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嗯…啊抵在墙上H 乖把玉势含进去调教

2022-06-11 14:46:04情感专区
思虑良久之后,暗道:“以轩辕台的记忆来看,伏羲大帝乃是仁义之主啊!不可能因为我毁了他的石门就降罪于我。不管了,进去看看。” 他本也就是胆大包天的主,而且心中

    思虑良久之后,暗道:“以轩辕台的记忆来看,伏羲大帝乃是仁义之主啊!不可能因为我毁了他的石门就降罪于我。不管了,进去看看。”

    他本也就是胆大包天的主,而且心中对伏羲大帝也没那么敬畏。所以此刻主意打定,就真的将大石门缓缓推开了。

    推开石门后,里面则是一条黑暗的甬道。

    阳光也无法照进这黑暗之中。

    石门看似没有设防,但里面却是无法施展虚空穿梭的。所以想要进去,就必须推开石门。

    罗军接着就进到了那黑暗潮湿的甬道里面。

    甬道里的黑暗,以罗军的法眼都难以看透。他本来想施展出大天眼术,但后来想想,这太冒进了。于是还是耐着性子,抹黑朝前走去。

    他能感觉到甬道里有一种雾气存在,这些雾气在阻碍人的视线,并且让这甬道里的分子,磁场变的混乱无比。正是因为这种混乱,才让人无法虚空穿梭。

    在轩辕台的记忆里,轩辕台也从未进过这个河图洞。所以罗军眼下对这个河图洞是一点都不熟悉的,更不知道这个甬道到底有多长……

    原本以为,这个甬道走个一会就到了。

    毕竟,整座后山又能有多大?

    没想到的是,在抹黑之中走了半个小时,这甬道还是没有要走通的意思。罗军这下就耐不住了,也开始感觉到了不对劲。只怕这甬道里有一种隐藏的空间法则存在。

    而这种黑暗屏蔽了罗军对空间法则的感悟!

    本来嘛,这河图洞乃是伏羲大帝闭关的地方。罗军开始进来,也是小心翼翼,不敢轻易飞行。也不敢将神念外放,胡乱扫射。但现在,看来不动点法力和神念是不行了……

    神念外放,瞬间就感觉到这条甬道无边无际,好似直接通到了星辰大海去了。“果然有空间法则存在,这空间法则混混沌沌,无形无识,想要勘破,不容易啊!”罗军身形朝前闪电飞去,一瞬间就飞出万余里。

    但是这根本没用,罗军觉得自个儿好像还是在原地。所谓的飞出万里,不过是种感觉罢了。完全无法突破眼前的神奇空间法则……

    “大帝在上,属下轩辕台,有要事求见!”罗军也不敢蛮干,于是就在黑暗中单膝跪地,抱拳求见。

    他接连喊了几声,却都没有回应。

    “我去!”罗军暗骂一声,心道:“这下好玩了,不仅见不到伏羲大帝,搞不好自个儿还要困在里面。”

    这时候,罗军也不急着探索了,而是开始盘膝而坐,感应这周遭的情况。

    他就不信,伏羲大帝随便一条甬道都能将他给困住!

    若不是忌惮着此处乃是伏羲大帝的闭关之所,罗军都想过要将这甬道给毁了看看。

    不过心里也清楚,多半是毁不掉的。这甬道最神妙的地方就是看似寻常,但越探索,就越发觉得不寻常。罗军见识过无数的空间法则,便是陆压道人这种高手布下的空间法则,他也觉得是有迹可循,只要给点时间,就能破开。

    偏生是眼前的这种空间法则,几乎已经到了返璞归真的地步。就是已经看不出这其中存在空间法则了。普通高手感觉不出来空间法则,这很正常。但修为到了罗军这个地步,却还感觉不到,这就足以说明这空间法则的厉害了。

    罗军耐性感应周遭,神识之中,觉得甬道之中满是冷雾。

    细细探寻,便察觉到冷雾之中全是非常细碎的粒子。

    伸手一抓,那些冷雾粒子立刻就化作了普通的雾气。

    再细感应,忽然又觉得这些冷雾就是普通的雾气,没有任何的特别之处。

    罗军心头苦笑,觉得还真是邪门。

    于是他又站了起来,等他不再去细细感应的时候,那些冷雾又变化成了无比玄奥神奇的空间法则。

    “有意思,就像是有思想一样。一旦被人关注,马上就变成平常的雾气。一旦不关注,就立刻形成复杂的空间法则。因为关注而存在……”

    罗军很快就有了想法,放空心灵,什么也不想,而且闭上眼睛就朝前走。

    他是继续朝里面走去的。

    走出没一会后,忽然感觉到了前方出现光线。

    他睁开眼一看,便看到了洞口。

    不过却是他进来时的那个洞口,大石门还是那道大石门。

    罗军记得这甬道里并没有任何的弯弯绕绕,自己是一路朝前走的,按理说,是越往里走,距离这个出口就越远的。怎么会回到这个出口呢?

