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红酒木塞被推进去了 紫黑硕大粗暴挺进

2022-06-12 11:54:48情感专区
不过既然已经做了决定,参加这个节目,何言风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不管对方提出什么问题,他都准备直面并回答。 因为对方要求的是采访何言风一个人,所以这次阿依慕并没

     不过既然已经做了决定,参加这个节目,何言风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不管对方提出什么问题,他都准备直面并回答。

        因为对方要求的是采访何言风一个人,所以这次阿依慕并没有过来,只有刘晓霞陪他过来了。

        来的路上,刘晓霞整理了一些【深度访谈】的往期节目给何言风看。

        初一看到这个节目的视频时,何言风还是比较诧异的。

        他蓦地开口,问向身边的刘晓霞,“邹深居然是个女的?”

        刘晓霞听了这话,忍不住抽了抽眼角。

        马上就要上人家的节目了,到现在才知道人家的性别。

        刘晓霞不得不叹服,何老师的心还真大。

        所幸这事没被邹深听见,否则待会儿,人家免不了会故意刁难他。

        毕竟女人都是小心眼的。

        当然,真正让何言风诧异的并不是邹深的性别,而是她的模样。

        如果关掉声音,只看她本人的话,三十中旬,成熟知性的她,绝对配得上美女这个词。

        不仅如此,她的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意,十分慈和,颇有种邻家阿姨的感觉。

        但就是这样一个形象,这样一位美丽的阿姨,问出的问题却是异常犀利。

        每每让人下不来台,这也是她的访谈特点之一。

        实际上,这也是【深度访谈】这个节目最大的特色和吸睛点。

        何言风不太理解,有些明星,身上明明有很多污点和槽点,为什么还要来参加这个节目。

        毕竟【深度访谈】这个节目的特色众所周知,既然来参加,就要有心理准备。

        这事情,就像游戏,在熟知游戏规则的前提下,如果坚持要玩,就要玩得起。

        两人下了飞机,就被江左卫视的工作人员给接走了。

        在节目组的安排下,两人吃了一顿颇具本地特色的午餐。

        在这个过程中,主持人邹深一直没有出现。

        对此,何言风也能理解。

        毕竟这个节目是以犀利著称的,如果节目开录之前主持人与嘉宾就坐在一起吃饭了的话,到时候,难免不好意思杀熟。

        对于节目组的这点心思,何言风看得透透的。

        不过他并不在意。

        不管杀生还是杀熟,何言风都有信心应付过去。

        毕竟他自认为,自己身上并没有什么黑点和槽点,即使有,那也是别人对自己的污蔑。

        饭后,休息了一下。

        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何言风和刘晓霞参观了江左卫视的总部大楼。

        呃,电视台其实都差不多。

        反正在何言风的眼里,江左卫视和江南卫视貌似区别不大,就是设备和建筑更新一些。

        下午两点半,节目准时开录。

        何言风被工作人员引着来到了一间演播厅的门前。

        “何老师加油,何老师不要害怕!”进门之前,刘晓霞给何言风鼓劲。

        何言风差点一个趔趄。

        这又不是上断头台,就加个油而已,干嘛说的这么壮烈。

        而且,何言风觉得,自己没怕,反而是刘晓霞,貌似比自己还紧张担心。

        被刘晓霞这么一番加油鼓劲,本来心态还比较平和的何言风,竟莫名地开始有些紧张了。

        失笑一声,他推开了演播厅的大门。

        演播厅不大,约莫一百多平米,和别的演播厅对比也没有什么区别,机位设备什么的都大差不差。

        演播厅布置得非常简单,类似居家客厅,里面最醒目的就是两张椅子和一张小桌子。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个画面,何言风竟然有回到学生时期,进行毕业论文答辩的感觉。

        刚刚进入,何言风就看到演播厅里面坐着的邹深。

        并没有过分热情的相迎,就是在何言风到来的时候,邹深起身和他握了握手。

        “邹深老师,你好,我是何言风!”

