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足双腿脚夹文足jiao小说 挺进少妇的雪白肉体

2022-06-12 11:55:59情感专区
何言风喝了口水,看了邹深一眼,而后继续说道:“我和我的前女友谈了五年,其实最后一年,我们就已经出现很多矛盾了。” 他这话说的十分巧妙,表达的意思就是,最后

   何言风喝了口水,看了邹深一眼,而后继续说道:“我和我的前女友谈了五年,其实最后一年,我们就已经出现很多矛盾了。”

        他这话说的十分巧妙,表达的意思就是,最后一年,其实他和李艾已经感情渐淡了,而实际却是,最后一年,他还是在苦苦维持,努力挽回的,那个时候,对方对他可能真的没有多少感情了,但是他对对方却还是依依不舍的。

        人说,男人如果打定主意要挣脱一段感情,从中走出来往往会比女人更加笃定,更加决绝,何言风就属于这种情况。

        分手那一个月其实他已经想明白了很多事情,以前的李雪梅或许真的不适合他,勉强继续维持也不会幸福的。

        以前他是当局者迷,看不清楚状况,但是自打从局中走出来后,他就彻底看清形势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释怀的那么快,等到阿依慕出现之后,更是基本没有多少挂怀了,但是现在,这个实情肯定是不能说出来的,所以他只能把话题引到两人早就开始的矛盾上面来。

        邹深听了何言风的解释,点了点头,然而她并没有就此打住,“你们的矛盾和对方参加【盛世唐音】有没有关系?网上有人说,是因为她获得了这个选秀赛事的前五,前途一片光明,所以看不上你了,才会如此果决地和你分手,你怎么看待这种说法?”

        何言风忍不住失笑,“我们两个的矛盾由来已久,在她参加【盛世唐音】之前就有了,所以这和参加这个比赛没有关系。”

        顿了顿,他接着说道:“至于网友的说法,我不得不赞叹,他们的想象力太丰富,不去写小说都可惜了。”

        面对何言风毫不犹豫的否认,邹深也没有意外,她再次开口问道:“那怎么解释你们分手的时间,因为那个时候她刚好出成绩?”

        她这话的潜台词就是:你前女友是不是因为参加节目出了成绩,然后回头就一脚把你给蹬了。

        何言风听了这个问题,忍不住在心中吐槽,还真是时时刻刻不忘把自己往沟里带。

        “即使没有【盛世唐音】,在那个时间,我们也会分手,所以分手时间出现在那个点,纯粹只是巧合。”何言风毫不犹豫地否认道,说罢,他又继续补充了一句,“实际上,她能参加【盛世唐音】并且进入前五,我也很开心,因为我清楚,这就是她的理想,在这里,我也想祝福她,能有一个美好的前程。”

        摆了摆手,何言风开始转化话题,“好了,过去的事情能不能就聊到这里,我想,我说的那些已经足够满足你们节目的胃口了。”

        邹深笑了笑没有继续为难何言风,她开口说道:“那行,不聊过去的事情,那我们聊聊现在的事情吧?”

        何言风闻言,内心蓦地一突,她该不会要把注意力转到阿依慕的身上吧?

        果然,邹深接下来问出的问题没有出乎他的意料,“能说说阿依慕吗?【怦然心动】的时候你们不是第一次认识吧?”

        “这件事情我记得,我解释过,就在节目开录之前,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和木木有过一面之缘。”何言风坦然地说道。

        邹深闻言,兴趣立刻转到了这件事情上面来,“能说说当时的情形吗?”

