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女人男人高潮视频免费观看 动态图剧情番号GIF出处

2022-06-10 14:56:18情感专区
他看着温若棠:“那这样吧,我们结婚的时候,就两家亲友在小教堂。然后我请他们再吃一顿,但是不收礼、不收份子!” 温若棠提醒:“把【拒收礼金、拒收礼品】八

    他看着温若棠:“那这样吧,我们结婚的时候,就两家亲友在小教堂。然后我请他们再吃一顿,但是不收礼、不收份子!”

    温若棠提醒:“把【拒收礼金、拒收礼品】八个大字,印在婚柬上,再给他们送去,你要先下手为强,先把自己摘干净,免得后患无穷。”

    江帆握住她的手笑:“好!听你的!”

    温若棠松了口气。

    她以前还不知道,还是跟巴真聊天,才知道原来江帆的前妻就是因为受贿了巨款,被判处极刑的。

    御侍这个位置最容易出事,她好不容易才嫁出去,绝对不能看着自己老公误入歧途。

    江帆驾车往储妤宫去。

    温若棠小心翼翼看了他一眼,又道:“你不会嫌弃我管的太宽吧?”

    她其实是个非常温柔的人。

    只是面对看不过眼的事情,就会变得凌厉起来。

    这说明她不是没有脾气,只是不轻易发脾气罢了。

    “不会,你是我老婆,老婆管老公是天经地义的。”江帆笑着道:“而且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以后再有这种事,一定及时提醒我。”“嗯,”温若棠:“我觉得,皇夫陛下未必愿意你跟臣子们走的这么近。而且你刚才过来,他们都不工作了,从楼上跑下来,影响太不好了。我们还是要低调些,万一传到陛

    下们的耳朵里,被误会成我们狐假虎威就不好了。”

    江帆:“嗯,你说的对。”

    江帆夫妇虽然领了证,却还没有洞房。

    一则两人都忙,没有时间;二则温若棠非常传统,仅有的几次亲吻也是江帆主动,但是温若棠却还战战兢兢的。

    终于抵达储妤宫。

    陈栋小跑着下来开了车门:“舅舅!我打你电话,一直没人接!”

    江帆赶紧看了眼:“哎呀,我手机调成静音了,不好意思。”

    陈栋:“倪少跟少夫人等你们很久了。”

    他说着,看见江帆去对面开了车门,把温若棠接了下来。

    陈栋马上咧开嘴笑起来:“这是舅妈吧,真好看,舅舅你占了大便宜了!”

    江帆笑起来,给温若棠介绍:“这是我外甥。”

    温若棠礼貌地唤着:“陈御侍好。”

    陈栋:“舅妈叫我小栋就好。”

    三人寒暄着,稍稍加快了步子往御花园走。

    姜丝妤的脸色不大好看。

    因为傅疏怀给她发来一段小视频,刚好就是他们在等着江帆,而江帆在国务厅大楼下把所有官员都引下去簇拥着他的画面。

    傅疏怀还发了一段长长的语音。【小妤啊,你看看凤三刚刚给我发的,他说阿帆带着新婚妻子去发喜糖,从11楼的内阁,到8楼的外阁,还有9楼的新闻部、10楼的外交部……洋洋洒洒下去一大波的人。都是要参加阿帆婚礼的。这个人我没瞧出什么大才来,但他是太子妃的亲舅舅,还是骁王的亲爹,小妤啊,我都退休好几年了,但是该提醒的,还是要提醒你,千里之堤

    毁于蚁穴,你要注意一点他】

    这段语音,倪嘉树也听见了。

    他跟姜丝妤抱着孩子们,在这里等的都快不耐烦了。

    还以为江帆是遇到什么事情了。

    结果他是优哉游哉去接受百官追捧去了。



 

    “倪少,”江帆牵着温若棠的手过来,满脸的春风得意:“少夫人,我给你们介绍,这是温若棠。”

    温若棠忙道:“见过二位陛下。”

    姜丝妤微笑着:“坐吧。”

    她将手机收起来,望着温若棠:“温小姐的画册,还有雕塑作品我都看过了,都是非常温柔且有力量的作品,表达的意境也非常有深意,我很喜欢呢。”

    温若棠温声道:“您能喜欢,我很荣幸。”

    倪嘉树看向江帆:“婚礼订了没?怎么弄?”

