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国产sm白富美精品调教在线 91popn熟妇

2022-06-10 14:58:27情感专区
李妙琦哭的话都说不清楚了:“我要去发布会现场,我要去媒体面前,我要揭穿他们!呜呜呜~呜呜呜~” 庞飞飞一把抱住她:“乖宝贝,不怕不怕,你先说什么事情,妈妈陪你去

  李妙琦哭的话都说不清楚了:“我要去发布会现场,我要去媒体面前,我要揭穿他们!呜呜呜~呜呜呜~”

    庞飞飞一把抱住她:“乖宝贝,不怕不怕,你先说什么事情,妈妈陪你去找他们算账,好不好?”

    李妙琦的情绪彻底崩溃了:“呜哇~!他们拿了我的设计稿去参赛,拿了金奖,呜呜~呜呜呜~”

    庞飞飞懂了。

    这段时间,李妙琦真是把全部心血都放在设计上了。

    这份稿子,说是呕心沥血也不足为过。

    庞飞飞搂住她:“不哭,干坏事的又不是你,而是他们。你看,你还有阿帆跟阿哲,还有绾绾,你怕什么呢?你一个人孤身去找他们,万一出了事,吃亏的还是你!”

    就在这时候,一个人,提着一个行李箱,站在院门口。

    这个人在庭院灯下看起来面色温润,看见庞飞飞的时候,眼中有浓烈的感情,又很快收住。

    庞飞飞也没想到他会追到南英来,而且,她的住址,他又是怎么知道的?

    二十分钟后。

    段衡进了少帆的房间。

    庞飞飞来不及招待他,所以给他拿了罐装的咖啡,还有一些饮料:“你先休息吧。”

    虽然明确地拒绝过他。

    但是在B市的时候,她腿受伤,是段衡一直在帮助她、照顾她,陪着她度过了那段最艰难的时期。

    所以庞飞飞不可能无情地丢下一句“你去住酒店”或者“你回过去吧”再头也不回地不理他。

    段衡有些不放心:“有什么要帮忙的?”

    “没有。”庞飞飞道:“你先休息,我这会儿顾不到你,明天再说。”

    段衡唯有点头:“好。”

    楼下,李昊哲已经赶过来了。

    他来到李妙琦的身边:“姑姑?你还好吗?”

    李妙琦难过地抬头,一双眼睛肿的跟桃子一样,问:“阿哲,我是不是很傻?”



 

    李昊哲拧了下眉,去厨房找了冰块过来,装在干净的毛巾里,递给她:“敷敷眼睛。

    大赛的主办方,以及你们公司的法人、冒名顶替的设计师,现在全都被警方带走了。

    所以你不傻。

    你要是傻的话,怎么可能刚刚毕业不久,只花了几天时间就能设计出超过那么多设计师的作品呢?

    是他们利益熏心,他们太坏了。”

    李妙琦还是很难过:“我这样告自己的老板,这样传开了,以后业内也不敢用我了。”“没有的事情,”李昊哲一边给她敷眼睛,一边温柔道:“他们犯错,会受到应有的惩罚。你是受害者。如果你实在担心什么,那我就给你投资,自己开一家建筑师工作室就

    是了。”

    庞飞飞从楼上下来。

    听了这话,她赶紧道:“妙妙要开工作室的话,我可以出资的。阿哲,你跟巴真好好的,带好小子孺就好了,你们王府那么大,多少人要张嘴吃饭,该省还是要省着些。”

    李昊哲轻笑了下:“没事,我……”

    话没说完,手机响了。

    他接通,就听对方道:“骁王殿下!出事了!您父亲刚刚冲过来,把人打的挺严重的,刚好有一路跟过来的媒体,要不要、要不要想办法遮遮,赶紧处理一下?”

    “什么!”李昊哲惊呆了:“我父亲?”

    不可能!

    皇宫晚上有门禁,除非陛下或者川太子特别召进宫的,又或者皇卫司的人要巡查守卫皇宫的,任何人是不能出来的。

    江帆居然从宫里冲到了警署?“骁王殿下!”对方问:“您父亲已经下令把记者控制起来,把设备储存卡取出来了,现在记者们情绪激动,一时间、一时间怕是不好安抚……”

 陈绾绾跟李妙琦聊天,两个小姑娘凑一块儿,仿佛有说不完的话题。

    暮川发现小妻子脸上的笑容明显增加了。

    他便跟一边的少帆聊了起来。

    过了十来分钟,庞飞飞就端着面过来了。

    一根根圆润的面条下,能看见被盖住的半枚鸡蛋,汤上撒了些葱花。

    看着简单,但是味道特别好。

    暮川连汤带面全吃完,笑道:“好吃,回头让小栋跟您学着做。”

    陈栋马上道:“好!”

    他迅速把桌面收拾了一番。

    庞飞飞笑:“这个简单,少帆也爱吃我做的面,等我下次做的时候,直接录下来给小栋发过去。”

    “我也要!”陈绾绾举手:“也许我家筠礼筠炎也会喜欢的。”

    大家推心置腹地聊天。

    在场的都不是耍心眼的人,暮川在这里感到非常放松。

    问及少帆在国外的种种经历,少帆也是侃侃而谈。不过少帆忽然收敛了笑容,一本正经地望着暮川:“殿下,我在协助大使做维和工作的时候,意外听到一个消息,我回住处后,悄悄给外长打电话汇报,外长说我肯定听错

    了,让我别乱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