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玩弄双性v文重口 噗呲噗呲捣出白沫蜜暖暖在线

2022-06-09 15:33:37情感专区
董县尉问:“大人,宋巡检还驻扎在山里呢,他那边怎么办?” “让他继续等着等我们的消息,”白善道:“孙里长未必知道这件事,但贾里长肯定知道,回头照

    董县尉问:“大人,宋巡检还驻扎在山里呢,他那边怎么办?”

    “让他继续等着等我们的消息,”白善道:“孙里长未必知道这件事,但贾里长肯定知道,回头照着名单抓人,你们机灵一些,要是有神色异常的人,先记下,能抓的都抓了,回来后再一一审问。”

    虽然工作量大,但他决定肃清乡里风气,所以不打算放过一人。

    董县尉问:“贾父要不要列入名单之中?”

    虽然他没参与劫掠,但董县尉认为他在其中也有大罪,要不是他,贾大郎未必会变成这副模样,不将别人的命当命,也不将自己的命当命。

    白善沉吟片刻后道:“算在名单上,但要换个日子抓。”

    他慢条斯理的道:“本县要将此事做成经典,告诫这世上为夫不尊,为父不慈,为人不仁的人,暴力从来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哪怕面对的是自己的儿子和妻子,那也不是!”

    所以他值得特别的抓捕,怎么能和那些人一起抓呢?

    白善一一安排好,就让三个衙役将冯大山给拉下去了,换上衙役的衣服就出门往大井村去。

    白善则回后院找了满宝。

    满宝午睡起来正要去医署,看见他便挥着爪子打了一个招呼。

    白善一把握住她的爪子,和她道:“我得出门一趟。”

    满宝:“是去抓山匪吗?”

    白善“嗯”了一声道:“大约要三四天才能回来。”

    满宝问:“要不要我与你同去?”

    她道:“万一人受伤了我还能给你们治治。”

    白善想了想后道:“你丢下医署的事跟我外出不好吧?”

    “哎呀,县衙和医署都是朝廷的部门,互相配合,减少伤亡不是很正常的事吗?”满宝道:“医署这边有文天冬呢,我们这两天要整理资料,暂时不外出,他可以管好医署的事的。”

    白善便点了点头,“我们下午就出发了,早去早了。”

    满宝就转身出去,“让西饼给我收拾行李,我去找文天冬。”

    现在医署还是没什么病人,文天冬要忙也多是忙他们这段时间义诊的资料。

 

    而周满是医署首官,她说走,自然是可以马上走的。

    她还从医署里抽调了一批可以治疗外伤的药,和白善公事公办的道:“回头你们花费去了多少,你可得付清费用,你们不在医署保证之列的。”

    白善:“……放心,等我卖了盐我就可以给你钱了。”

    站在俩人身后的董县尉:……

    他忍了忍,还是没忍住,劝诫道:“大人,他们都说了山匪大概有七八十人,这个人数不算少了,前方危险得很,不如交由我和宋巡检去抓人,大人和周大人留在县衙等我们的消息?”

    白善:“抓了贾里长,仅凭你们能从他嘴里问出名单来吗?”

    周满:“我是去负责士兵衙役受伤后医疗的,我不去,你知道怎么扎针止血和抓药救人吗?”

    董县尉无言以对。

    于是夫妻俩还是双双骑上了马,方县丞来送他们,这一次,他们把县衙里半数的衙役都带走了,加上白善的护卫,足有三十人。

    白善和方县丞道:“看好了大牢里的犯人,也看好县衙,只要县衙不出乱子就可以。”

    “大人,盐场那边呢?”方县丞道:“您将这么多人手都调走,盐场那边……”

    白善冷笑道:“龙池的盐场已经废了,这段时间不用管他们,本县也想看看他们还能怎么闹。”

    只要新盐场安然无恙,白善就什么都不怕,而那边驻扎着罗巡检的人手,白善并不怕有人过去破坏。

    真有人去了,抓个正着反而更好

 从大井村到县衙,只有一条路通往官道,所以他们只要守在官道口,总能碰见从里面出来的贾里长和孙里长。

    白善到了官道口,直接就等在两边的林子里。

    先行一步的三个衙役带着冯大山从里面的路出来,禀报道:“大人,俩人都已经通知到了。”

    白善问:“人出来了吗?”

    “是,我们说大人关心农耕,催促他们尽早动身,离开时他们已经准备要来了。”

    白善点了点头,挥手让他们退后。

    一行人在林子里等了有一个多时辰,这才看到坐在牛车上往官道上来的贾里长和孙里长。

    白善挑了挑眉,没想到他们倒亲密,竟然结伴同行。

    除了贾里长和孙里长,俩人还各带了一个后生,此时正一人一边坐在牛车的一头听贾里长和孙里长吹牛。

    “县令对我们里甚是满意,只是见我们两个村贫困,所以才额外比你们里多拨了一头牛……”

    孙里长没好气的道:“我看大人是想给你管着的村一个一头牛吧?”

    白善看向董县尉,一个衙役从林子里悄悄跑了过来,低声道:“后面没人,整条路上就他们四人。”

    白善点了点头,手抬起往前一点,面色冷淡的道:“拿下,把嘴堵了,别让他们大嚷大叫的。”

    衙役们听说,立即如狼似虎的从林子里扑向才驾车走到他们官道口的贾里长四人。

    四人只来得及发出一道惊叫声和半句话,“干什么,你们是呜呜呜……”

    四个人被捆了起来,堵住嘴拖到了白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