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美妇雪白翘臀撞击水四溅 朱竹清裸体自慰禁漫

2022-06-12 11:16:09情感专区
像是哭了一般。 马为坤想到这里,眼中的黑幽加深。 看着窝在椅子上的男人,此时的他褪下了清醒时的防备和算计,倒是显得有些娇小,按理来说,现在也是过几年便是要三十岁的

    像是哭了一般。

    马为坤想到这里,眼中的黑幽加深。

    看着窝在椅子上的男人,此时的他褪下了清醒时的防备和算计,倒是显得有些娇小,按理来说,现在也是过几年便是要三十岁的人了,但是现在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刚成年的孩子一般,白嫩的肌肤因为泛着红,显得有些可爱,长发不知何时已经凌乱地散开,一缕黑发直接遮挡在了南将的眼皮之上。

    马为坤只是扫过一眼,便飞速移开了视线。

    干涩的口腔让他直接将手中还未曾放下的酒瓶放在嘴里,猛灌了一口。

    混杂着空气中的甜味,钻进了鼻腔中,流进了体内。

    将酒瓶重重地磕在一旁的桌面上,看着没有丝毫警惕心的南将,眼中闪过一抹的疑惑,轻声唤道:“南将?”

    一连两声,都没有能够让南将给予回应。

    不由地弯下腰,凑近了看向南将的脸,发觉这个男人长得还真是不错,可惜了,就是脾气有点古怪。

    马为坤心中不由地默默吐槽,看着南将真的没有苏醒的迹象,便展开双手,将男人直接抱了起来,脚下少有踉跄,最终还是稳住,南将和自己的身高差不多,不过看上去倒是瘦些,只是,在真正抱住的时候才能够感受到男人的重量。

    不再耽搁,直接朝着卧室走去。

    原本,马为坤的确是和南将住在同一个屋中,但是后来不知是何原因,南将又主动地提出分开,便搬到了隔壁,现在看样子,还是在原来的屋中休息,他可不想因为自己抱着南将引来韩为的讥讽和嘲笑。

    自己倒是无所谓,但是会坏了南将的名声,若是他醒来知道,一定会对韩为动手,若是真的出了人命,还真是不好跟父亲交代。

    马为坤心中这样给自己解释,很快便将南将放置在了床上,扯过一旁的被子,直接盖上,随即便转身离开,没有丝毫的留恋,只是背影怎么看,都显得有些慌乱急促。

    随着房门的关上,屋中一片黑暗,只能够借助一旁窗户上若隐若现的月光不甚清晰地看着里面的环境。

    床上,那个原本因为醉酒失去意识的南将依旧如同马为坤将其放进来一般,一动不动,只是视线往上,便能够清晰地看到男人睁着一双满是亮光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天花板,似乎上面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他的注意力。

    其实南将的确是醉了,但是就在马为坤进到房间的那一刻,意识便已经清醒,不过他并没有动作,很想看看男人会怎么做,果真,结果并没有让他失望。

    缓缓地揉搓了一下手指,刚刚在马为坤将自己抱进屋中的时候,自己用这只手,假装不经意地触碰了一下男人的手臂,那股因为用力而被挤压的肌肉,充满了力量,手指尖的热度似乎还有残留,让人忍不住地想要揉搓保留。

    耳朵微动,有人站在门口。


 

    南将很快便恢复到了之前的状态,呼吸平稳,带着酒精的微醺,没有丝毫的漏洞。

    果真,马为坤在下一秒推门而入,看着依旧躺在床上的男人,心中微微叹气,这么没有警惕心的吗,还是说,因为醉酒?

    等醒来之后还是提醒一下他,今后最好别喝酒了,这要是在有心人身边,可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

    手中蹲着一杯纯净水,走到床边,透过门口映照进来的光亮,能够模糊地看到南将熟睡的脸颊,弯腰将水杯放在床头柜上,原本想要挪动移开的脚步还是顿住,视线再次回到了南将的脸上。

    昏暗之中,静谧的屋中只能够并不明显地听到外面海浪拍击着船体的声音,不过很快,便被一声叹息所掩盖。

    马为坤也有些迷茫,原本自己就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人,脾气一向阴狠,但是经历了元城和航海线的事情后,感觉那原本不能够被压折的脊背还是能够弯曲,在经过了和父亲的谈话后,他更是一改往日的阴狠,对于手下的人也没有了之前的那种执拗和残忍,虽说,因为习惯,那些人依旧会对自己产生莫名的恐惧,但是至少不会像之前那般,心惊胆战。

    这种变化,是过去的马为坤从未想过的,在真正经历了之后,倒也觉得颇有趣味,甚至觉得,自己这样的变化很不错。

    只是这样的变化,没有想过会引来南将的注意,甚至说是一种逗弄。

    他并不明白南将到底有何目的,在他的身上察觉不出任何危险的气息,这也便不再过多追究。

    反正南氏与自己之间并没有交集,想来也不会无缘无故地找自己麻烦。

    通过这些日子的相处,他也想当于将南将的性格摸清,懒散,但是看东西总是一针见血,说话也是颇为算计,每一句话,还得仔细拆分来看,才能够知道这个人话中饱含了哪些含义。

    不过不得不说,今日在和韩为见面后的表现,很让自己惊讶,原本以为南将只是表面意义上的看热闹,没成想,人家觉得有趣,甚至还主动参与了进来。

    这倒是一个好事,给了自己不少的机会和条件。

    心中虽说对于今晚南将的异常依旧残存疑惑,但是现在的马为坤一心只想赶紧离开游轮,去寻找自己的父亲,将这一乱局平定。

    看着南将平稳呼吸的模样,马为坤终究是没有再弄出声响,转身悄声离开,同时带上了房门。

随着屋中的光亮消失,屋内再次陷入了黑暗。

    床上的那一身影蓦地开始颤动,伴随着压抑的笑声,南将将身上盖着的被子直接掀开。

    身子在床上坐起,黑色的身影显得带着无尽的深幽,吸引着人去窥探。

    没有丝毫的犹豫,南将将房门打开,奇异的是大厅中依旧亮着灯,身子微愣,没有想到马为坤竟然没有回房?

    掩下眼中的些许欢愉,原本嘴角的弧度用力地压制着,不自觉地手指轻抠着手指,缓步踱到了客厅,见到的便是敞开窗户,站在那里迎着风抽烟的马为坤。

    男人的指尖一点红光忽明忽暗,在海风的吹拂下,身上不知从哪里弄来的一件外套,搭在肩上,随着风衣摆不断地晃动。

    一下又一下,像是在撩拨着南将的心,勾得他的视线在那里停留了良久。

    马为坤似乎没有注意到身后人的到来,靠在窗前未曾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