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bl颤抖紫黑抽搐白浊 bl对准玉势放了下去H

2022-06-09 15:19:56情感专区
她抽噎着回答:“还好……还好你来了。再晚一步的话……” 陆依姮哭红了眼。 她真的不敢想象,自己刚才看着电梯一点一点的合拢,那种绝

她抽噎着回答:“还好……还好你来了。再晚一步的话……”

    陆依姮哭红了眼。

    她真的不敢想象,自己刚才看着电梯一点一点的合拢,那种绝望和无助,该怎么用言语去形容。

    傅胜安打算抱着她起来,微微动了动,这才看到陆依姮的衣服被撕烂,肩膀锁骨的肌肤完全露在外面,甚至都隐约可见里面的内衣。

    他的眼,瞬间猩红了。

    傅胜安迅速的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把她整个裹在起来,拥着她站了起来。

    他的目光一扫电梯里的人,问道:“是谁。”

    只两个字,却有足够压迫的气势,问得电梯里的人,都心里一惊。

    他们的眼睛,不约而同的都看向了周少。

    周少也没见过傅胜安,虽然觉得这个男人高大英俊,气质不凡,但就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也不敢把自己怎么样。

    于是,他问道:“你谁啊?我的事情你也来管?”

    “我是谁不重要。”傅胜安回答,“她的衣服,是你撕烂的吗?”

    “是我,怎么了?你是她的什么人?男朋友还是马仔还是备胎?”

    “我是她老公。”

    “哟。”周少笑了,“原来这妞结婚了啊。”

    “你要把她拖进电梯,带去哪里?”

    “自然是好好玩玩了啊。”周少回答,“你老婆不错,长得挺漂亮,气质特别,身材也好,该有的地方有,清纯又带点成熟韵味……啊!”

    傅胜安已经一脚踢了上去。

    他这一脚用了十足的狠劲,而且是冲着周少那致命的地方踢去的,估计得废掉了。

    周少痛得惨叫一声,捂着那处,哀嚎不已,根本缓不过来。

    紧接着,傅胜安又是一脚,把他踹翻在地,狠狠的踩在他的胸口上。

    周少其他的朋友见状,都有点想要上前来帮忙。

    “我看谁敢。”傅胜安冷冷的抬眼,“想要帮他?看看自己命够不够硬。”

    说着,他把怀里抱着的陆依姮松开,让她站到一边,随后抓着周少的衣服,走出了电梯,并且扔下一句话:“都给我出来!”

    电梯门终于关上了。

    傅胜安把周少扔在地上,这两脚下去,周少已经毫无反抗能力了。

    这帮人都不认识他,但见他气势这么凶,也怕惹事。

    傅胜安转过身去,重新把陆依姮抱在怀里。

    她已经止住了哭泣,但眼睛红得像兔子,这模样看得傅胜安心快要化了,又恨不得把那人给千刀万剐!

    “怎么回事。”他抬手轻擦了一下她的眼角,“不哭了,就慢慢说。”

    陆依姮的声音很轻,带了点鼻音:“我在等电梯,这个周少刚好过来,他看到我就开始调戏我,说话很难听,我就跟他吵了几句。”

    “然后,他就说要带走我去好好玩玩,还说,我要是继续反抗,他就……就在这里,他也不介意的,说完,他动手撕烂了我的衣服。”

    “我吓坏了,一直在喊救命,可我敌不过他的力气,就被他带到电梯里来了……”

    听完之后,傅胜安身上的戾气,是从未见过的重。

    “我的女人,你也敢觊觎。”傅胜安看着地上的周少,“有几条命够死的?嗯?”

    周少痛得在地上打滚,冲着那帮朋友喊道:“快,快叫救护车,他踢了那处,怕是要废了……找医生啊!”

    “医生?”傅胜安冷笑,“救回来也没用。我看……剁掉算了。”

    “你特么的到底是谁!这么拽!你等着,等我恢复了,我一定要让你死得很难看。”

    “是谁死得难看,还不一定。”

    周少指着他:“有种报上名来,不报是孙子。”

    “原来是不认识我,难怪这么嚣张。”傅胜安嘴角微微勾起,眼底却是一片残忍,吐出三个字,“我姓傅。”

    薄!

    这个姓一出,周少的那帮没有都呆住了!

    在京城这个地方混的,不管是黑白两道,谁不知道傅家!谁不得给他三分面子!



 

    “我……我就说刚才这个女人喊的名字,有点熟悉……”其中一个人腿抖得跟筛子似的,“原来,原来是,是是傅胜安……”

    周少一愣,也没有料到,脸色白得像纸一样,所以,他刚才……是轻薄了傅家少奶奶!

    完了!

    “你,你是傅胜安!”周少说道,“我……我我我我我第一次见你……”

    “没关系。”傅胜安淡淡回答,“也会是你最后一次见我。”

    “你,我……我我不知道,她是你的女人。不然,我我……我不会的……”

    “没关系。”傅胜安依然是这句话,“你会付出代价的。”

    周少立刻就开始求饶,再也没有了刚才的气势,不敢再跟傅胜安叫嚣。

    “我错了,傅总,我是真的有眼无珠,不识泰山。不然的话,就算给我一百个胆子,我都不敢动您的太太啊……我真的错了,您高抬贵手吧。”

    傅胜安不说话。

    周少又说道:“我,我叫周……”

    “闭嘴。”傅胜安打断他,“我不想知道你的名字。”

    “我爸你认识的,傅总,就是京城做出口贸易的那个周家,您有印象吗?”

“嗯。”傅胜安点点头。

    周少长舒了一口气。

    “不过,”他问道,“知道,那又怎么样呢?你觉得,我会因此放过你?”

    周少的脸又白了好几度:“傅总,傅总,有话好好说。我跟你太太道歉,怎么样都行。但,但怎么说,事情没有发生,我没把她怎么样……不至于闹到这个地步。您说是不是?”

    陆依姮看向傅胜安。

    他阴沉着脸,像是那风雨欲来的天空,乌云密布,随时都是炸响轰隆隆的雷声。

    她不知道傅胜安会怎么处理这件事,听起来,周少也是一个有来头的人物。

    能够做出口贸易的公司……不是一般人可以做起来的,这需要强大的背景关系人脉。

    如果,傅胜安不想因为她的这点事情,影响了傅家的商业利益,而选择放过周少……

    傅胜安是商人,权衡利弊,他会斟酌的。

    更何况,对他而言,她也不是那么的重要,都要离婚了,哪里值得他去大动干戈。

    心,忽然就凉了半截。

    “傅胜安。”陆依姮忽然出声,抬头看着他,“你……打算怎么办。”

    他抿了抿唇,回答:“我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真的吗?”

    似乎是看出来了她心里的那份不确定和悲凉,傅胜安抬手,轻抚着她的脸:“不管是谁,动了你,都该死!”

    这句话,对陆依姮来说,如同一颗定心丸。

    在他心里,她还是很重要的吧,即便不爱,也是从小到大的青梅竹马。

    他是维护她的,不惜一切代价,护她周全。

    周少听完,就腿软了,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而陆依姮定定的看着他,感受到他略带薄茧的手,在自己脸颊上轻抚,不由得“嘶”了一声。

    傅胜安马上顿住:“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