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斗罗大陆很黄很暴力啪啪小说 为什么女生说疼还喜欢

2022-06-12 11:24:02情感专区
“一对三!” 马为坤看着桌面上的两张牌,嘴角不知是不是在抽搐,这就是等待了一分钟后,才出出来的牌? 随手甩出去两张,缓缓地出声,“不着急,正好,我也可以休息一

 “一对三!”

    马为坤看着桌面上的两张牌,嘴角不知是不是在抽搐,这就是等待了一分钟后,才出出来的牌?

    随手甩出去两张,缓缓地出声,“不着急,正好,我也可以休息一下,毕竟我来这里的目的还是需要完成的。”

    南将撇了撇嘴,并不反驳。

    是啊,是来修养身心的,只不过,这修养身心还真是需要良好的耐力。

    也算是磨炼马为坤吧!

    如今,南将是越看马为坤越觉得此人才能够算是景晄选定的接班人。

    剩余的两个实在是沉不住气,不过是人失踪,就能够这样大巷旗鼓地进行活动,拓展势力,说是有计谋也好,有魄力也罢,不过都是些小人物,看似已经将这个组织分裂成几块,但是之后只要景晄回来,终归是要臣服于他。

    这些事情,想来他们并不是不知道,但是,却依旧一意孤行,也不知道是谁给了他们勇气,还是说,真的已经将景晄控制起来了。

    他可不认为,聪明了一辈子的景晄,在还没有到退休年纪的时候,便被自己的孩子给夺了权,这不是景晄。

    “行吧,不过我的人给我传来了不止明天傍晚能够离开的消息,还有一个,关于密林的。”

    南将甩出两张牌,侧躺着的视线透过手中的牌看向了端坐在单人沙发上的马为坤,观察着,“你那妹妹倒是有点手段,密林如今已经抬出去了不少人,看来是比你船上的这位大哥还要心狠,不过受她的刺激,想来韩为得到消息后,明天就会来找你,怎么脱身,自己像个办法,我明天得去驾驶舱。”

    像是在叮嘱前去上学的孩子,南将的话语很是严肃认真。

    马为坤倒是习以为常,点了点头,并不紧张,在两天内,韩为基本上已经将船上所有属于马为坤的手下都收为己有,现如今,所谓外人,应该是南将和自己。

    不过,他并不紧张,从一开始还怀有些许的忐忑,到现在,基本上没有能够让自己心慌的事情了。

    即便明天的逃离计划失败,他也没有丝毫的怨气。

    “好。”

    两个人不慌不忙,像是没有察觉到船内异样的气氛,在房间中安稳地玩着斗地主。

    虽说,只有两个人的斗地主。

    随着天色逐渐变亮,太阳从海平面上缓缓地升起,阳光透过薄薄的白雾,映照着天空和海面,像是要将两者连接在一起,不分彼此,随着些许温度的回升,那一层岌岌可危的薄雾也终于是消散在天地间。

    马为坤推开房门,看到的便是同一时间打开房门的南将,两个人对视打了声招呼,便各自前往自己的目的地,一个厨房,一个厕所,倒是和谐地很!

    等南将收拾好来到餐厅,看到的便是已经做好的早餐摆放在桌面上,诱人的煎蛋散发着光泽和香味,伴随着浓郁的清香味,马为坤端着两杯豆浆走了出来。

    “中式,如何?”

    住在一起的这段时间,南将也知道,马为坤是一个会下厨的人,不过,不知道是一位厨房的限制还是食材的限制,他也只是做一些简单的,比如下面条。

    今天倒是自己第一次看到马为坤第一次做早餐,新奇得很。

    “不错!”

    c放了餐盘的位置坐了下来。



 

    “你倒是自觉。”

    马为坤笑骂,将手中的一杯豆浆直接放在了南将的桌前,自己也坐在了他的对面。

    南将伸手先端着豆浆喝了一口,微微蹙眉,有些颗粒感,像是没有过滤一般,“现磨的?”

    “当然,怎么,感动了?”

    马为坤刚刚拿起的筷子轻戳着盘中的煎蛋。

    “味道还行,就是有点糙。怎么没过滤?”

    南将语气平常,不过是随意地吐槽,说着,便松开了握着杯子的手,准备进食。

    奈何,对面的马为坤现在可不会让他得偿所愿,直接伸手将刚刚才递给他的豆浆端过,在南将惊愕的目光下,一饮而尽。

    “咔”

    重重地将空杯子防止在桌面上,眨巴了眼,看似无辜,“我怎么感觉还好!”

    说着,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开始吃餐盘中的食物。

    见状,南将原本惊讶的神情逐渐地破裂,眼中盛满了笑意,自己这似乎还是第一次见到马为坤这么孩子气的一面,真是可爱至极。

    一顿饭毕,两个人便分开,马为坤依旧在屋中,怔怔地看着海面出神,南将则是在游轮各处闲逛起来,既然现在马为坤和韩为还没有真正地撕破脸,那还真是没有理由阻止他,毕竟在这里,马为坤还是那个主人。

    想来,韩为现在也应该知道了自己的具体身份,这也是为什么昨天就将整艘游轮基本掌控的他为何还不动手。顾忌着自己罢了,正好,自己也需要这样的时间来拖延,至少在傍晚时分来临前,不能够发生动乱。

    手中捏着一颗红色宝石,在掌心中翻滚,时不时抛起再接住,一路好不自在。

    韩为站在监控室内,看着那一身影不断的闪过各个监控摄像头,眼睛微眯,在这里站了半天,还是没有看出来,南将出来这么一趟是做什么。

    “他每天都会这样走一圈?”

    “是的。”

    韩为问的是之前马为坤的手下,跟了这么多天,对于南将的习惯也近乎了解。

    真是有病!

    深深的看了眼监控上并无异样的南将,终究还是后退了一步,“你们在这里守着,别出什么岔子,一有异动赶紧通知!”

    “是!”

    韩为可没有时间在这里看别人闲逛,吩咐完后,便径直离开了监控。

    南将似有所感,一双黑眸如鹰般地盯了一下头顶上方的摄像头,随即默不出声地离开,只是在低头的瞬间,隐在暗处的嘴角勾起,带着些许的凉薄。

    不慌不忙的继续行走在走廊上,若是看到开着门的房间,还会进去观望一下,闲庭信步,像是在游玩一般,没有丝毫船上已经被他人控制的担忧。

    韩为可不会相信南将这种人会没有察觉,南氏的人自己虽说没有真的接触过,但就南氏的行事作风,还真是不会想象到会有单纯良善之辈。

    所以,在出了监控室后,他径直走进了自己的房间,让人派遣几个信得过的人去监控室守着,另外再派一对,去看着南将,不过暂时不撕破脸皮,就当做是所谓的保护。

    南将的脚步不自觉地加快,现在距离傍晚还有近八个小时,现在还没有人来通知自己,驾驶舱还没有到,一层一层,至少还需要一个小时,这一个小时过于变量,他不能够保证之后会很顺利,只能够不断地加快步伐,同时,神情表面还得维持着淡漠。

    心中不由地抱怨,多久没有亲自做过这些事了,还真是有点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