        “你好,何老师,我是邹深,请坐!”

        简单打了个招呼,两人各自入座。

        何言风半开玩笑道:“希望邹深老师今天下手温柔一点。”

        邹深捂嘴轻笑,“看来,何老师对我的刻板印象很严重。”

        “这应该是每个上你节目的人都会有的认知吧。”何言风落落大方地笑了笑。

        “那倒也是。”邹深自嘲地笑了笑,“所以说,大家对我的误解还是挺深的。”

        “实际上,生活中,我可没有那么严肃,那么不近人情。”她继续说道。

        何言风的脸上浮起一丝好奇,“那节目中呢?”

        邹深轻笑一声,说道:“节目上你们不是都看到了吗?”

        “呃……”何言风登时无语,“也就是说,节目中,您该怎么说,还怎么说了?”

        邹深点了点头,声音温柔地甩锅道:“那可不能怪我,都是节目组早就备好的问题。”

        “我怎么有种羊入虎口的感觉!”何言风苦笑地摊了摊手。

        撇了撇嘴,他突地问道:“能给我透露几个问题吗?”

        “这个当然……不可以!”邹深卖了个关子,最后还是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何言风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无奈地呼了口气。

        “喝点什么?”指了指面前的小桌子,邹深问道。

        “要什么有什么吗?”何言风反问。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之前他看的往期节目视频里面,那些受访嘉宾喝的都是白开水。

        “当然!”邹深笑了笑。

        “有酒吗?”何言风开口试探。

        “想要酒后吐真言?”邹深含笑道。

        何言风尴尬地挠了挠头,“就是问问而已,比较好奇!”

        “当然!”邹深抿了抿嘴,说道:“红的、白的、啤的随你挑选!”

        “那,来一杯白开水吧。”何言风脸色平静地说道。

        邹深闻言,脸上露出一丝错愕的表情。

        你问了这么多,感情最后只要一杯白开水。

        快速回神,邹深打了个响指,如同呼唤服务员一般。

        随着邹深的响指响起,旁边一位工作人员立刻快步走了过来。

        “两杯白开水!”邹深如同点菜一般对着节目组工作人员说道。

        那名工作人员听了这话点了点头立刻退了下去。

        看到邹深和自己一样,点的也是白开水,何言风有些好奇,他用半开玩笑的语气问道:“是不是我点什么,你也喝什么?”

        邹深闻言莞尔一笑,“那是自然,什么饮料,只要我们这儿有,我都奉陪到底!”

        何言风听了这话,忍不住扶了扶额。

        还真是危险!

        眼前这位知性熟女绝对是酒精沙场!

        估计可以和阿依慕拼一拼。

        至于自己,如果对上去,绝对是白给的存在。

        没过多久,两杯水就被端了上来。

        “准备好了吗?”邹深笑着问向何言风。

        何言风点了点头,“随时可以。”

        邹深闻言,没有耽搁,对着旁边的编导打了个ok的手势。

        随即便见她娴熟地念了一段节目开头的贯口,“各位观众晚上好,我是你们的老朋友邹深,欢迎大家收看由×××奶粉冠名播出的深度访谈……”

        “今天我们的采访有些特殊,他年纪轻轻,他英年即将早婚,他快速崛起,他话题不断……他究竟是谁呢,让我们通过一个vcr来认识一下这位与众不同的大学老师。”

        说完之后,邹深伸手一引,演播厅里面的大屏幕,立刻播放出了一段vcr。

        何言风在旁点了点头,这个邹深的口播能力真强,不愧是江左卫视的一姐。

        收摄心神,何言风开始认真观看vcr。

        vcr比较中规中矩,基本把何言风出道以来的事迹全部报道了一遍。

        不仅是他的成绩,也包括他遇到的一些非议和风波。

        vcr播放结束,邹深继续说道:“没错,今天我们的嘉宾就是何言风何老师。”

