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男女爱做视频 调教性奴女警官林薇薇

2022-06-13 15:21:12情感专区
“明日恐怕不行,炉子还没做好呢,还有各种丸子我也得教给你们做,对了,还有鸭血,只要是能入口的东西,全都可以卖,而且还不是一种卖法,如果人们不着急赶路,我们就不必做成串

       “明日恐怕不行,炉子还没做好呢,还有各种丸子我也得教给你们做,对了,还有鸭血,只要是能入口的东西,全都可以卖,而且还不是一种卖法,如果人们不着急赶路,我们就不必做成串,直接做成麻辣烫就行。”

        “麻辣烫?”

        众人异口同声。

        看他们不明白,宋宛月让宋慎去厨屋拿了一个碗出来,把竹签上蔬菜撸下来,放在里面,又舀了骨汤在里面,“我们再准备一些辣椒,如果有人想吃,可以自己放,这样既暖和,又能喝到骨汤。”

        宋树激动的一拍大腿,“就按月儿说的办,月儿,你告诉我,需要什么样的炉子,二叔这就去县城打造。”

        “还是让魏掌柜的帮忙吧,他认识的人多。”

        “也行,顾少爷,你让人告诉他越快越好。”

        顾义应下。

        “咣当!”

        大门被什么撞了一下,众人回头,见宋明媳妇背着一捆柴火过来,刘翠兰赶忙过去帮忙,“不是给你说了,少砍一些,装装样子就行,你怎么又砍这么多?”

        “没事,反正也是去山上一趟。”

        宋明媳妇喘息着说,一抬头看到了顾义,吓得愣怔在原地,“顾、顾、顾少爷。”

        刘翠兰帮她把柴卸下来了。

        二丫也跑过去,把手里的串递到她面前,“娘,你吃。”

        “娘、娘不吃,你吃吧。”

        “这是月儿刚琢磨出来的新的吃食,锅里还有呢,你过去吃点。”

        刘翠兰拉着她过去灶台边。

        看出她的紧张,顾义后退了几步,准备去宋宛月屋中。

        “顾、顾少爷。”

        宋明媳妇紧紧的搂着二丫,用了全部的勇气才说出后面的话,“我今天能不能去看看大丫?”

        虽然当初顾义说每个月的十五她都能去看大丫,可她一直被宋明和宋瓜氏欺压着,根本没有空,一直没有去过。大丫也只让宋宛月带回了那一回信,她挂念的很。

        “可以。”

        宋明媳妇咚的跪在地上,“谢谢顾少爷,谢谢顾少爷。”

        “你快起来。”

        顾义吓得不轻,去看宋宛月的脸色,见她没有不虞,猛然提起来的心才落回去。

        “你这是做什么?”

        刘翠兰拉住宋明媳妇,“顾少爷不是外人,以后可别这样了。”

        宋明媳妇随着她的动作起来,一直不停的的说,“谢谢顾少爷,谢谢顾少爷。”

        “小四,带她坐我的马车过去。”

        “不用,不用。”

        宋明媳妇慌的直摆手,“我走着去就行。”

        “我陪婶子去吧,正好我有东西落在顾家了,要去拿回来。”

        “我、我、我……”

        “走吧,带上二丫,这么久不见了,大丫肯定也想她了。”

        “去吧。”

        宋明媳妇刚要再次拒绝,刘翠兰劝她,并拉着她的手来到外面,等顾义和宋宛月两人上去后,催促她也上去。

        长这么大,宋明媳妇也没坐过马车,更何况还是跟顾义同坐一车,她脸都白了。

        上了马车后,说什么也不进去车厢,抱着二丫蹲在前面车板上,挤得小四都没地方坐了。

        宋宛月知道这是宋明媳妇的极限了,如果再强硬的让她进来,她说不定会跳下马车不去了。

        “小四,你进来坐。”

