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百合r文腐肉捆绑特殊play 女女之间sm调教拉拉

2022-06-12 11:54:16情感专区
这一看就是接近一个下午,临近下班的时候,她终于把稿件全部看完了,也知道了精绝古城的全部剧情。 本来,上次看了何言风给的五万字开头,虽然十分精彩,乃至可以说是惊艳,但是

 这一看就是接近一个下午,临近下班的时候,她终于把稿件全部看完了,也知道了精绝古城的全部剧情。

        本来,上次看了何言风给的五万字开头,虽然十分精彩,乃至可以说是惊艳,但是因为没有看到全部剧情,至少是第一卷《精绝古城》的全部剧情,所以她还是有些担心的。

        现在,看完第一卷的全部剧情之后,她的心彻底安了下来。

        一如既往的精彩,甚至比之前给出的五万字稿件更加优秀,情节更为引人入胜。

        而且看完第一卷之后,她更加期待第二卷了。

        看着电脑之中的稿件,代佩兰的眼眸之中闪过了一抹坚定。

        这几天,在等待何言风把《鬼吹灯》的第一卷的完整稿件发来的同时,她也不是什么事儿都没做。

        这是她对何言风作品的信心,没打算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面。

        也是她对自己处境和地位的不自信,生怕自己人微言轻,没办法为何言风争取利益最大化。

        所以她必须为自己留下一条退路。

        所幸她的一位闺蜜就是悦文集团旗下悦文小说网的一名责编。

        而通过这位闺蜜,她又认识了书涯集团旗下书海中文网的一名责编。

        只要这边和起程谈的不愉快,她就会立刻启动备选方案。

        连人带作品,一起过去和对方谈。

        将《鬼吹灯》第一卷《精绝古城》的稿件打出来。

        代佩兰拿着稿件,迈着步子,就离开了自己的工位。

        她走到总编nike的办公室门前。

        敲了敲门。

        里面传来一道有些偏中性的声音,“进来。”

        听见这道声音,代佩兰忍不住浑身哆嗦了一下。

        虽然已经听过很多次了,不过每次听见,还是无法适应。

        让她忍不住怀疑,里面那位是不是旧时代宫廷大内流落出来的第三人类。

        “nike总编,我……”

        拿着稿件,看着正在收拾东西,一副准备离开模样的总编,代佩兰已经准备好的说辞卡在了喉咙里面。

        这种感觉就像你做好了准备,整理好了仪容,并且喷上了香水,准备上前搭讪一位身材极其完美的女神级人物。

        可是最后转身来,却是惊讶地发现,女神竟然是如花。

        现在,代佩兰心里就有这样的感觉。

        如果可以,她真的想逃离这第十组。

        只可惜,在整个起程中文网,就第十组是常驻西湖的。

        而且换组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代佩兰又不想去汉东总部上班,只能这般将就了。

        当然,这是她以前的想法。

        现在,自从拿到了何言风的《鬼吹灯》第一卷之后,她的心态已经发生了改变。

        悦文的第四组、第五组,书海的第八组都在西湖,有了作品之后,她又不愁没地方去。

        “有什么事情吗?”

        看到代佩兰走进来,穿着碎花衬衫和蓝色牛仔裤的mike眼中闪过一丝不屑。

        被眼前这道妖冶的风景线晃得有点眼晕,代佩兰尽力克制自己的情绪。

        她声音平和地说明道:“mike总编,是这样的,我这里收到了一份内投作品,名叫……”

        只是,她的声音还没有落尽,妖冶风景线就打断了她,“放在那里吧。”

        说话间,他还指了指办公桌旁边的一个柜子。

        这番举动,就差把“不重视”三个字写在脸上了。

        代佩兰闻言忍不住抽了抽眼角,“总编,这部小说,我觉得……”

        不管怎么样,刚出学校,第一份工作就是在起程。

        说是起程培养了她也不为过,所以即使总编mike莫名其妙地仇视她,她还是觉得,如果条件不比悦文和书涯差,还是尽量把《鬼吹灯》系列留在起程。

        不过她的劝说却是再次被mike给华丽丽地无视了,“就放在那里吧,抽时间,我会看的。”

        说罢,他已经拎起包包,摆出一副准备出门的模样。

        看到这一幕,代佩兰的眼角抽动得更厉害了。

        现在距离下班还有半个小时呢,就这么堂而皇之地早退,而且还当着自己下属的面儿,代佩兰是真不知道怎么吐槽了。

        “还有事吗?”mike冷冷瞥视了代佩兰一眼。

        言外之意就是,你怎么还不离开。

        “那我放在这里了,您抽时间看看。”