        “大家好,我是何言风。”何言风规规矩矩地打了个招呼。

        同时,他的心里已经暗暗提高了戒备。

        看过邹深往期的节目,何言风发现了一个规律,那就是刚开始的时候,她的问题都是比较浅的,容易回答的。

        慢慢的,无形之中,她就会开始增加难度。

        有人把她的这种问话方式称之为遛鱼式访谈,一开始先顺着你的想法来问,后面就开始逐步拉拽。

        而且很多时候,前面的问题看似没有什么,反而可能成为后面问题的伏笔。

        坑得你不要不要的。

        想要辩解都没借口。

        所以何言风很清楚,从第一个问题开始,他就要小心谨慎地应对。

        打了个招呼后,何言风看向邹深,想要看看,他第一个问题会问什么。


 

        “虽然没有明确的概念,但是您确实是从【怦然心动】出道的,能说说你为什么参加这个节目吗?”邹深问道。

        第一个问题,她问的还是比较温和的。

        “其实这个问题我回答过很多遍,我参加【怦然心动】纯粹就是个意外。”何言风回答道。

        “是什么样的一个意外?”邹深立刻追问道。

        “事情是这样的,当时我和我的前女友分手不久……”何言风没有隐瞒,把当时的情况完完整整地说了出来。

        “虽然你的好朋友兼好同事帮你报了名,而且十分巧合的,你进入了这个节目的候选名单,但是实际上,是可以拒绝的对不对?”邹深很快就进入了角色,问题一个接着一个,气势也越来越盛。

        不过何言风并没有被慑住,他声音淡然地回答道:“是的。”

        “那你没有拒绝是因为?”邹深继续循循善诱地问道。

        何言风直接遂了他的心意,说道:“没有拒绝就是准备去参加这个节目。”

        “刚刚失恋就准备去参加一个恋爱类节目,有没有觉得不合适?”邹深咬着问道。

        “没有!”何言风摇了摇头,“首先不是刚刚,那个时候距离我和前女友分手已经一个月了,其次这个不是恋爱类节目,而是社交真人秀节目。”

        末了,何言风还笑着补充了一句,“这话是节目导演周四维说的。”

        “你参加这个节目有没有报复前女友的心态掺杂在里面?”邹深不断深入询问,问题也慢慢变得尖锐起来。

        “没有。”何言风心态十分平和地说道:“都是成年人,谈恋爱分手都是十分正常的行为,没必要报复什么的,我也没那么深的戾气。”

        “你当时已经释然了吗?”邹深直视何言风,问道。

        何言风闻言,微微眯了眯眼,这个问题,得组织组织语言,感觉一不小心就可能掉坑里。

  想了想,何言风认认真真地回答道:“要说释怀,肯定是没有完全释怀的,我之所以最后决定参加【怦然心动】也是想借节目走出那段阴影。”

        “没有完全释怀?”邹深揪着这个话题,没有放过的意思,“我是否可以理解为你其实已经放下了大部分,只剩最后的那么少许眷恋?”

        何言风笑了笑,没有过多地考虑,直接如实回答道:“是的。”

        他不怕邹深在这里给他挖坑,因为这是他必须要面对的。

        “分手个把月,你就只剩少许眷恋了,能说说你和你前女友的感情为什么会褪去的那么快?”果然,邹深接下来的问题就比较的尖锐。

        虽然没有故意去立什么痴情、好男人之类的人设,但不可否认的是,何言风现在给粉丝的印象就是这样的。

        现在,如果坐实了“刚刚分手一个月就基本没了感情、断了眷恋”的说法岂不是证明自己凉薄,根本不是什么痴情好男人。

        何言风虽然不是很在乎别人的看法,但是麻烦和闲言碎语自然是能躲则躲。

        所以他干脆地回答道:“其实也不能说快……”

        “哦?”邹深立刻摆出洗耳恭听的模样,显然她没有半点放过这个话题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