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刚结婚一天做三四次爱 做的时候粘腻的声音

2022-06-09 15:29:42情感专区
所以做帮闲是很多青年想做的事。 贾里长看着白善笑吟吟的脸,想要直接说他不是,但他感觉到边上一道灼热的目光盯着他看。 贾里长心头冒火,却不得不压着脾气道:“是,

  所以做帮闲是很多青年想做的事。

    贾里长看着白善笑吟吟的脸,想要直接说他不是,但他感觉到边上一道灼热的目光盯着他看。

    贾里长心头冒火,却不得不压着脾气道:“是,这孩子孝顺,乡里有什么事也多是他跑腿去干的。”

    白善很满意的看着贾大郎,还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赞道:“不错,好青年就该为民尽心,为国办事的。”

    贾大郎显得很高兴,立即抱拳行礼道:“这都是小的应该做的,当不得大人的夸赞,小的还有许多未尽之处。”

    白善越发赞许的看着他,干脆问道:“你家有几亩地,收了多少麦子了?”

    贾大郎一一回答,白善便顺势将他带在身边,先围着大井村外的麦田走了一圈,等到了午时进了大井村后才意犹未尽的道:“你先回去干活儿吧,不过这会儿太阳也大了,不要太晒太阳,以免中暑。”

    很是温和看重他的模样。

    贾大郎一一应下,躬身退了下去。

    白善看见他转身,未曾走远,转头和贾里长笑道:“贾里长,你这侄子不错,孔武有力,又知进退。”

    这话并不大声,但才退出院子的贾大郎还是听到了,他嘴角微微一翘,显得很高兴。

    贾里长则笑得有些勉强,不过他不敢在白善面前显露,只能道:“大人过誉了,村子里比他好的青年还有许多呢。”

    白善笑问,“是上午那群跟在他后面干活儿的青年吗?看着的确是不错。”

    贾里长差点儿连笑都维持不住了。

    吓够了贾里长,白善便在大井村住下了,满宝也照着自己的计划将义诊的幡撑起来,招呼了村里的男女老少上了一趟普及课,宣传了一下医署,又免费看了几个身体不太好的人,给他们都抓了药,证明医署义诊是真的不要钱以后,他们迎来了看病的高峰。

    白善将大井村逛了一遍,了解了一些这两年的收成情况,又看了一下地里苗田,然后就跟在周满身边看着来来往往的人,还去一些人家里逛了逛做客。

    他是县令,几乎想去谁家都可以。

    他也不拘,看见房子建得比较好的进去坐一坐,喝一杯茶;看见房子建得差的也进去坐一坐,喝一口水,聊的全是耕作赶集之类的事,一副劝课农桑好县令的模样。

    就这样过了两天,县城那边的衙役找了过来,小声的凑到白善耳边说悄悄话。

    白善听了挑了挑眉,起身和大吉道:“村子里的情况我也了解得差不多了,去问一问夫人病人看得如何了?”

    大吉出去,不一会儿进来道:“娘子说村里来求医的人都看过了,大人要回去随时都可以。”

    白善这才和贾里长道:“县城里有些事我得回去处理,今日便要开始启程回去。”

    贾里长连忙挽留,“大人不多留几日吗?我还让人上山去打了野味儿,我们这里海味常见,山珍却不常见,所以……”

    白善笑道:“我便不吃了,下次吧。”

    叮嘱贾里长道:“农事为国家大事,你作为里长一定要管好辖下农桑之事,我看这几日天气都还不错,你们的麦子也快收割完了,接下来的插秧也莫误了时辰。”

    贾里长恭敬的应下。

    白善往外走时想起了什么,转头道:“对了,你村子里的几个青年不错,本县看他们孔武有力,又机敏能干,不知愿不愿意随我去县衙。”

    他笑了笑道:“我初到北海县,县衙中还有几个位置未曾补足,我一直找不到既忠心又了解乡里的青年,我看贾大郎几个就不错。”




 

    贾里长立即拒绝,“他们只是山野村夫,哪里比得上县城里的人?大人这是太过看得起他们了。”

    他道:“他们不懂规矩,行事粗鲁,去了县城只怕要给县令大人闯祸的。而且他们家小都在这里,县城距离大井村太远,他们只怕也不愿意……”

    白善察觉到院外有人靠近,便惋惜的笑道:“本县倒觉得不错,不过他们若是不愿离家那便算了,本县也不能勉强了他们……”

    话音才落,院门被推开,贾大郎大步走进来,有些激动的道:“大人,我等愿意。”

    他扫了贾里长一样,扑腾一声单膝跪地,和白善道:“能为大人效劳是小的三生修来的福分,大人但有吩咐,小的们莫不听从。”

    白善一脸惊喜的样子,然后就赞许的看着他道:“好!”

    他笑道:“你既然愿意,那就去收拾行李与我同回县城吧,县衙那里……”

    他沉吟片刻,扭头看向大吉。

    大吉面无表情的接口道:“还缺六个人。”

    昨天跟着贾大郎一起在地里干活的就是五个人,加上他一起正好是六个。

白善便笑道:“你可以选五个朋友带上,不过他们能不能进县衙本县也不能给你们肯定,还得董县尉看过才行,但本县看你不错,等到了县衙你便跟在本县身边吧。”

    贾大郎大喜,立即应了下来。

    他扫了贾里长一眼,似笑非笑的看了对方一眼后和白善行了一礼,躬身退下。

    早在白善到小井村的时候他就自觉他的机会来了。

    龙池那边的盐场停了,外头都说是因为县令看不惯宋家把持县衙的事务,和宋家对抗起来,宋家一怒之下就将盐场的人手都带走了。

    贾大郎觉得,县令现在应该是急需用人的状态,既然这样,他这样的人出现,县令说不定会招募。

    果然,他一出现,对方看着他的眼睛里就在放光了。

    白善当然放光了,他呼出一口气,感觉将人带回去的事已经稳了。

    贾里长却是眼前发黑,只觉得心都提到嗓子眼了,见衙役护卫们已经在打包行李,他便找了借口出去,说是要给白善准备一点儿土产。

    大井村能有什么土产?

    他直接让妻子去多买些鸡蛋回来,再抓两只鸡给白善带上,然后他偷偷的溜出去找贾大郎。

    贾大郎正在家里打包行李,他很干脆,就从柜子里翻出几件衣服放在一块布上,绑起来就要走。

    贾里长进来,一把拽住他的袖子,“贾大郎,你想干什么?”

    贾大郎一把甩开他的手,冷笑着看他道:“干什么?当然是奔前程去了。”

    “你不要命了,”贾里长压低了声音道:“你们干了那样的事,不说躲着官差,竟然还上赶着送上去。”

    贾大郎冷笑道:“你不说,我不说,大家都不说,官差怎么会知道这件事?你百般阻我,不过是眼红我抢了你儿子们的前途罢了。”

    “你!”贾里长大怒,“你胡言乱语什么,我都没和县令提及他们,贾大郎,你要去送死我不拦着你,但你不许拉着村里的人送死。”

    “我怎么拉着村里的人去送死了?”贾大郎低头紧盯着贾里长道:“小刘村的人被困在山里出不来,里长只要上心一点儿,不让他们去县衙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