        说着,代佩兰直接把稿件放在了柜子表面比较显眼的一个位置。

        “嗯!”mike随意敷衍了一声。

        代佩兰无奈退出办公室。

        刚刚退出,还没走开几步远,背后,总编的办公室门就跟着打开了。

        打扮得如同花蝴蝶一般的mike拎着一个类似女式的小包包出了门。

        看到mike扭着胯径直往公司大门口的位置走去,代佩兰的脸色立刻就黑了下来。

        这么快就出来了,显然他根本没有瞅稿件一眼。

        有时候,代佩兰甚至怀疑,总编对自己那若有若无的针对,是不是因为妒忌自己的美貌。

        叹了口气,代佩兰回到了自己的工位。

        第二天,接近中午的时候,代佩兰再次来到了总编mike的办公室。

        “总编,那部《鬼吹灯》……”代佩兰刚准备问问,对方有没有看自己递交上去的稿件,然后她就看到,稿件还在昨天那个地方,连位置都没有变动一丝。

        这个情况,已经证明,总编根本没有看《鬼吹灯》的稿件。

        就在代佩兰以为mike又会随便找个借口敷衍一下自己的时候,对方却是声音不疾不徐地说道:“看了,稿子还行,不过数字有点少,以后怎么样,现在还说不清楚,你让作者先在网站上面发吧,后续我会看情况给推荐位的。”

        代佩兰听了这话,忍不住在心里“呵呵”了两声。

        我信你个鬼!

        这叫看过了!

        睁着眼睛说瞎话呢!

        深深看了mike一眼,代佩兰长长呼了口气,心中已经有了计较。

        “好的,我这就去处理!”有了计较之后,代佩兰也不再多说什么,悄无声息收回稿件的同时随便敷衍一句。

        “对了,多花点心思在‘解衣公子’身上,帮助他早点走出低谷期。”看到代佩兰准备离开,mike开口吩咐道。

        代佩兰“嗯”了一声,也没有和他犟嘴,而是选择了顺从。

        mike瞥了代佩兰一眼,眼中闪过一抹异色。


 

        这丫头,今天怎么这么好说话。

        不过很快他就把这件事情抛诸脑后了。

        主观地认为,代佩兰是认清了时势,学会了顺从自己的意思。

        而实际上,此时此刻,小萝莉的心里正在疯狂吐槽。

        什么解衣公子?

        扑街扑到姥姥家!

        现在谁还看废材打脸流!

        都是什么年代的题材了!

        关键是死不悔改,不去转型!

        成绩不好就割,先后进宫五次了。

        以前积累的一点人品和人气早就败光了!

        在代佩兰看来,这个解衣公子就是烂泥扶不上墙!

        就这种作者,还放资源,简直就是浪费!

   出了总监mike的办公室,看了看被自己拿出来的、对方估计连封面都没看的稿件,代佩兰微微叹了口气。

        终究还是要走到这一步了。

        起程中文网的责编虽然是她从学校毕业出来之后的第一份工作,在这个岗位、这个单位上,她获得了不少的锻炼,收获了成长,但是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特别是在新的总编来了之后,有意无意的针对让她工作得很不舒心。

        本来她还想静观其变,看看能不能熬到这个明显是来镀金的mike总编离去,再大展身手,但是在看到对方将何老师的作品弃之如草芥、在考虑到自己的职业前景之后,代佩兰的心里已经有了抉择。

        看来,《鬼吹灯》系列注定和起程无缘。

        至于绕开mike,把稿件往更高层递,代佩兰觉得,没有必要!

        是的,没有必要这么上赶着,平白让人轻贱。

        反正《鬼吹灯》的质量就摆在这里,他mike不识货,总有识货的人。

        所以当天中午,小萝莉代佩兰就给自己的闺蜜韩月娇、以及闺蜜的闺蜜卫若兰去了电话。

        前者正是悦文小说网的责编,而后者便是书海中文网的责编。

        通过两人,何言风的作品《鬼吹灯》在当天下午就出现在了悦文小说网第四组总编和书海中文网第八组的总编的邮箱里面。

        而就在代佩兰为《鬼吹灯》的事情奔波忙碌的时候,另外一边,何言风也开始忙活了起来。

        此时此刻,他刚刚下了高铁,来到了江南省的邻省江左省的省会城市——芦城。

        这次来这里就是为了赶上次刘玉玲提及的那个通告。

        是的,何言风来芦城的目的不为别的,就是为了接受挑战,参加江左卫视邹深主持的【深度访谈】节目。

        这个节目以犀利、real、耿直著称,主持人曾经问得好几个艺人下不来台。

        参加这样一个节目,特别是,何言风本身也是一个“问题艺人”,压力还是蛮大的。

        万一被问得无言以对、下不来台,那也忒尴尬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