    江帆笑:“还是跟之前商量的那样,在郊区教堂,已经订好了。”

    “有个事情,还要跟二位陛下说一下。”

    温若棠鼓起勇气开口,微笑着道:“刚才阿帆进宫发喜糖,路过议政厅大楼,很多大人跑下来拦着不让我们走,非要我们结婚宴请他们。

    但是,阿帆很担心他们会送礼,也担心他们会送钱,本能地想拒绝。

    可拒绝了他们的话,又怕给巴干达将军、还有骁王拉仇恨。毕竟阿帆是御侍,只要在寝宫伺候好陛下们就可以了,但是巴干达将军跟骁王还要出去混呢,所以他跟我商量着,想在教堂的婚礼后,单独宴请那些大人们,满足他们想

    要喝喜酒的心愿,不过我们会提前在邀请他们的喜帖上写好【拒收礼金、拒收礼物】。

    不过,这只是我们粗略的想法而已,或许不成熟,或许考虑不周,还要请示一下二位陛下。”

    江帆目瞪口呆地望着小娇妻。他觉得她不愧是为艺术家,就连嘴里说出的话,都这么具有艺术性。

 倪嘉树夫妇很清楚,江帆是没有这么细致的。

    不然有些事情,他们不会专门去叮嘱陈坚来做了。

    所以这样蕙质兰心的想法,明显是出自温若棠。

    姜丝妤看向江帆:“若棠是个好姑娘,她把你的荣辱当成了她的荣辱,全心全意跟着你过日子,你往后可得多多听她的话。”

    倪嘉树知道妻子是话中有话。

    只盼着江帆能听明白才好。

    他略微思忖,又道“拒收礼金不如改成慈善,就说,不论受到任何礼物、受到多少份子,都捐出去做慈善。”

    江帆笑道:“倪少想的更好。”

    温若棠也赞成:“就这么办!”

    江帆夫妇陪着倪嘉树夫妇坐了会儿,就去看新房了。

    陈木夫妇离开后,原本一楼最好的套房就空了出来。

    江帆想拿它当婚房,又不好意思,打电话问了陈坚。

    陈坚很大气地说:“你在那边定居,不像我,我不常在南英待着,所以你别担心,尽管挑喜欢的套房住就是了。”

    于是,江帆一边住着自己现在的房间,一边布置着对面的大套房。

    江帆指给温若棠看:“这里每一个房间都有落地窗,可以看见一整个御花园的风景。你看,这些床品都是我新买的,喜不喜欢?所有的家具我都换新的了,这灯也是。”

    江帆知道温若棠喜欢有艺术气息的物品。

    所以他专门托人找了个年轻的艺术家,帮他设计了室内的软装。

    从色彩搭配,到家具造型,都是明媚柔软但是流畅高级的风格。

    温若棠参观了一番,这里有三室一厅,非常豪华了:“太好看了,这个灯好漂亮啊,像羽毛一样!”

    她进了卧室,望着浅灰色的鱼骨地板,还有孔雀蓝的天鹅颈花瓶,心跳都加快了起来:“好看诶!太好看了!”

    她越看越激动,转过身望着江帆,问:“这都是你亲自搭配的吗?”

    江帆抿唇笑了起来。

    望着她崇拜与期待的目光,他应了下来:“嗯,都是我亲自搭配的,感觉你应该会喜欢的。”

    温若棠高兴地跑过来拉住他的手:“太好了!我觉得我们之间又多了许多共同话题!”

    江帆有些不自在地用另一只手摸了摸后脑勺:“不过,我以后会比较忙,这种搭配的工作还要你自己来。”

    “好啊。”温若棠幸福地笑起来:“我去看看其他房间。”她拉着江帆兴冲冲地参观起来:“这里可以作为工作室或者书房诶,这里采光好,我可以在这里画画,做雕塑,做手工。哇,这是儿童房,这一定是儿童房,这里比较高诶

    ,到时候可以隔一个loft……”

    江帆没想到她会这么高兴。

    他一脸宠溺地望着她,等新房参观完了,江帆牵着她笑:“真希望婚礼快点到来。”

    温若棠脸蛋微红:“我也是呢。”

    楼上。

    陈绾绾正在试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