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小sb怎么欠c啊 朱竹清AV免费观看网站

2022-06-09 15:31:30情感专区
他扫了其他五人一眼,然后指了一个满脸惊恐,抖得最厉害的人道:“先提审他!” 董县尉手一挥,衙役们便将人锁了拖到牢里关起来,只留下了一个人。 已经下衙准备离

    他扫了其他五人一眼,然后指了一个满脸惊恐,抖得最厉害的人道:“先提审他!”

    董县尉手一挥,衙役们便将人锁了拖到牢里关起来,只留下了一个人。

    已经下衙准备离开的宋主簿估计是听到了大堂传来的嘶吼声,特别兴奋的跑过来看热闹,“大人回来了?”

    白善看见他也有些惊讶,“宋主簿病好了?”

    宋主簿:“……多谢大人关怀,下官的病已经好了。”

    不好不行啊,白善提了赵明做代理主簿,本来他还可以沉得住气,但前两天董县尉拿了白善的手书回来,直接将宋巡检从城中调走了,说是下面的乡里出现了盗匪,要宋巡检带兵去剿匪。

    这话一听就是假的,但董县尉说了,宋巡检要是身体也不适的话,那边由他带兵出城交给白县令。

    县令是一座县城的最高官员,财政、民政和军政都在他手上的。

    董县尉无权接替巡检手中的兵力,但白善可以。

    拿着白善印了官印回来,又加盖了方县丞官印文书的董县尉便也有了暂时接替的权力。

    宋老爷到底往后退了一步,不想和白善闹得太难看,所以让宋巡检带兵和董县尉走了,而宋主簿也回到了县衙,开始做自己的分内事。

    可惜分内的权力被分走了至少一半。

    一部分是白善自己捏在了手里,一部分是方县丞接手,还有一部分则是被赵明给分去了。

    就这么短的时间,户房的人被笼络走了一半,又被调走了一些,剩下的两个才是他的心腹。

    宋主簿心中都快悔死了,此时见到白善,他是又恨又有点儿怯,目光转向被压着跪在地上的人,好奇的问,“这人是谁?”

    看见人被拿下的周满转身和白善道:“我先回去了,你慢慢审问吧。”

    白善颔首,看向大吉,“你也带着人回去休息吧。”

    周满问他,“晚上你想吃什么?”

    白善想了想后道:“清淡些的吧,我想喝冬瓜圆子汤。”

    “我回去就让贺嫂子做。”周满带上自己的行李,这才和宋主簿打了一个招呼,又和董县尉点了点头才离开。

    方县丞已经下衙离开了,也是被那一声震动了半条街的嘶吼声给吓得跑回了县衙,才进大门就碰到周满,他顿了一下,立即躬身行礼,“周大人,您和县令回来了?”

    周满点头,“他们在大堂里呢。”

    她没有走小门回后院,他们的马还在县衙呢,因此去牵了自己的马从角门进去。

    女主人回来,后院立即就活了过来,厨房烧热水准备,五月和九兰接过周满手里的行李,开始翻箱倒柜的给她找新衣服,准备沐浴洗头……

    而前面衙门,白善让大多数衙役退了下去,这才回答宋主簿的话,“这是山匪。”

    宋主簿瞪大了眼睛,难道北海县还真有山匪不成?

    而被压着跪在地上的人则是脸色苍白发青,浑身抖得更加厉害了。

    白善让人关了县衙大门,这才拍了一下惊堂木,对众人道:“山匪人数众多,这不过是其中的几个,因此消息不能泄露,今日审问之事不得外传,谁若是外传……”

    他的目光严厉的看向众人,扫过宋主簿时还顿了顿。

    宋主簿立即道:“大人放心,下官等必定守口如瓶。”

    在场的衙役纷纷跟着应了一声。

    白善这才收回目光,沉沉的看向地上趴着的人,挥手让压住他的两个衙役放开他。

    衙役立即松手,只是戒备的往后退,并没有马上走远。

    但趴在地上的人身上软绵绵的,惊恐之下一点儿力气也没有,别说逃了,爬起来跪好都做不到。

    白善这才抓着惊堂木狠狠的一拍,喝道:“冯大山,事到如今,你还不把自己犯的事全招供出来吗?”

