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啊…嗯啊好深bl肉啊好深啊 乡村大乱婬交换免费村长

2022-06-13 15:37:31情感专区
“在想什么?” 刚刚她想的很认真,他看的出来。 “想一个男生。” 周粥看着陈译,淡淡的开口。 “什么?”陈译看着

 “在想什么?”

        刚刚她想的很认真,他看的出来。

        “想一个男生。”

        周粥看着陈译,淡淡的开口。

        “什么?”陈译看着周粥,语气威胁“现在这个节骨眼上你给我想男人,最好那个男的是我,要不我,我就。。。”

        “就怎么样?”

        “我就咬死你!”

        陈译说完就作势要咬周粥的脖子。周粥扭着躲开了。

        但是还是很快就被陈译抓到了,但是陈译最后也只是在周粥的脖子上轻轻的舔了一下。

        细皮嫩肉的他舍不得。

        “那你没有机会了陈译。”周粥搂着陈译的脖子,笑着看着他。有柔柔的开口“我刚刚想的就是你。”

        “就在你面前,有什么好想的。”

        对于周粥的回答,陈译倒是没有什么惊讶的。

        周粥刚刚看着他的眼神里面,他其实看得出。

        “是没什么好想的,但是你以前太好了,我就是忍不住的想。”周粥说着,挺起腰轻轻报上的陈译。

        两人之间慢慢的都是粉红泡泡。

        “什么意思啊,我现在对你不好了?小没良心的。”

        陈译说着动手在周粥的腰上挠了几下,本来就敏感的周粥以为陈译的动作,重新摔在了床上。

        “本来就是,你现在不是想欺负我吗?”

        刚刚这么一摔,周粥头发整个在床上披散开来了。

        “操,老子今天让你看看,什么叫欺负。”

        看着周粥已经在床上一副好欺负的样子了,还张口委委屈屈的本来今天就准备采取行动的陈译,立马就忍不住了。

        “我。。。唔。。。。”

        周粥刚刚想要辩解一下,陈译就已经俯身上去堵住了女孩的嘴。

        现在他实在是等不及她在开口了。

        她每一个声调,对现在有明显企图的他来说,都是一种**裸的诱惑。

        “乖一点,我要你,现在。”

        陈译附在周粥耳边的呢喃,像极了祈求。

        “好啊。”

        周粥听到了,几乎是没有犹豫的,把手慢慢的放在了陈译的腰上。

        把全身心的信任就这样全部给了他。

        “会痛的宝宝。。。”

        “没事陈译。”

        ———

        “好痛,我不要了,你出去!”

        “宝宝,乖宝宝,粥粥乖,忍忍好不好。”

        ————

        “陈译你混蛋!”

        “是,我混蛋,宝宝我现在要开始动了。”

        ——-——

        “陈译!!”

        ————

        后面的记忆周粥已经模糊了,那个晚上前面她被痛的眼泪都出来了,后面没有那么痛了,就像是被放在了一条海中央的船上,半天不见停下。

        即使连连求饶,但是没有一点要放过她的迹象。

        这条船一直到窗外露出天光,才缓缓靠岸了。

        周粥也终于是忍不住了,沉沉的睡去。

        ————

        “老婆,你今天真好看。”

        周粥刚刚回忆完,陈译就堂而皇之的进来了。

        “你怎么来了?”

        她怎么记得他今天是不能见她的。

        “来看看我的亲亲老婆呀。”

        “有人在,你别乱叫。”

        “现在也不是乱加了呀。”

        周粥转念一想好像也是,现在他们是合法的了。

        “你过来干什么呀,不用陪陈叔叔和爷爷吗?”

        “楼下的客人都快到齐了,哪里还要我陪他们聊天。”

        “那你就上来了。”

        “是啊。”

        陈译说的理直气壮的,还在沙发上就堂而皇之的坐着了。

        “你就是那我这里当个避风头的地方?”

        陈译不喜欢应酬,她知道。

        “哼。”

        周粥出来个声,没有再看后面的陈译,低头看起了自己的裙摆。

        这是一件接近婚纱的款式。

        但是她才大二呀。

        想着这些周粥的眼神就有点落寞。

        陈译都没有求婚,他们的订婚都是所有人定下的。

        但是陈译对她很好,她好像是不应该要求很多的。

        毕竟她相信他们的婚姻立里面都是爱,那样的话好像少了什么都一样的。

        但是。。。

        周粥低着头,努力的压制着自己脑海里的各种念头。


 

        这些情绪,她可能需要一点时间来消化了。

        “好了,小姐可以下去了。”

        周粥还没想清楚的时候,赵管家过来了。

        时间到了。

        这场二十岁额生日宴要开始了,她和陈译订婚的消息也就要人尽皆知了。

        化妆师做着最后的收尾工作。

        “好了,周小姐,你站起来看看。”

        周粥慢慢的走到了全身镜前面,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万无一失,很漂亮。

        于是周粥就跟着赵管家走到了二楼楼梯口。

        按照流程到时候她要在所有人面前,慢慢走下去,宣布她周家大小姐的身份。

        虽然这一年,在b市中,周粥的身份已经人尽皆知了。

        但是爷爷奶奶还是坚持要在她二十岁的时候,给她一个这样的典礼。

   陈译刚刚在她站起来的时候就已经不见了,周粥站在二楼的一角。

        看着下面乌泱泱的人。

        今天的周家格外的热闹。

        “奶奶呢?”

        周粥找了一圈,没有看到温音和黄玉梅的身影。

        这样的宴会,他们不是应该在最中心的吗。

        “两位老夫人应该是有事吧。”

        赵管家回答着,但是就像没有回答过一样。

        “大家好,我是周耀荣,今天谢谢大家抽空,愿意参加我孙女周粥的二十岁生日宴会。”

        台上的周耀荣已经开始讲话了。

        周粥拨弄了一下自己的裙摆,她等等就要下去了。

        周耀荣的话说完,周粥却有点不知所措了。

        按照之前的流程,难道不是自己要下去的吗?但是刚刚爷爷没有说啊。

        正当周粥转头求救的看着赵管家的时候,楼下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声音。

        “大家好,我是陈译,希望大家给我一点时间,因为今天,我还要向我的宝贝求个婚。”

        陈译的语气一贯的慵懒,但是周粥还是震惊了。

        她转头看着楼下,却看见陈译正笑眼看着自己。

        “粥粥。”

        正在两人对视的时候,周粥两边站了人。

        “奶奶?”

        刚刚看不见的温音和黄玉梅正站到了她的身边。

        “我们下去吧,陈译准备了很久。”

        就这样,周粥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在两人的陪伴下,一步步的朝着台下的陈译走去。

        “我这个人不太喜欢记时间,但是我总是记得第一次遇到你的时候,因为也就是在那天,我的心里住进了一个笑起来很可爱的小姑娘。”

        正在周粥慢慢下楼的时候,陈译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这次却是郑重而珍惜的回忆。

        “但是我没想到,那天晚上我居然就遇到了一个人在哭的小姑娘,她就是一个人坐在商场前面,哭的头都不抬,那个时候我心都快碎了,她就应该每天笑嘻嘻的,遇到了什么事情她才会哭成这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