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舌尖泄身h 好紧好深再快点,太舒服了

2022-06-10 14:52:15情感专区
江帆笑的眉眼弯弯:“确实是很温柔,很好的女人。” 少帆看向庞飞飞:“妈,我这次只有四天假,回来几天就要出国公干了。我不在的时候,你除了好好工作之外,也要

    江帆笑的眉眼弯弯:“确实是很温柔,很好的女人。”

    少帆看向庞飞飞:“妈,我这次只有四天假,回来几天就要出国公干了。我不在的时候,你除了好好工作之外,也要多交一些好朋友,如果遇到优秀的男人,及时抓住!”

    江帆:“……”

    李昊哲:“……”庞飞飞尴尬极了:“我不打算再找了,我跟妙妙通过电话,她在网上投了简历,已经被康京市的一家企业录取了,后天飞过来实习。以后我们母女俩做个伴。你别担心我,

    你安心做你的工作。”

    江帆:“妙妙要回来实习?”

    庞飞飞笑道:“嗯,她应征了实习建筑师,去年年底她刚刚考到初级建筑师资格证,她应征的那家企业是专门接建筑工程的,好像叫……光辉建筑。”

    江帆完全没听妹妹提起过。他有些着急:“这丫头怎么不跟我说呢?什么光辉建筑,我都没听过,她要是跟我说,我可以找人帮忙,把她送去康京七建,康京七建被南英官方收购了,现在是国企了,

    能进去就是铁饭碗,比这种私营性质的建筑团队好多了。”

    庞飞飞也有些意外:“她没跟你说吗?”

    不可能吧?

    江帆跟妙妙可是一母同胞的啊,她要来南英发展,居然不告诉亲哥?

    江帆郁闷:“没说。”

    李昊哲默不作声地吃饭。大家又聊了点别的,庞飞飞微笑着:“对了,这个房子是倪少给我租的,说是调我来这里工作,所以给我配的。我知道天骄集团的很多地域一把手,公司都有给配房子。不过我还是觉得吧,既然要在这里定居了,我想要个稳定的家,也想给妙妙、少帆一个稳定的家。我准备把这个小房子买下来。我觉得这里挺好的,刚刚过来的时候,我路

    过了天骄集团分部,开车也方便。”

    她说着,看向江帆:“麻烦你帮我查一下,我之前也有了解过这边的房价,这个小别墅真心不错,小而温馨,我还是买得起的。”江帆马上道:“飞飞阿姨,你别买了,我跟阿哲早就商量过,等少帆成年的时候,送他一套小别墅做成人礼。我们现在真的不缺钱,缺的就是亲人。我这个做哥哥的,之前对妙妙也好,对少帆也好,都没有尽过什么义务,我就连对萌萌都没有尽到责任保护她,还差点让恩恩害了绾绾……我现在就一门心思想弥补,想把淡化的亲情补回来,我

    ……”“不用,”少帆正色道:“大哥,你跟大侄子的心意我领了。我是公务员,我有公积金可以贷款。而且,爸妈离婚的时候,法庭让爸净身出户了,等于一切经济在我妈妈这里

    ,我们不能再要你们的……”

    “少帆,你听大哥说,B市的房子是给你妈妈的补偿,那是她付出了二十多年的青春换来的家,是她应得的。但是你是我弟弟,亲弟弟啊,哥给你买房子,这是两码事!”

    “大哥……”




 

    “少帆你别说了,你听我的……”

    两人说着说着,像是要吵起来了。

    庞飞飞赶紧道:“好了好了,少帆还不到十八岁,等那时候再说吧,不急不急。”

    她心里却想着,无论如何不能让江帆跟阿哲给钱。

    她明天还是直接去物业查一下房主的联系方式,看能不能直接跟房主谈吧。

    江帆原本不喝酒的,可后来吃着吃着就喝了酒。

    李昊哲扶着他,开车带他回去了。

    庞飞飞跟少帆把主卧室的床铺铺好,第一天来,很多东西没来得及准备。

    他们母子俩就在一张床上,一人一个被窝,肩并肩躺着聊天。

    儿子的声音自带治愈的效果,庞飞飞很久没好好睡了,听着听着,就睡着了。

    手机在夜里响起。

    庞飞飞睡得太沉没听见,少帆下床去取,看见屏幕上的未接来电,写着“段衡”,点开,还有“段衡”发来的短信——

    【飞飞,我真心想跟你好好过日子,你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

    【我已经丧偶七年了,你也离婚了,我们本就是老同学,现在还能遇到一起也是缘分,我很珍惜】

    少帆往上翻。

    看见庞飞飞的回复——

    【段衡,你是个好人,但是我不想再婚了,我只想陪着儿子,等他长大,看他结婚当新郎,我就心满意足了】【段衡,我出国了,谢谢你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我以后应该不会回来了,祝你幸福!】

少帆望着这些短信,心里七上八下的。

    他往前翻,从最早的谈话开始,一点点往下看。

    他发现这个男人比李斌年轻的多,跟他母亲是同龄的,而且这男人祖上世代都是学医的,还在B市开了个私立的诊所,专门给人看骨科的。

    少帆翻到了他们中学时代的照片,又看了段衡对庞飞飞的关切叮嘱。

    他整整花了四十分钟,才把他俩的聊天记录看完。

    少帆觉得,庞飞飞对段衡并不是没有心动过。

    只是她当时还没有成功离婚,离婚后又一心只想着他这个儿子,所以打算彻底放弃自己后半生的幸福了。

    少帆想了又想,忽然摁了语音通话。

    对方很快就接了:“飞飞?”

    少帆沉默了两秒,温声道:“你好,我是庞飞飞的儿子,我叫李少帆……”

    后宫这几天,因为要筹备季修璟与冠九秧的婚礼,热闹极了。

    这次婚礼是陈绾绾亲自操办的。

    一对新人的礼服、旅拍婚纱照、婚宴的请柬、婚宴的过程、菜品等等,全都是陈绾绾亲自拍板的。

    清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