愿池前的合影。

  阳光正好,身后的教堂文艺庄重,喷泉水流澄澈。

  沈知谨站在沈璃的左侧,而在沈璃的右侧,水面上方悬挂了一抹绚丽的彩虹。

  两人看向镜头,相似的眉眼间皆带笑意。

  发完这个朋友圈之后,沈璃就去洗澡了。

  等她半小时后出来,这条动态的点赞数量已经十分惊人。

  另外,还有陆淮与发来的一条未读消息。

  今天玩得很开心?

  沈璃趴在床上,想了想,直接给他打了个语音电话过去。

  那边很快接了。

  “阿璃?”

  低沉悦耳的嗓音在安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撩人。

  “二哥。”

  沈璃其实有很多话想说,胸腔中似是被什么盈满,但到最后,她还是选择了最简单直白的一句,

  “我今天,真的很开心。”

  陆淮与声音里氤氲了几分笑意。

  “嗯,看出来了。”

  沈璃抱着枕头,在床上翻了个身。

  这种感觉很难描述。

  她从来、从来没有想过,还会有这样的一天。


 

  许是因为她的性格更像沈知谨些,沉静内敛,又或是从前那些年的经历太过沉重。

  她并不习惯于倾诉。

  但今天不一样。

  而她第一个想起的人,就是陆淮与。

  她想把这些都告诉他。

  她也知道他都懂。

  “柏城真的很好。”

  她道。

  陆淮与笑:

  “是最好?”

  沈璃弯起眼睛:

  “差不多吧。临城太拥挤,京城堵车好严重,里兰天气又总下雨——”

  她的声音戛然而止。

  四周瞬时陷入寂静。

  有那么一瞬,她甚至觉得空气都凝固了。

  片刻,陆淮与轻笑着问道:

  “嗯?你刚刚说什么?”

  沈璃听到自己心脏似是跳漏了一拍。

  分明陆淮与这一句问的云淡风轻,可听在她耳中,却字字沉沉,滚落她心腔。

  她屏住了呼吸,好一会儿,才若无其事道:

  “里兰的气候不是多雨吗?之前好像在哪儿看到过,说有时候会连着下一个星期阴雨连绵。”

  陆淮与淡声笑道:

  “那是在夏天雨季到来的时候才会那样。其实除了那一个多月,全年其他时间,还是晴天更多。而且那边温度适宜,整体来看,还是挺好的。”

  沈璃轻声:

  “嗯。”

  陆淮与顿了顿,才漫不经心笑道:

  “临城和京城都好,不过我没想到,阿璃居然连里兰也考虑进去了?”

  临城是她从小到大成长的地方,京城是她现在的家。

  她会选这两个地方做对比,再正常不过。

  但似乎,怎么都和里兰扯不上关系。

  沈璃浑身绷紧,心脏用力跳动。

  她坐起身,在左胸心脏的位置用力按了下,想平复这鼓噪的心跳。

  他在问。

  而她似乎不能不答。

  沉默。

  仿佛有一层看不到的力量流淌而来,渐渐将她缠裹,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片刻,她开口:

  “因为相较于柏城,二哥好像更喜欢里兰。”

  陆淮与眉梢微挑,鼻腔中发出极轻的一声,尾音微微上扬,又带着一贯的矜贵散漫:

  “嗯?”

  沈璃道:

  “之前二哥在柏城那一年,不是经常去里兰吗?二哥自己也说过,很喜欢里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