        “就是很偶然的一次机会……”接下来,何言风花了几分钟时间,把他和阿依慕第一次在蓝月亮酒吧认识的情形简单地说了一遍。

        当然其中关于送创口贴以及阿依慕直接在墙上踹出一个洞的情节被直接隐藏了下去。

        如此隐秘他是肯定不会说出来的,至少不会在这种节目里面说出来,而且他相信,阿依慕也不会说出来的,除非以后当着亲人或者孩子的面。

        “能说说你对阿依慕的初印象吗?”邹深声音不疾不徐地继续往下问道。

        “很漂亮,可能是因为长相,第一眼,她给我的感觉就很特别,当然她本身就是那种第一眼看就会让人觉得十分惊艳的女孩子。”何言风脸上带着笑意,“还有,她的歌声也很吸引人。”

        “你说她是那种第一眼给人感觉很惊艳的女孩子,那是不是说,看久了其实反而没有那么……”邹深最后几个字虽然没有说出来,但是意思却是已经表达得十分明显了。

        事涉阿依慕,而且还是关于容貌的问题,何言风哪里敢大意,立刻开口辩解道:“木木确实是那种初看非常惊艳的女孩子,但是只要接触深了,你就会发现,她其实还是越看越耐看,越看越好看的女孩子。”

        邹深听了何言风的这番话忍不住抿嘴浅笑,“何老师,我可以理解为,这是求生欲吗?”

        何言风摇了摇头,煞有其事地说道:“不,这不是求生欲,这就是我的真心话!”

        “好吧!就当是你的真心话吧!”嘴巴上虽然这么说着,不过内心里,她却是在考虑,要不要建议剪辑师在后期剪辑的时候,在这里把“求生欲”三个字做的更醒目一些。

        何言风就是不知道此刻邹深的内心想法,如果知道的话,肯定会吐槽得更加严重。

        是的,此时此刻,他已经在吐槽了。

        什么叫“就当是你的真心话吧!”这就是真心话好不好!

        呃,这也不敢不是真心话!

        收敛笑意,邹深继续例行公事般地问道:“在【怦然心动】之前你们就认识了,而且你对阿依慕的印象也非常好,我可以理解为这是一见钟情吗?”

        何言风喝了口白开水,“过了,过了,虽然对木木的印象不错,但是没有到一见钟情的地步。”

        “那后来是因为什么,你确认了对阿依慕的心意,是那个劈叉吻?”邹深努力保持认真的模样,不过微微抽动的嘴角却是出卖了她此刻的心情。

        何言风听了这话也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这个劈叉吻自从节目播出之后好像一下子就火了,以至于现在只要有人提起这词就会想起他和阿依慕。

        特别是他,因为他就是劈叉吻的直接受益者,或者也可以说是“受害者”。

        何言风记得,在【怦然心动】刚刚播出这个节目的时候,网络上面有不少人都在模仿他们的动作,有情侣,有夫妻,更有恶搞的男男……特别是最后的男男,在刘玉玲给他看了视频之后,他瞬间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现在听邹深提起此事,何言风忍不住浑身一个哆嗦。

        努力压下心里面的阴影,何言风想了想,回答道:“其实在那个……吻之前,在见了一位比较了解她的朋友,听她诉说了一些关于木木的事情,我就很有触动,当然……那个吻也占了很大的比重,毕竟大家都知道,一个女孩子想要做到这一步,很难的。”

        毕竟在唐国,女孩子讲究的还是矜持,内敛,被动。

        “你就是这样被征服的吗?不知道我用‘征服’这个词你会不会觉得冒犯?”邹深声音变得更加委婉。

        何言风闻言,直接在心里直呼好家伙。

        明知道有可能冒犯,那你还问。

        “也不能叫‘征服’吧,应该是吸引住了!”何言风更正邹深的说法。

        “哦?”邹深的脸上露出明显的兴趣之色。

        “因为我发现,木木对待感情其实和我很像,如果有这个词的话,我觉得,我们俩的恋爱观是一致的。”何言风微微思考了一下,而后开口说明道。

        “恋爱观?很新颖,很有意思的一个词……”邹深就着这个词问道:“那么不知道你们怎么一致了?”

        何言风思想游离了一圈,眼神飘忽了一圈,想了想,最后还是选择了说清楚,“在感情的事情上面我们都比较的……”

        顿了顿,他想到了一个比较合适的词儿,“比较的自私吧!”

