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小奶瓶(产奶)白开水水水 学弟X学长

2022-06-11 14:36:33情感专区
“跟随我们,虽然面临的风浪会不小,但大船承受的风险,远比他一叶轻舟要好。” 她补充一句:“我想,董千里不会后悔今天的选择!” “娘子说得对!&

    “跟随我们,虽然面临的风浪会不小,但大船承受的风险,远比他一叶轻舟要好。”

    她补充一句:“我想,董千里不会后悔今天的选择!”

    “娘子说得对!”

    叶凡笑着搂住了宋红颜,对着女人低语一声:“娘子后不后悔选择我啊?”

    宋红颜轻轻抹掉叶凡嘴角的牛奶:

    “我只后悔没有早点认识你,不然我就能早一点做小女人。”

    “早一点,只要早那么一点,我就能成为你心中的唯一……”

    她的手指还在叶凡胸膛不断画着圈圈,眼里有着说不出的遗憾。

    如果早那么一年认识叶凡,她就可以填充叶凡整个心房了。

    “你现在也是我的唯一!”

    叶凡大笑一声,抓住女人的手指,低头一吻女人的红唇……

    叶凡跟宋红颜温存一番,正要睡一个午觉,结果又被凌过江的电话吵醒了。

    凌过江让叶凡去凌家喝下午茶。

    叶凡寻思凌过江怕是有什么要事,当下也没有过多说什么就赶赴过去。

    半个小时后,叶凡出现在凌过江的面前。

    凌过江坐在玻璃房,晒着太阳,面前摆着一张桌子,上面放着点心和红茶。

    疗养这么多天,凌过江的气色更加好,还给人一股精力旺盛之感。

    叶凡也没有太多客气,给自己倒了一杯红茶喝着。

    随后,他漫不经心问出一句:“老头,叫我过来有什么大事?”

    “罗霸道派罗艳妮过来亲自给我发了一张请帖。”

    凌过江递给叶凡一张黑白颜色的帖子:

    “罗飞宇明天下午四点下葬,他请凌家过去罗家墓园观礼。”

    他反问一声:“你说,我该不该过去?”

    “葬礼?”

    叶凡很是意外拿下帖子:

    “我还以为他要冻上十天半月,血仇不报不下葬呢。”

    “现在匆匆下葬,只怕内有乾坤。”

    尸体永远是作为苦主控诉地最大杀器。

    这也是杨翡翠和贾麒麟至今没有下葬的缘故。

    “听说贾子豪恼怒罗飞宇杀了儿子,把罗飞宇大卸八块后再送回罗家。”

    凌过江端起红茶喝入一口,随后声音不疾不徐:

    “罗霸道不忍直视,也担心女眷受到刺激,就想要尽快把罗飞宇安葬。”

    “理由倒是很充足,但我总感觉这里面有东西。”

    “我已经收到罗家全力变卖资产要跑路的风声。”

    凌过江一笑:“捐给瑞国王室建造医学院的一百亿就是开路费。”

    “下葬,跑路……”

    叶凡若有所思:“你是担心明天葬礼有变故?”

    “罗霸道把你和其他仇人干一把就跑路?”

    他多少能窥探到凌过江的心思。

    “罗霸道除了给我帖子外,还给了其余七个赌王请帖。”

    凌过江轻轻一笑:“也就是说他邀请了杨家之外的全部一流势力。”

    “虽然我觉得罗霸道没一锅端的胆子,但万一他就恶向胆边生捅一刀呢?”

    他叹息一声:“现在的纷乱局势,很多事情都说不清看不清。”

    “这样一看,确实有点风险。”

    叶凡轻轻摇晃红茶:“那你就不要参加,或者派一个代表过去。”

    “可不去,又有点不近人情,怎么说他也是死了儿子。”

    凌过江很是头疼:“而且我不去了,他会把我当敌人……”

    “我怎么感觉你内心是想要参加啊?”

    叶凡突然嗅到了什么望向老人:“你是不是渴望发生点事情混水摸鱼?”

    “直觉告诉我这葬礼会有好戏看。”

    凌过江哈哈大笑一声:“我不想错过,但又怕死……”

    叶凡干脆利落:“直接一点!”

    “我想要你陪我一趟。”

    凌过江拿起茶壶给叶凡倒了满满一杯:“有你在,我就无所畏惧了!”

