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男同小说被体育生双龙肉 强制榨精脚交小说合集

2022-06-13 15:22:59情感专区
夏郁有些好奇,不?禁抬头看向门口。 一抬头,就看到沈佑堂背后背着?包,手上提着?电脑包,正直直地站在门口处,看起来似乎也?是过来登记的。他的状态明显不?太好,眼下

        夏郁有些好奇,不?禁抬头看向门口。

        一抬头,就看到沈佑堂背后背着?包,手上提着?电脑包,正直直地站在门口处,看起来似乎也?是过来登记的。他的状态明显不?太好,眼下发青,头发微乱,即使戴着?口罩也?不?难从?边缘的红痕看出他脸上有巴掌印。

        沈佑堂看到夏郁似乎有些错愕,他嘴唇动了动,迟疑道:“夏郁。”

        夏郁冲他点了点头:“你好。”

        说完回过头,继续写刚才没?有写完的表格。

        沈佑堂看了眼外面装满东西的小货车,又问:“你要搬出去?”

        夏郁语气淡淡:“嗯,我在外面租了房。”

        沈佑堂垂下眼哦了声,然后问保安也?要了张单子?,坐在夏郁旁边开始进行登记。

        他低着?头,一边写,一边声音低低地道:“夏郁。”

        “嗯?”

        “阮欣她们真的去找过你?”

        “她们没?来找我,我跟她们是碰巧在花鸟市场遇到的。”

        沈佑堂嗯了声,没?有再说话。

        他垂着?眼,一笔一划地填写着?眼前的表格。写着?写着?,他深吸了口气,到底还是忍不?住地看向了坐在自己身旁的人?——比起他的颓丧,夏郁皮肤红润,眼神有力,一看就知道最近过得很好,而且剪了头发后他整个人?看起来比之?前精神许多,也?阳光许多,再没?有了以前那种阴郁孤僻的感觉。

        是因为周鼎才变成这样吗?

        和周鼎在一起真的就这么开心?吗?

        喉结滚了滚,胸膛几次起伏,沈佑堂才又开口道:“夏郁。”

        “嗯?”夏郁在单子?最后签上名字。

        “如?果当初我没?有——”

        “啪”一声,笔帽重重盖住笔尖。

        沈佑堂一愣,剩下的话被堵在了喉咙口,他眨了眨眼,怔怔地看着?夏郁。

        夏郁把笔放到一旁,目不?斜视地吹了下眼前的纸,站起身时,他声音很低却非常决然地回了沈佑堂四个字——

        “没?有如?果。”

        说完,他就把手里的纸交给了保安。

        保安好盖章后,夏郁大步离开,回到车上。

        他把司机扣在门卫上的驾驶证交还给司机,然后看着?前方道:“走吧。”

        车子?发动,没?一会?就驶离学校。

        沈佑堂呆呆地坐在保安室里,眼睁睁地看着?货车离开,直到影子?都看不?见?了,他才收回目光,默然地看着?眼前的登记表。

        手指紧攥笔身,他的目光茫然又彷徨,过了好一会?,他才深吸了口气,垂下眼继续填写表格。

        “你就是网上那个男孩子?吧?”

        保安大爷捧着?不?锈钢水杯,看着?沈佑堂摇头叹息,“小伙子?,你这样很不?好,大爷虽然年纪大,不?懂你们男的怎么会?喜欢男的,但也?知道喜欢一个人?就该直接去跟人?说、跟人?表白,你到底怎么想的,怎么能去祸害别的小姑娘呢?这么一来有点脑子?的都知道你不?靠谱了……”

        沈佑堂紧抿嘴唇,没?有反驳,也?没?有吭声。

        他也?忘了当初为什么会?一时冲动想出那种昏招,现在想想,大概是因为自己是个胆小鬼吧,不?敢直接开口,怕连朋友都没?得做,但又不?想什么都不?做,所以寄希望于夏郁能够主动地说出口,这样就可以避免他陷入尴尬的局面,也?好让他从?被动转为主动,可进可退,不?用担心?被拒绝,也?不?用担心?性向暴露后被厌恶。

        归根到底,还是他太怂了。

        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胆小鬼!

        所以夏郁看不?上他,不?奇怪。

        阮欣看清他后想毁了他,也?不?奇怪。

        一切都是他自作自受。

        一切都是都是他活该罢了。

        眼里的茫然和彷徨变成了嘲讽,沈佑堂咬住牙,继续填写表格。

        保安大爷捧着?水杯又道:“小伙子?,你以后可不?能这样了,一定得改,不?然以后谁敢跟你处对象啊?而且名声这个东西很重要的,这次事情一闹出来,以后不?管男朋友女朋友,你都难找咯……”

        -

        离开学校没?多久,车子?就到达了目的地。

        夏郁加了钱,让司机帮忙把东西一块搬上去。

        房子?里已?经被打扫过了,到处整洁如?新?。

        他们昨天在家居城订的床、沙发等大件也?全都落实到位。

        行李搬进屋后,夏郁没?有急着?整理,而是把每个房间都细致地转了一遍。

        从?客厅看到卧室,又从?卧室看到卫生间,再从?卫生间看到书?房,当他在书?房墙上看到那个被白纸包裹着?的画框时,一时有些怔愣,接着?无奈和好笑就涌上了心?头,但同时心?里又生出了一种这确实是他和周鼎共同的“家”的实感。

        因为房子?是新?的,里面的大件也?全是新?的,整个房子?毫无人?气也?毫无烟火气,像一个精致的、冰冷的、摆在柜台上只供观看的奢侈品。

        而这幅画虽然不?正经,却是他和周鼎一齐画出的作品。

        上面有着?他们两个人?的气息,也?承载了他和周鼎的回忆,是他看到现在唯一一个能让他感到熟悉并产生归属感的物品。

        盯着?画看了会?后,夏郁突然转头走向厨房。

        厨房里也?是整洁如?新?,锅子?、铲子?全都是新?的,甚至套在锅上的包装壳都还没?有拆。

        扫了眼后,夏郁打开了冰箱,里面也?是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下一瞬,他拿出手机,给周鼎发消息——

        【夏郁:我看了一遍,东西应该全到了吧?】

        【周鼎:都到了,上午就全送过来了,也?全都安装好了,应该没?什么漏的。】

        【夏郁:好,我去超市买点东西补充冰箱,顺便再买点厨房用品。】

        【周鼎:好。】

        【夏郁:你大概什么时候回家?今晚我做饭。】

        另一边的教室里。

        周鼎怔怔地看着?手机上的消息。

        或者说,怔怔地看着?那个“家”字。

        心?跳加速,无法言说的喜悦霎时充满胸腔。

        他几乎要克制不?住心?里的激动,深呼吸了好几下才强忍着?没?在课堂上出洋相。

        他用力抿住唇,手指飞快敲击屏幕——

        【周鼎:等我!!我一下课就立刻飞奔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