        “自私?”听了何言风的解释,邹深脸上的兴趣之色更盛了,“我可不可以理解为占有欲?”

        “有一部分吧!”何言风自嘲地笑了笑,“我们在感情上面都是那种不会轻易投入,但是只要确认了,就会义无反顾的人。”

        “所以你确认了,阿依慕就是那个可以让你义无反顾、毫无保留的人?”邹深的眼中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复杂之色。

        “是的。”何言风大大方方地承认道。



 

        邹深喝了口水,重新挑起了一个相关话题,“网上有很多网友都在质疑你们,觉得你们是在故意秀恩爱!”

        何言风笑了笑,毫不在意地回答道:“我不否认我们确实有在秀恩爱,不过我不承认那是故意的,实际上,那一切都是……情不自禁的,如果不小心刺激到了一些网友,我只能说抱歉!”说到这里,他还故意摊了摊手,露出一副十分无奈的表情。

        邹深显然没有想到,何言风会这么大大方方地承认,一时间竟是微微愣了一下。

        待得反应过来之后,她立刻开口追问道:“那么,你有没有觉得,这样做……有点太过高调了,万一,我是说万一,你们的感情出现一些变化,到时候,没准可能会遇到更多的冷嘲热讽?”

        好家伙,何言风在心里直呼好家伙,你是真不打算盼我点好的。

        在心里腹诽了一句,何言风态度坚决地说道:“没可能的,他们没有那个机会的,我们的感情不可能出现万一。”

        “那你有没有想过,这句话出去很可能就是一个flag?”邹深目光直直,看向何言风。

        “我知道,很多人想看我们出糗,我们确认关系的时候,就有人盼着我们分手,现在我们婚期都定下来了,还没结婚,但是网络上面已经有人预言,说是不出一年就得离婚……”说到这里,何言风苦笑了一声,“大家为什么就不愿意盼我们好点,后来我想明白了……”

        说到这里,何言风顿了顿,而后继续道:“何必在乎,那些注定和我们的生活没有什么交集的人,他们的想法如何,是祝福还是诅咒都不重要,因为我们会一直恩爱下去,不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

        可能是有感而发,何言风一下子感慨良多,打开了话匣子竟有些止不住的趋势,“关于我和木木的感情,我不想再说更多了,我相信,喜欢我们的歌迷会祝福我们的,至于那些抱着看热闹,或者干脆就是盼着我们离婚的人,不管他们说什么,我们都不会在乎。”

        说罢,何言风喝了口茶,而后展颜一笑,“私事的事情能到此为止吗,我更希望大家关注的是我的工作,我的作品。”

        “好吧!接下来我会把话题集中在这方面的。”邹深顺着何言风的意思回答道。

      邹深信守承诺,接下来果然没有再问何言风私人问题,而是把话题转到了工作和创作上面来。

        “何老师,你是在【怦然心动】的时候才开始创作的吗?”邹深开口问道。

        “其实之前就有接触过,但是真正开始创作确实是那段时间。”何言风直言不讳,回答道。

        “也就是说,对于创作,你其实并不是零基础?”邹深往下问道。

        “我其实没有系统学习创作,但是作为艺术学院的老师,而且因为我前女友的缘故,我是有接触过这方面的一些知识,所以严格意义上来说,我并不是零基础。”何言风没有多想,直接回答道。

        当然他说的这些都是实情。

        “你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创作出《遇见》这首歌?这是你的第一首歌吧?”邹深微微眨了眨眼,看不出任何表情变化。

        “《遇见》确实是我的第一首歌。”何言风微微抬眼,像是陷入回忆一般,“这首歌的创作,说起来还有些离奇,事情是这样的……”

        接下来花了几分钟时间,何言风把阿依慕在蓝月亮酒吧驻唱,遇到加菲猫组合的无故挑战,最后利用《遇见》这首歌重新夺回驻唱资格的事情大略地说了一遍。

        当然这其中,何言风肯定是隐去了真实地名和真实人名的,只用某酒吧,某组合来替代。

        毕竟他可不想因为这个节目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