    叶凡手指轻轻敲击没有直接回应……

    在叶凡和凌过江讨论是不是参加葬礼时,唐若雪也正站在一处靶场扫视三十名口罩男子。

    这些是贾子豪和二夫人抽调过来的三十名狙击手。

    带头的是一个三角眼男子,不高不壮,沉默地跟木头一样。

    但给人一股说不出的危险气息。

    唐若雪不会轻易被贾子豪他们忽悠,三十名狙击手到齐就让他们来靶场射击。

    她要看看这些枪手是货真价实,还是阿狗阿猫。

    “我不看你们真面目,也不在意你们什么底细。”

    唐若雪目光很是凌厉:“因为我们本就是同一个目标同一个敌人聚在一起。”

    “要想完成任务只能一条心、劲往一处使,跟你们身份没有半点关系。”

    “所以我不会对你们有一丝好奇,也不会对你们动机有一毫质疑。”

    “只是身份底细跟任务无关,但你们能力却影响到袭击是否成功。”

    “因此请你们展现出最厉害最强大的枪法。”

    “让我看一看你们的能耐,看看你们有没有资格跟我执行任务。”

    唐若雪手指一点前方:“机动靶,每人十发子弹,失手两次以上,滚回去。”

    三百个飞碟,每人十个,必须命中八个以上,不然就没资格残余行动了。

    三十名狙击手低沉回应:“明白!”

    “转过身去!”

    唐若雪再度打出一个手势:“给你们五分钟时间准备。”

    “检查枪械,查看弹药,掐算距离和风向。”

    她提醒着三十名狙击手:“希望你们不会让我失望。”

    三十名狙击手没有半点动作,只是安静地跟三角眼男子站在原地。

    没有人检查枪械,也没有查看弹药,更没有人掐算距离或风向。

    他们好像一窍不通,又好像充满了自信。

    唐若雪闻言微微皱眉,寻思贾子豪他们搞事,给自己找了一批菜鸟。

    不过她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缓缓退到高台太阳伞下。

    她坐在了椅子上,让清姨全面录像。

    唐若雪准备把这些人的成绩砸给贾子豪他们。

    要么换一批真正的狙击手,要么合作取消自己找罗霸道复仇。

    五分钟一到,唐若雪一声令下:“射击!”

    “嗖嗖嗖——”

    话音落下,前方百米之外,瞬间弹出三百个飞碟。

    速度极快,宛如飞鸟。


 

    “砰砰砰——”

    只是没等唐若雪靠回座椅,只见三角眼他们同时转身。

    枪口对着半空一指,接着扳机一扣。

    只听一连串的枪声中,前方无数碎片纷飞。

    接着又是身子一滚,枪口或高或低射击。

    “轰——”

    三十枪再度同时射击。

    三百颗子弹间不停歇射出,像是雨水一样倾泻天空。

    弹射出来三百个飞碟齐齐粉碎……

    这怎么可能?

    唐若雪惊讶地直接站了起来。

    她嗅到了一丝极大的危险……

 “轰!”

    第二天中午,横城的天空下了一点小雨,让天空多了一丝阴沉。

    但再怎么下雨阴沉,罗飞宇的葬礼还是要举行的。

    于深思熟虑的罗霸道来说,让儿子早点下葬对全家都是安抚,不然无法静心应对纷乱局势。

    所以尽管恼怒淅淅沥沥的雨水,他还是宣布准时给罗飞宇下葬。

    对于这些豪门大户来说,他们不仅有自己的祠堂,还有自己的专属墓园。

    罗家也一样。

    罗家墓园在一座海拔五百多米的山上,树木茂盛,视野开阔,还能看到大海。

    风水相当的不错。

    上山之前,罗艳妮还特意派出鹰钩鼻青年,让他带着五十人对山丘检查一遍。

    同时她让人把守了各个制高点。

    几个丛林茂盛之处也扫射了子弹。

    就是脚下的路面头顶的大树山沟的深处,鹰钩鼻青年也让人用无人机清查了一遍。

    山沟安全,路面安全、山丘安全、草木安全,墓地、墓碑都安全。

    前来观礼的宾客以及牧师修女也都来历清晰。

    就连罗飞宇的棺木都检查了好几遍,确认没有危险才放入土坑里面。

    这让罗家父女心里放松了不少。

    在一群牧师和修女的念念有词中,百余人的送葬队伍缓缓上山。

    罗飞宇的死在横城其实掀起不少暗潮。

    罗霸道痛失爱子,但对于很多人来说,是少了一个大魔头。

    罗飞宇这些年造的孽数都数不过来,不少观礼的大佬女眷也有不少被他欺负。

    所以真正伤心的人屈指可数。

    但无论心里怎么想,百余人明面上还是很悲伤的样子。

    此时此刻不能幸灾乐祸,避免被罗霸道这条疯狗连自己都咬了。

    叶凡和凌过江也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