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美女gif出处抽搐动态图 性器抵着蹭 喘息 h

2022-06-09 15:25:24情感专区
陆依姮想要他的爱。 关希晴想要名分。 得到了名分的人,不满足名分。 得到了爱的人,不满足于爱。 “算了,没什么好说的。”傅胜安坐直了身体,把手从关希

 陆依姮想要他的爱。

    关希晴想要名分。

    得到了名分的人,不满足名分。

    得到了爱的人,不满足于爱。

    “算了,没什么好说的。”傅胜安坐直了身体,把手从关希晴的掌心里抽了出来,“如果再来一次的话……我不会娶陆依姮。”

    关希晴眼里一亮。

    他是终于知道陆依姮不适合他了吗!

    她早就看出来了,胜安是强势的性格,这跟傅家的家教也有关,因为他是继承人,优柔寡断怎么能行?

    而陆依姮也是陆家的小公主,千人宠万人爱,吃不得一点亏,受不了半点委屈,不会迎合不会去奉承,只会随着自己的意愿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这样的两个人,怎么可能走到一起呢?

    性格太过相似了。

    除非有一方……会迁就,会退让,会宠爱,会无条件的为对方做出牺牲。

    但很显然,陆依姮不会,傅胜安更不会。

    “是不该娶她,她不适合你。”关希晴说,“我知道这话不该说,但我还是忍不住。胜安,陆依姮才是真正的算计你,上了床,然后逼你娶她的人啊……”

    傅胜安怔了怔。

    关希晴又红了眼眶:“第二天一早,她还带了媒体,直接拍下证据,让你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不然的话,你怎么会松口答应娶她。你娶谁,傅家是尊重你的意愿,不会逼你的。”

    这又牵扯到了前尘往事。

    “胜安,也许,这就是同人不同命吧。”关希晴说,“她是陆家千金,我只是一个小门小户的关家女儿。她用药把你骗上床,再联合媒体造势,换来的结果是成功嫁给你。而我,我……”

    她不说,傅胜安心里也明白。

    她落得如此下场。

    都是算计啊,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主卧里,只听见外面的风声,还有两个人细细浅浅的呼吸。

    沉默了好久,关希晴一直都低着头,也不敢去看傅胜安的表情,只能耐心的等待着。

    好一会儿,傅胜安说:“这一切就这样吧。”

    看他的表情很不对劲,关希晴心里十分不踏实:“胜安……”

    “不管曾经发生了什么,现在发生了什么,总之,我和陆依姮,到此为止了。”

    幸福有些来得太过突然,让关希晴招架不住。

    到此为止?意思是……

    离婚吗!

    “这,这是什么意思啊,胜安,你别吓我。”关希晴慌慌张张的说道,“别因为我的问题,让你和陆依姮离婚……这样的话,我多自责,多过意不去啊。”

    “就算没发生你这件事,我和她也迟早会离婚。”

    “是不是我的事,加上阮寒烨的事情,导致你们的婚姻出现了问题?我无意中推动了你们离婚?”她一副无措的样子,“胜安,对不起,我真的给你惹太大麻烦了……”

    傅胜安不想听她说这些,也不想解释,更别说去安慰她。

    事情已经发生了。

    他能怎样?怪关希晴吗?把她大骂一顿?跟她生气吗?

    都没有用。

    何况,他和陆依姮的婚姻,从结婚的那一天起,就已经亮起了红灯。

    “我去找陆依姮,”关希晴说,“我再去找干爸干妈,告诉他们,这一切都是我设计的,是我不好,让他们……”

    “够了。”

    “胜安……”

    “不要再添乱了。”傅胜安声音沙哑,“你走吧。”

    关希晴手足无措的站在一旁:“你是不是恨我了。”

    “这件事,就当没有发生过,我不会说出去,也不会再有第三个人知道。”他挥了挥手,“你走吧。”

    她再待下去的话,只会引起傅胜安的厌烦。

    “好,”关希晴点点头,“我知道这段时间,你可能都不想看到我。我也不会出现的,直到……你想见我为止。”

    傅胜安已经再次闭上了眼睛。

    那么多酒灌下去,他以为自己会醉个三天三夜,不省人事。

    没想到,一晚上而已,劲儿就过去了。

    现在头很痛,胃也跟火烧似的,很不舒服,但意识却格外的清醒。

    关希晴走出傅园的时候,还回头看了一眼二楼主卧的位置。

    她的嘴角,勾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走到这一步,最差的结果,是她没有能够成功的嫁入傅家而已,但该有的补偿,她都会得到的。

    关希晴又开车离开。

    驶出傅园,驶出林荫小道,车子扬长而去。

    她没有注意到,马路对面,一辆黑色的宾利。

    后座上,傅君临和时乐颜正闲适的坐着,看样子,是准备去一趟傅园。

    “那不是希晴的车吗?”时乐颜眼尖,发现了,“她是从傅园刚刚出来?”


 

    傅君临看了过去,点点头:“应该是的。”

    “希晴去找胜安,还是胜安想见希晴啊……”说着,时乐颜叹了口气,“这叫我们做长辈的,要怎么一碗水端平,又怎么端得平。”

    “你是怎么想的。”

    “除非姮姮自己愿意继续这段婚姻,亲口说出,她愿意原谅胜安,重新开始。否则的话,我们只能尊重姮姮的意愿,她说什么,我们就做什么,当做是一点小小的补偿吧。”

    傅君临回答:“她肯定是要离婚。发布会就在明天了。”

    “那就离婚吧,还能怎么办。我们做长辈的,难道,还要把他们强行捆绑在一起,为了所谓的‘圆满’吗?”

    “嗯,走一步是一步吧,你不要想太多。”

    时乐颜靠在傅君临的肩膀上:“其实,胜安和姮姮之间的关系,一直都有很多苗头,只是我们没有发现而已。从一开始婚礼上,胜安的迟到,大屏幕上突然出现的私密照片,再到吵架之后,姮姮回陆家……”

    傅君临拍了拍她的手,表示安抚。

    这一切,说起来,是疑点重重。

    究竟,发生了什么,可能只有他们当事人,才最清楚了。

    但,傅君临思维向来敏锐,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就拿婚礼上发生的那些事情来说,胜安和姮姮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怎么说都能够算得上青梅竹马,关系也是很好的朋友,发小。

    两个人之间,不至于有什么仇恨。

 但,胜安迟到,给陆依姮难堪,分明是想报复。

    那么……姮姮做什么了,让胜安想要在婚礼当天的时候,给她重重一击?

    不是胜安主动提出娶姮姮的吗?

    傅君临又想起来,媒体在酒店房间门口,拍到胜安和姮姮共处一室,共度一晚。

    看来,这里面有很多故事。

    查。

    这是傅君临的想法。

    即使离婚了,但是真相必须要查出来,要有一个水落石出。

    车子驶入傅园。

    正巧,傅胜安从楼梯上下来,一眼就看见了自家父母。

    “爸,妈。”他喊了一声。

    “怎么脸色这么差?”时乐颜看着他,“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叫家庭医生来看看?”

    “没事。”

    傅君临一眼看穿:“喝酒了吧。”

    “嗯。”傅胜安默认了。

    “喝酒能够解决什么事?”傅君临问,“明天就是记者发布会了,你打算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