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他的童养媳 兽人老公好凶猛全文阅读

2022-06-12 11:20:26情感专区
南将深深地吸了一口手中的烟,气体顺着喉管不断地向下,冲击笼罩着是自己的肺部,伴随着强烈的冲击力,猛地张开口,用力地咳嗽起来,同时不少的烟雾从鼻腔和口中混乱地涌出。 这个味

南将深深地吸了一口手中的烟,气体顺着喉管不断地向下,冲击笼罩着是自己的肺部,伴随着强烈的冲击力,猛地张开口,用力地咳嗽起来,同时不少的烟雾从鼻腔和口中混乱地涌出。

    这个味道过于刺激,太冲人了!

    南将的一只手紧紧地捏着那根才刚刚点燃的香烟,佝偻着背,持续不断地咳嗽。

    马为坤有些意外,没有想到南将这么不经逗弄,就这样也能够被呛到!

    不过很快,他便意识到,这个男人的生活经历和自己完全不同,这些低廉的香烟从未接触,想来抽不习惯也是正常。

    “行了行了,要是受不了,就别抽了!”

    马为坤语气带着些许的笑意,空出的那只手轻轻拍打着南将的脊背。

    “我,咳咳……没事!”

    南将缓缓地抬起头,眼眶周边泛着红,因为呛到,都起了些许的晶莹。手中捏着的香烟依旧未曾松开,再次递到嘴边,就要证明。

    马为坤微微蹙眉,看着男人刚刚因为咳嗽而泛红的脸颊,终究是伸出手,将那根碍眼的烟从南将的手中抽走,两只手放在眼前,似乎是在相互比较,最终毫不犹豫地将原本属于自己的那根丢进了海中,而南将的这支,则是直接被他叼在了嘴中。

    “你……”

    南将盯着那一支已经消失在黑夜之中的烟,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想要生气吧,马为坤抢过了自己的烟却丢的是原本属于他的烟,欢喜吧,似乎……

    还真是有些欢喜,毕竟男人可是直接用嘴叼住了原本自己同样碰触过的烟头。

    那种隐秘的亲密接触,竟还能够让他的心混乱,不住地紧张跳动。

    马为坤可没有想那么多,毕竟刚刚自己比较了一番,自己总归是不可能同时抽两根烟,相较于自己的,南将的那支的确是长一些,秉承着浪费少量的原则,他选择了丢弃自己的。

    不过眼角的余光注意到了南将脸上的红怎么还加重 了些许?

    正要扭头询问,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了,就看到南将在身上摩挲着。

    很快,便拿出了一个眼熟的香烟盒。

    南将不慌不忙,再次掏出一根,夹在手指尖,似是挑衅般地对着马为坤挑眉。

    “你不是不习惯吗?”

    马为坤还是没有忍住询问,毕竟这也是自己带到游轮上的唯一一包。

    “我有说吗,刚刚是一不小心呛到了,谁知道你那么决绝,直接还给扔了我的!”

    南将语气有些冲,但是并没有生气的迹象,他只是想堵住男人想要开口拿回香烟的话语,果真,被南将这样一冲,马为坤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南将心中不禁有些感慨,自己不过是和他待在一起这么短的时间,就能够这么轻易地知道男人的性子,还很是有点欢愉。

    压着心底冒出的那抹激动,看着马为坤,“再借个火。”

    马为坤心中一颤,想到了刚刚自己和南将的姿势,不由地心底发慌,也不知道南将已经习惯了这种方式还是怎么,这么熟练,他的心竟是有些酸胀,不知是喜是悲。

    “这么小气,反正拿都拿出来了,再补给我一根呗!”

