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我怀疑我老公和我妈有暧昧 上课被扣了一节课

2022-06-12 11:50:17情感专区
本来,代佩兰以为,何言风写小说不过是玩玩,不可能真创作出什么优秀的作品来。 所以她的姿态虽然摆得认真,但其实也只是随便看看而已。 倒不是她故意敷衍何言

     本来,代佩兰以为,何言风写小说不过是玩玩,不可能真创作出什么优秀的作品来。

        所以她的姿态虽然摆得认真,但其实也只是随便看看而已。

        倒不是她故意敷衍何言风,实在是,音乐、文学两开花,且都取得不错成就的,委实凤毛麟角,而且基本都是那种本就从事文学领域帮人填填词的类型。

        严格来说,这种类型也不算是“文学、音乐两开花”。

        虽不至于说是完全没有瓜葛的两个领域,但是文学、音乐确实关联度不大,想要双向发展,且都取得不错的成就,基本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正是基于这种固有认知,代佩兰才不怎么上心。

        至于欧阳朔,想法其实和代佩兰大差不差。

        同是绘画领域,国画和油画就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分支,很少有人能两方面都取得不俗的成绩。

        推己及人,他也不觉得,何言风能做到音乐、文学两开花。

        所以此时此刻,在何言风把作品交给自己女朋友评阅之后,他就和前者随便找了个话题闲谈了起来。

        像是怕对方会百无聊赖,最后把注意力都放到代佩兰的身上,从而导致期待过高。

        只是他没有发现,随着阅读的深入,代佩兰的眉头已经慢慢皱了起来。

        显然整个人已经开始陷入到小说的剧情之中了。

        “说话小声点,别打扰我看小说。”感觉到旁边有聊天的声音一直在“嗡嗡嗡”地吵吵,影响自己看小说,代佩兰蓦地放下稿件,而后柳眉倒竖,对着欧阳朔冷冷道。

        “你们最近有……”

        欧阳朔听了这话,本来还在与何言风扯得起劲,然后,瞬间戛然而止了,也不管话题有没有完结。

        何言风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在心里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看来,以前那个放荡不羁,特立独行的艺术大师真的是一去不复返了。

        现在的欧阳朔竟是被小萝莉代佩兰拿捏得死死的。

        想到这里,失笑的同时何言风不禁环顾了自己四周的男同胞,从虎虎老师到梁小龙,从向阳到眼前的欧阳朔,还有自己,这帮男同胞们基本全军覆没了。

        思及此处,心生悲凉。

        难道,大女权主义的时代已经降临了吗?

        被代佩兰冷声刺了一句,欧阳朔尴尬地笑了笑。

        得了!

        真没救了!

        就这样,三人不言不语,足足坐了一个小时左右。

        搞得服务员差点以为,他们是三个沙雕。

        如果不是他们不时添一壶茶,早就赶出去了。

        占着茅坑不拉屎……

        呃,这话好像不太适合用来形容餐厅的餐桌……

        但是,道理是通的,就是影响餐厅的翻台率。

        约莫一个小时之后,代佩兰方才缓缓放下了手中的稿件。

        以她多年的责编工作经验,如果以特殊的“跳跃式”阅读方式进行浏览,即使是五万多字,也要不到一个小时。

        毕竟有些环境描写,气氛烘托类的文字,基本都是一带而过的。

        否则,一个责编,一天也阅览不了多少稿件了。

        但是,这次,足足花了一个小时出头,足可见何言风这份稿件的不同寻常之处。

        放下稿件之后,代佩兰忍不住深深凝视了何言风一眼。

        这一眼,看得何言风心生异样。

        看得欧阳朔差点想过去阻止。

        他可没忘记,在“浪漫小屋”的时候,小萝莉可是对何言风有好感的。

        所幸小萝莉并没有凝视多久,很快就把注意力重新放回到了稿件上面。

        “何老师,不得不说,你的这部《鬼吹灯》太让我吃惊了!”代佩兰叹服地说道。

        “音乐、文学两开花”固然很难,但是,这一刻,代佩兰相信,还是有人能做到的。

        至少,眼前的何老师就是其中之一。

        “能得到代老师的认可就好。”何言风微笑道:“我就怕丢人现眼。”

        代佩兰半是恭维半是认真地回应道:“如果你的这部《鬼吹灯》是丢人现眼,那么,现在行业内大部分的小说作品都该丢进垃圾篓里面。”

        欧阳朔有些诧异,“真的这么优秀?”

        真的油画、国画都精通了?

        “不只是优秀,而且很新颖、很独特。”

        “以前虽然也有类似题材的作品,但是,都是零零碎碎的,没有成体系,更多的是当恐怖小说来写。”

        点了点头,代佩兰继续说道:“人点烛、鬼吹灯、摸金校尉、摸金符、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很新颖的设定。”

        “我感觉,有了你的这个设定,这个类型的小说慢慢有了体系……”

        代佩兰的话也引起了旁边的欧阳朔的好奇。

        新的类型?

        人点烛,鬼吹灯?


        何老师写的是灵异小说?

        他虽然不写小说,也不怎么看小说,但是灵异小说他还是知道的,绝对不是什么新题材,早就有了。

        想到这里,他眼中的好奇之色更盛了。

        “五万字,真不过瘾,现在,我的心跟猫挠似的。”

        代佩兰面露期待地问道:“能透露一下九层妖塔后面的剧情吗?它是精绝古城的前置剧情吗?”

        “是精绝古城的前置剧情,不过后面的剧情……”说到这里,何言风卖了个关子,“暂时保密。”

        作为专业的编辑,她自然不会跟一些读者那样,急吼吼地想知道后面的剧情,巴不得作者一天就把大结局写出来。

        而且,此时此刻,她也看出来了,何言风之所以来找她,其实是给她送机缘。

        她不相信,以何老师的能力,会看不出《鬼吹灯》的潜力。

        说是给自己评阅,其实是在给自己送机会。

        能写出鬼吹灯这样的作品,没有责编能拒绝这样的作者。

        即使以后何言风再没有别的优秀作品,仅凭这部《鬼吹灯》,只要后面的剧情不崩,何老师绝对能声名鹊起,而自己的事业也能凭此更上一层楼。

        想到这里,代佩兰的眼中蓦地射出一缕精芒。

        一定要把何老师签入起程集团。

        想想他突然崛起的音乐才能,想想他层出不穷的优秀音乐作品,代佩兰觉得,文学没准就是他身上的下一个藏宝地,如果不能签下何老师,起程集团肯定会后悔的。

  “看见代佩兰似乎意会到了自己的用心,何言风微微笑了笑。

        实际上,找上代佩兰,也是一件互惠互利的事情。

        毕竟,在文学领域,他是真的一点人脉关系都没有。

        贸贸然携《鬼吹灯》这样的作品进入其中,虽不至于被坑,但是,肯定没办法做到利益最大化。

        而且,如果没能力也就算了,但,有能力,为什么不照顾一下自己的朋友呢。

        唐国本就是一个人情社会。

        “那还真是有些遗憾。”客气地回应了一句,代佩兰把注意力从作品上面挪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