        小四进去,宋明媳妇搂着二丫坐好,车夫才敢扬鞭催着马儿动起来。

        看马车走远,刘翠兰叹了一口气,转身回了院内。

        一路上,宋明媳妇搂着二丫动也没敢动,等马车停下,她立刻跳了下去,转身把二丫也抱下去,瑟缩的立在马车旁。

        知道她怕自己,顾义没下马车,“小四,你去把大丫叫出来,领她们去旁边的院子里说说话。”

        小四下了马车跑去喊大丫。

        大丫快步出来,一眼看到门口站着两人,“娘、二丫。”

        “大丫。”

        宋明媳妇快步迎上去,将她紧紧的搂在怀里,眼泪也跟着流下来。

        “娘,我很……”

        “好”字还没说出口,便看到了眼前顾义专用的马车,大丫立刻规规矩矩的朝着马车行礼,“少爷。”

        “给你半个时辰,好好陪你娘说话。”



 

        大丫依旧保持着行礼的姿势,“奴婢谢谢少爷。”

        等马车走远,她才直起身,重新扑会宋明媳妇的怀里,“娘。“

        宋明媳妇颤抖着她的头,“大丫,你、你跟娘说,你、你在这里过的好吗?”

        “好啊,吃得饱穿得暖,还不用提心吊胆。”

        说完,从宋明媳妇怀里出来,转了一圈,“娘,您看,我都长胖……”

        话没说完,看到宋明媳妇脸上的伤,尖声,“娘,他又打你了?”

        “没事,娘习惯了。”

        怕大丫再问,拉过二丫,“你看看二丫,她被你月儿姐姐接了过去,也能吃饱穿暖了,还有新衣裳。”

        ……

        宋宛月和顾义去了姚大夫的院子。

        姚大夫正在屋内看医书,看到两人进屋,哼了一声,没理会两人,继续看。

        “姚大夫,您这是怎么了?”

        宋宛月笑问。

        姚大夫又哼了一声,依旧是没说话。

  顾义悠然的他对面坐下,伸出手扒拉开姚大夫的医书,认认真真的盯着他,“你这是中风了?”

        宋宛月差点喷笑,看到姚大夫的脸色瞬间黑成了锅底,硬生生的忍住没笑出来。

        啪!

        姚大夫气的把医书扔在桌子上,对着顾义吹胡子瞪眼,“少爷,您、您、您……”

        “我怎样?”

        姚大夫攸然指向门口,“您出去。”

        噗!

        宋宛月实在是忍不住了,喷笑出声,又赶紧一刹那收住,勉强抿紧自己的嘴角,“您继续,您继续。”

        姚大夫脸色彻底黑透了,“宋姑娘,学医就要有学医的样子,今天打鱼明天晒网的,你要是不打算好好学,趁早放弃,免得以后学不好,丢了我的脸。”

        宋宛月和顾义对视了一眼,今日去县城是昨日是给姚大夫说了的,他也同意了,怎么今日就突然生气了?

        顾义认认真真的看着姚大夫,“老姚,你这是又抽的哪门子疯?我们今日去县城不是你同意了吗?”

        “我是同意了,可我没同意你们在酒楼吃……。”

        意识到自己要说漏嘴,姚大夫顿住。

        “吃什么?”

        姚大夫重重哼了一声,扭过头去不搭理他们。

        顾义和宋宛月一头雾水,小四蹑手蹑脚的进来,在顾义耳边低语了几句,昨天姚大夫和魏掌柜的话他听的一清二楚,姚大夫一定是认为他们今日去酒楼吃宋姑娘说的那种新的吃食了。

        顾义听完,没忍住笑出声,“老姚,你想吃就明说,月儿好歹在跟你学医术,没有师徒名分也有师徒情分,你若是说,她自然会先做给你吃。”

        最主要的一点,他也能跟着早点吃上。

        姚大夫霍然转过头来,“真的?”

        “当然。”

        “那好,我现在就想吃,你让宋姑娘去给我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