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男朋友说我是炮架子 百合女女H各种play教室阳台

2022-06-08 15:24:45情感专区
不亲。” “在家就没听到些碎语,” “没有。” 百凌突然把她推一旁! “你咋是个废物,什么都不知道,问就是‘不’,‘

不亲。”

    “在家就没听到些碎语,”

    “没有。”

    百凌突然把她推一旁!

    “你咋是个废物,什么都不知道,问就是‘不’,‘没有’,你活着知道些什么。”

    鹿那懵怔地望着他,她是不知道咩。

    百凌忽又觉着她这模样傻得可爱,一伸手又把她捞回怀里,手捏着她下巴摇,“脑子里的水荡出来没有。”说得鹿那咯咯笑,百凌喽不住低头狠吻住,鹿那已经被他们教得很会吻了,难舍难分……

    终于分开,百凌抹她红滟滟的唇角,“你得帮我做件事,弄清楚你姐的心意。”又靠近她耳朵边儿咬,“既然你和你姐不亲,就跟我亲,不能对我撒谎。”鹿那点头。是没瞧见百凌唇边的讥诮。

    那天从鹿家回来,虽说大哥把他支走,百凌还是听见了大哥与二哥的对话。

    二哥一开始还比较平静,

    “我不会娶那女的,今儿愿意跟你去看看,也是想叫你亲眼见见那女的什么德行。哥,你不会瞧不出这女的有多作吧。”

    “瞧不出。”就是这话激怒了二哥,因为大哥摆明坚持叫他娶鹿家二姑娘。

    “哥!你知道我不会离开明嫣!从小到大你也是这样教导我们,是个男人就要有担当,我对明嫣有责任……”

    “你对家族就没有责任了?这是父亲与鹿云亭的承诺,我们两家必须结亲。”

    百凌在外头听着,但他能感同身受,二哥内心里一定在喊“那为什么非得是我!”是呀,成家三个儿子,大哥结婚时没想到要娶鹿家的女儿,将后来,还有百凌,也没说叫百凌去承担这个“承诺”,偏偏非得他……

    但,二哥愣是没说出这句话。

    百凌知道这也是二哥的魄力,

    大哥当年娶妻,也是家族危难时的迫不得已,没有退路,更无谈选择。虽说大嫂也是万里无一,无可挑剔了,但是毕竟不是大哥“自愿心所属”……

    这点,二哥能体谅大哥。

    再就是对自己,二哥那可就全是疼爱。退一万步,二哥宁愿自己去顶下这个“不爱”,也不会叫他们最疼爱的幼弟去承受这样的“不幸婚姻”!

    所以,可想百凌听到这些,内心有多难受。百凌个性本就冷静,不会冲动而为。所以他得先从鹿那这里打听到她二姐的“真实心意”,如果对方也无意,就好办些;如果她二姐有心,那就是另一套做法了——反正,百凌下定决心,不能叫二哥承受这些。什么“父母之说”,别怪百凌心冷凉薄,他确实是三兄弟里对“父母”最没概念的,自小亲人只有大哥二哥,再无旁人。

    ……

    第二天鹿那放学,可就没前一天悠闲了,她是偷跑出来的。数学考得一塌糊涂,老师把他们这些“差生”全留了堂,要求一个一个订正完试卷才能放学。

    鹿那跑了,心上肯定不安。不过她不是没做过这样的事。她这个家庭呀,坏坏在“没人疼没人管”,好也好在“没人搭理”。她的一切事情都由老林操持了。鹿那回去只要求求老林,给老师打电话“装病请个假”也就混过去了。

    今天她还得这样,快点跑回家找到老林,因为一早出门她听说老林晚间要随父亲外出的,一定要赶在他出门前……



 

    “吱!”一辆越野横插到她前方,把鹿那吓死!要是只兔子,就得被碾死!

    照样驾驶位车窗落下,

    “你赶着投胎呀,疯跑啥!”曲迦冲她喊。

    鹿那一看是他,什么都不顾,拉他后车门“谢谢你载我一程!”

    却半天拉不开,

    从后视镜反光里,看见戴着墨镜的曲迦靠椅背上,唇边微弯,

    鹿那像小兔子走到驾驶车门前,攀着窗沿,“谢谢你载我……”又小声兮兮重复一遍,

    曲迦合上车窗根本不搭理她了,

    车窗往上升,鹿那的手跟着往上升,两眼哀求得呀,

    “曲迦…”

    好,你早叫他名字,他不早叫你上车了!

    听见副驾门打开的声音,鹿那又跟小兔子一样飞快跑过去打开车门蹿上去了!

 车开出一段路程,又停了。

    “我凭什么帮你呀,”他又来找歪。

    鹿那超级自觉地张开双臂抱他亲他“求求你了,”

    曲迦没动,但是绝对享受。鹿那这样主动撒娇可是头回。

    曲迦低睨着她,“你不说实话,把我就这么当车夫,我可不干。”

    鹿那没法儿了,一手拽过来书包,在他耳朵边讲了自己的“危机”。——此时的鹿那蛮可爱,她跨坐他身上,一手揽着他脖子在他耳边蛐蛐,一手还紧拽着她那该死的书包。差生都这样,多么想逃避学业,但是学业就像枷锁死死地锁着她,怎么又逃不掉——鹿那哀怨又悲愤,你把她脑袋削下来她也不会做那些题呀!

    她这样,把小曲逗笑又升腾起无限的玉往。曲迦开始鬼搞,尽自己最大的快活,即满足了自己,也给她把这套卷子愣是做完了!

    这次也是特别的,

    是小曲头回单独和她在一起腻这么长时间,

    也是小曲人生头回“下凡”跟个女孩子讲这么多话,又骂又笑又“出力”。

    “去呀,”

    车又返回鹿那学校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