    冯大山抖着身体没说话。

    白善冷笑,“你以为不张口本县就拿你们没办法了?大井村如此偏僻,知道本县为何会去那里巡视吗?本县是冲着你们去的。”

    冯大山愕然的抬头。

    “本县早收到密报,说你们这些人为祸乡里,冒充山匪劫掠村民,说,你们一行共有多少人,叫什么名字?”


    冯大山不信,“这不可能……”

    “有何不可能的?若无人告密,本县又是怎么知道这事的?你们以为天衣无缝,却不知道人多则会泄密吗?真以为你们这么多人个个都可以保密?他们可以保密,难道他们家里人也都能保密吗?”

    冯大山顺着白善的话一想,顿时冷汗直冒,不由软趴趴的又倒在了地上。

    知道那事儿的人不少,而且家里人也不全是一点儿不知道,谁知道是谁告密,又是谁泄密的?

    董县尉见冯大山还在磨叽,看了白善一眼,得到他的示意后便叫人去把一些刑具给搬了上来,直接扔在边上问他,“你想先试哪一种?反正你招不招我们都知道你的罪行了,怎么还想不开的要受罪?”

    在白善和董县尉的威逼之下,冯大山最后还是战战兢兢的招供了,不过他还是保留了,没肯说太多。

    白善抓了他们这几个,他就招了他们这几个人都参与了,至于其他人,他是被夹了手指后才又招供了几个,剩下的他就喊着不知道了。

    他道:“人都是大郎哥找来的,也不止是我们村的人,还有外村的人呢,来的时候就蒙着脸,所以我不知道是谁,我真的不知道。”

    白善一听,眉头微皱,问道:“你们一共有多少人?”

    “我不知道,这事儿只有大郎哥才知道。”

    “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白善冷笑道:“你们一同出去打劫,你会不知道同行一共有多少人?”

    董县尉也伸脚踹了他一下,恶气满满的道:“糊弄我们是吧?”

冯大山被踢得生疼,大叫道:“没有,没有糊弄,大概七八十个人这样,我没数过,我就会数到五十啊……”

    白善:……

    众人:……

    没想到败在了数数上,看来除了教导百姓礼义廉耻,忠孝仁义外,还得教他们数数才行。

    白善伸手揉了揉额头。

    会跟着贾大郎一起混的都不是什么好人,平时偷鸡摸狗的事没少做。

    光是招认这些事就去了不少时间,白善觉得贾大郎的人手多半是从平时就和他们一起混的人中挑选出来的。

    因为他问得极细,将他听说过的和他们一样喜欢偷鸡摸狗的混混名字都记了下来。

    然后才把人关进牢里去,他还吩咐董县尉,“不要关在一个牢房里,关在边上,今晚对他好点儿,嗯,给他一个鸡腿吃好了。”

    被捆了丢进牢房的贾大郎等人在牢房放饭时只有一个黑面馍馍和特别稀的粥水,对面的冯大山却不仅有干饭吃,上面还有一只大鸡腿,用脚趾头想他们也知道不对劲儿啊。

    当下就有一个人忍不住冲到牢房门边上,激动的问对面的冯大山,“你是不是招供了?是不是招供了?”

    冯大山吓了一跳,捧着碗缩到后面,离他们远远的,他现在头上悬着两把刀,觉得很恐怖,惊惧道:“我不招供他们也都知道了,你以为我们为什么会被抓?因为有人告密,有人把我们干的事全告诉县令了!”

    贾大郎满脸恨意的问,“告密的人是谁?”

    冯大山:“我不知道啊,县令也没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