    这一瞬间,他百思不得其解。

    但眼下也是没别的办法,只好先出了石洞,然后又将那大石门关上。

    外面阳光明媚,周遭是青山绿水。

    罗军忍不住张口深吸一口空气,忽然觉得光明是那样的美好。在那甬道里,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会被永久的困在里面。

    好在,还是顺利出来了。

    “本以为见伏羲大帝是件容易的事,现在看来,却是艰难无比啊!”罗军叹了口气。

    这事终究还是急不得,得慢慢来。

    随后,罗军回到了轩辕宫里。

    他脑子里就一直浮现那条奇奇怪怪的甬道。

    “那空间法则到底是怎么弄的?我本以为自己也算是见多识广,学识渊博,走过千山和万水,跨过星辰与大海了。怎么还会遇到这种不能理解的空间法则?这世间之大,果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

    罗军盘膝坐在床上,陷入久久的沉思。

    怎么都没办法想明白其中的关节。

    连续三日,罗军都没有想明白。

    而龙吉公主她们也一直都未回来,这也正常,她们全力赶路也没那么快的。

    不过这一日,罗军的麻烦又来了。


 

    那就是……陆压道人又开始在钟灵山外面喊叫。

    “散仙陆压,遥拜伏羲大帝!”那陆压在外面大喊道:“贫道知道大帝尚在闭关,不敢轻易冒犯。只是贫道也知道,那轩辕台已经回到钟灵山中。轩辕台杀我徒弟冯先在前,又辱我女弟子管青在后,贫道今日只好得罪冒犯,要进这钟灵山中了。他日大帝知晓今日之事,还请原谅陆压此番的莽撞之罪!”

    罗军吓了一跳,万没想到陆压找来就算了,还要跑进钟灵山中。

    这陆压有本事进钟灵山,可元雨仙就未必有这本事了。

    罗军当下不及多想,便也大声喝了回去:“他娘的,陆压老道,你是阴魂不散,没完没了了是吧?休要进这钟灵山中,冒犯我家大帝。你等着,老子现在就出来跟你了结恩怨!”

    倒也不是太怕陆压,毕竟嘛,还有元雨仙帮助!

    “好,贫道等着你!”陆压冷哼了一声。

    罗军不及多想,身形一闪,便快速进入那结界中。

    十分钟后,就飞出了那层结界,来到了钟灵山外面。

    陆压早将这外围守住,罗军一出现,他就闪现过来。

    陆压道人还是那老样子,一身青衣道袍,面容英俊,看起来不过三十来岁。

    罗军也懒得和陆压客套了,当下冷笑一声,道:“阁下还真是狗鼻子啊,我才回来没多久,你就找过来了。话说阁下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陆压道人冷哼一声,道:“那日你在贫道的斩仙圣境里待过,贫道提炼了你的气息,无论你走到天涯海角,贫道都能准确的追踪到你。”

    “你少吹牛!”罗军道:“我走了那么久,你要是都能找到我,先前怎么没找到?”

    陆压道人一呆,随后心中也犯嘀咕。因为他确是早早提炼了罗军的气息,但是前面几个月,就像是见了鬼一样,怎么都寻不到这家伙的气息。还是最近,他突然又感受到了罗军的气息,这才快速找了过来。

  罗军接着又向陆压道人说道:“阁下也是聪明人,上次我忽然消失,你就该想到我身上是有些秘密和古怪的。你我之间的仇怨,已经发生了,我也愿意向阁下赔罪。我劝阁下,还是不要抓着不放。不然到了最后,大家面上都不好看。恩怨,何必执着!”

    罗军内心深处其实是有苦说不出,这轩辕台干下的好事,跟自己有毛线的关系啊!

    这陆压道人又是极其难缠的对手,虽然眼下有元雨仙的帮助,但罗军也觉得不好对付。而且陆压道人还没施展出最强绝杀,斩仙飞刀。

    谁又知道那斩仙飞刀是个什么样的呢?

    罗军对陆压道人的了解源于轩辕台的记忆,在轩辕台的记忆里,斩仙飞刀每天只可发射一次。

    至今为止,斩仙飞刀出手杀人,绝对是例无虚发。

    而且,承受了飞刀的人……无一例外都死了。

    陆压道人听了罗军的话后,眼中也闪过一丝忌惮之色。因为他上次与罗军交手,就察觉出了其修为非常古怪。尤其是罗军突然消失,而且这么长时间又搜寻不到气息。

    种种迹象表明,这家伙后面可能还有人!但这个人不是伏羲大帝。

    他并不知道,罗军以前的气息他感受不到,那是因为元圣存在,覆盖了罗军的一切气息。如今罗军离元圣远了,这气息才又被他寻到。

    他也知道找这家伙寻仇有一定的风险!

    可是,修道之人讲究道心通畅,念头通达。他如此高手,若是任由自己的弟子被杀,被辱,却不敢出头。那他以后还有何面目立于这人世之间呢?

    “不必多说了,这一次,贫道倒要看看你如何逃离!”陆压道人快速收敛心绪,眼中闪光寒光杀意,接着就要施展出斩仙圣境来。

    “且慢!”便在这时,一名女子的声音传来。

    罗军对这女子声音有些陌生,但他知道是元雨仙来了。显然,元雨仙也改变了声线。

    元雨仙快速穿梭虚空,直接来到了罗军的身边。她面向陆压道人,抱拳说道:“陆压前辈,还请息怒!”

    陆压道人顿生警惕之心,上下打量元雨仙,很快就发现对方的修为乃是半步圣人。

    罗军嘿嘿一笑,道:“陆压老道,你之下惨了。告诉你,这位就是我的师姐。我正是拜在恩师门下,才有了如今的这番古怪修为。我师姐比我更有过之。你别看她修为还是半步圣人,但是真正动起手来……嘿嘿,你连我都难以对付,想想面对我师姐会有什么后果吧。”

    陆压道人本来心中在犯嘀咕,闻言不禁冷笑一声,道:“自作聪明,若真是如此,你何须说出来?”

    罗军哈哈一笑,道:“那是因为,即便如此,杀你还是困难。而且你的斩仙飞刀让人忌惮。我们不想跟你鱼死网破,到时候大家两败俱伤,对谁都没好处。咱们不如化干戈为玉帛!”

    陆压道人冷声道:“化干戈为玉帛,说的容易。贫道杀你妻儿,你能化干戈为玉帛吗?”

    罗军道:“那徒弟还是不能跟妻儿相比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