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握着杨幂那硕大的乳 禁忌小说H公主皇上

2022-06-12 11:45:32情感专区
她推开霍宸晞,又推开了江眠的阻拦的手,义无反顾地朝着周礼文所在的方向走过去,将身后一片哗然的噪声都抛之脑后。 霍宸晞和江眠都只能看着她的背影逐渐远去,明明是那样纤

   她推开霍宸晞,又推开了江眠的阻拦的手,义无反顾地朝着周礼文所在的方向走过去,将身后一片哗然的噪声都抛之脑后。

    霍宸晞和江眠都只能看着她的背影逐渐远去,明明是那样纤瘦的身影,却好像是扛起了重达千钧的担子,有了两分孤胆英雄的味道。

    他徒劳地伸手朝着她的方向,可是却有些握不住的感觉,像是看到了一个女孩终于在他的视线里变成了一个成熟却又陌生的女人。

    她终于走到了江枫的身边,还想再进一步靠近周礼文的时候,被江枫伸手拦下了,只能隔着远远的距离问他:

    “周礼文,我来了,你要对我说什么?”

    “米米,你终于来了,我终于看到你了。”

    周礼文的脸上笑起来,可是眼睛里却还是一片冷光,脚下朝着欧阳米的方向走了一小步,立刻被他身后的小蒋拦住了。

    “是的,我现在终于站在你的面前了,你有什么想说的话,你说吧。”

    欧阳米冷冷地问,眼神中透出两分不自觉地不耐烦,心里还装着两分忐忑不安。

    她并不是因为不怕死所以才来的,正相反,她十分怕死,她才刚刚和宸晞确认了心意,还决定要一辈子都一齐走下去,还有三个可爱的孩子要抚养长大,所以她其实是十分怕死的。

    可是她如果真的因为怕死就不来了的话,就会有许多无辜的人因为她的胆小怕死而死,那样她一辈子都是在窃取别人的生命而活着。

    “米米,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你,你说……我这样的人,注定了不配被爱吗?”

    周礼文眼神中透出两分哀伤,举着遥控器的手逐渐放了下来,眼睫微微一垂,再抬起来的时候,又带着两分卑弱的期待和祈求看着她。

    她一时间被他眼睛里的伤痛和祈求震住了,竟然有些失语,嗫嚅着嘴唇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周先生,每个人都值得被爱,或许只是爱你的那个人还没有出现而已。”

    “那你会爱我吗?就算这辈子我没希望了,下辈子呢?我能得到你的爱吗?”

    周礼文的眼神中已经没有了哀伤,而是只剩下了一丝若隐若现的疯狂。

    欧阳米叹了一口气,心中竟忍不住有些可怜起他来,他的身世坎坷,又遭遇了十分不幸的童年和家庭,所以在性格上难免地表现成了这样的缺陷。

    可是爱这种事情,怎么能勉强呢?又怎么说的定呢?这辈子的事情都说不定了,谁还管得到下辈子呢?


 

    她微微皱眉看着眼前的男人,见江枫和所有人的眼光都落在他手里的那个遥控器上,便朝着他伸出手,道:

    “周先生,我不是你的良配,但是爱你的人一定正在这个世界上的么某个地方等着你,希望你理智一点,把手里的东西给我好吗?”

    “原来,你连下辈子都不想搭理我,我是多么的自作多情……自作多情!”

    周礼文的情绪突然激动起来,仰天长叹一声,猛地转头看向欧阳米,握着遥控器的手微微地颤抖着,伸到她的面前,大拇指死死地扣住那个按钮,耳边不断地传来那一道熟悉却又嘶哑的声音——

    “快!按下那个按钮!你别怕,会有霍宸晞给你陪葬,你的死亡是值得的!”

    他无力地抬头看向天空,心里只有五金的空虚和悲哀——这个在通讯器里口口声声地喊着要他去死的人,是他的亲生母亲啊,她怎么能这样对待自己的孩子?

    既然不爱他,那么又为什么把他生下来,为什么要把他带到这个残忍的世界上来受苦?

    他又控制不住地回想起和欧阳米初遇的时候,她对自己的善意的笑容、她和自己的一起吃饭时幸福的眉眼……

    “米米,你走吧……走啊!带着他们都走!”

    周礼文突然歇斯底里地朝着她大吼一声,手上用尽了最大的力气,将那个遥控器死死地握住,手背上青筋暴起,十分可怖。

    “米米,咱们走!”

    江枫反应十分迅速,扯着欧阳米就要撤退,他们都不知道这个疯子为什么被她拒绝了之后,还肯放所有人走,但是最好是趁着他现在还有一点人性,赶紧撤退!

    “周礼文,你想干什么?你犯不着干傻事!”

    欧阳米心里大吃一惊,虽然不可抗拒地被江枫带着走,却还是忍不住回头去看周礼文。

    霍宸晞也从外围跑了过来,一把将她搂进怀里,带着劫后余生的庆幸。

    周礼文在看到她这个回头的眼神的时候,即使知道她是在心里同情自己,也只有同情而已,却还是感觉到心脏的某处被小小的暖了一下,脸上露出了一个苍凉的笑容。

    “妈,这次我不可能再任凭你来安排我的人生了,这是我的人生啊……总要由我自己来做一回主吧?“

    周礼文看着她逐渐远去的背影,伸手按住了手里的遥控器,眼神中一片嘲讽。

    他的出生和存在就是一个人人看不起的笑话罢了,他从来就没得选,可是这一回,他想为自己选一次。

    “你说什么!你竟敢反抗我!你信不信我马上引爆……”

    “砰——”

    通讯器里的声音没能把话说完,就被一声爆炸声打断,世界上所有的喧嚣和嘈杂都在一瞬间失声,尘土飞扬,迷了所有人的眼睛。

    现场没有任何防备的记者和媒体们抱头乱窜、失声尖叫、满脸恐慌地寻找着一些依靠,有些倒霉的,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的反应就看到了自己身上血流不止的伤口。

    “米米!你没事吧?”

    霍宸晞紧紧地抱着她,把她按在自己的怀里,死死地不肯松手,通红的双眼紧张地查看她身上有没有受伤,即使自己的睫毛上都已经落满了灰尘,却还是先紧张她。

    “我没事,宸晞哥哥,我就是耳朵……现在很难受……我听不太清楚你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