    南将说着,便将那支烟叼进嘴中,对着马为坤示意。

    无奈,他也只得同意,微微侧过身子,面对着南将,低下头。

    一明一暗,相互碰撞,随着两人的呼吸,相互引燃。

    马为坤的双眼低垂,盯着两人唇边的烟头,眼见着南将的那支烟已经点燃,便是要起身。

    但是不想,如同之前一般,南将的那只手再次抵在了自己的脖颈之后,一下子还难以挣脱,甚至因为带着力,自己还往前冲了一下。

    那一眼,看到了南将眼中的戏谑和不明意味。

    不等马为坤多想,就感受到了唇边的些许的力量。

    南将在用嘴中的那根烟抵着自己,马为坤心中的胜负欲立马被勾了起来,不用南将束缚,就这样微微低垂着头,和南将相互抵着,互不相让。

    两人的眼中似乎只有眼前的这一点红,不断的摩擦着,后退一点,再次碰触上,带着主人的未知情绪,互不示弱。

    马为坤心中有些乱,此时的他无暇顾及其他,只能够这样默不出声地和南将对抗着,但是他的心中竟是没有想要赢的欲-望,有的,只是对于这场所谓的游戏的一种好笑。

    这样的情绪很陌生,甚至难以形容,让他不知如何来应对,只能够期盼着,现在这场所谓的争斗时间能够延长些许。

    南将心中倒是没有那么复杂,他很开心,可以说是来到这艘游轮之上后,最为开心的时刻,毕竟,自己做这么多,终于能够得到马为坤的回应,虽说,这个男人回应的目的并不是自己所想的那种,但是这个过程,还是不得不说,让人很是舒爽。

    “好了!”

    最终,还是南将向后退了一小步,才结束了这一幼稚的游戏。

    马为坤像是才回过神来一般,神情还带着些许的迷茫,不过很快,便将那一抹不自在掩藏。

    “以后可别这样了,太……”


 

    “怎么?”

    南将挑眉,看着马为坤微红的脸颊,逼问着。

    “影响不好!”

    终于,在南将的视线中,他憋出了几个字,只是显然,这样的理由并不是很正规,但是却让南将哈哈大笑起来。

    笑声直接透过窗户,传播到了海面,伴随着海浪拍击着船体的声音,马为坤耳边充斥着嘈杂的声响。

    “行行行!”

    南将并不太过逼迫马为坤,就现在这样也很好,不,应该说,这次的表现,让他很是满意,他很期待,最后马为坤一步步走进了自己所挖好的坑中时,会是什么样的神情,那个时候的自己,是不是会被灭顶的欢愉所冲击。

    一时间,两个人之间不再说话,沉默着,只单单剩下了窗外的海浪声。

    默不作声地抽完了烟,南将依旧和马为坤并排站在窗户前,心中的那股激动已经逐渐地缓和,只是勾起的唇瓣莫名地显露出了主人的真正心情,愉悦。

 “准备准备,我会尽快安排离开,只要你相信我,我就绝不会骗你!”

    南将平复完毕,恢复了之前的形态,一只手摩挲着怀中那凸起的物品,眼中的深意浓重,“至于你养父,放心吧!”

    “就是z国,都不一定希望现在你们这里乱套。”

    说着,还不忘伸手拍马为坤的肩膀,大力地拍了近十下,顶着男人几乎是要变得阴沉的神情,大步离开。随着房间门“嘭”地响起,大厅里剩下的男人不由地松了口气。

    马为坤并不想让南将,亦或是说外人参与他们组织之间的事情,但是现在事关自己的 养父,生死不知,这才是重点,而他现在被韩为困在这里,双手被牵绊,只能够依靠南将。对于这个男人,自己从一开始的并不信任到怀疑,到现在唯有信任,也不过几日。

    掌心中,还残留着刚刚抽完的烟头,大喇喇地在掌心中晃动了几下,视线在深色的地方停留了很久,终于还是合上了掌心,将那烟头紧紧地捏住。

    他想,自己似乎是有些不正常了,竟然会开始想着和南将相处的点点滴滴。

    冲着窗外,大力地呼吸了一口气,这才缓缓地将窗户合上,缓步走到了沙发上,静静地坐着,也并未干什么,就那样闭着眼,靠在沙发背上,发着呆。

    这两日,游轮内部显然气氛焦灼,马为坤像是没有察觉一般,依旧是淡漠地和南将一起进出,不过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屋中,似乎是预料到了什么。

    对此韩为很是欢喜,毕竟少了应付是麻烦,他也能够好好地享受一番来自海域上的休闲时光。

    “这也太慢了,才过了两天!”

    南将瘫在沙发上,手上还拿着一副牌,视线紧盯,虽说嘴里说着的是丧气话,但是神情倒是严肃认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