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欲成欢5卓渊韩沫禁忌 少年巨蟒1—6

2022-06-08 15:22:02情感专区
鹿那米混着眼望向百凌,百凌也戏谑看她。 尺耐把她的脑袋掰过去闻住,鹿那完全合眼,已经不知身处何处…… 忽,手机响, 尺耐接起手机,“说。”

    鹿那米混着眼望向百凌,百凌也戏谑看她。

    尺耐把她的脑袋掰过去闻住,鹿那完全合眼,已经不知身处何处……

    忽,手机响,

    尺耐接起手机,“说。”

    听了几句后,尺耐向后退一步,完全不顾鹿那,百凌更不得抱她,鹿那像死兔子滑到百凌脚边儿。

    尺耐十分不耐,“草,老子才刚回来……”骂了几句,收起手机凑百凌耳边低语了几句,百凌点头。尺耐又蹲下搂起鹿那的脖子狠沁了一口,肯定有点不舍。走了。

    百凌从裤子口袋里摸出烟点上,

    鹿那缓过神,盘着他腿努力想站起来,

    百凌也不帮她,就是一手夹着烟眯眼嘬一口,一手垂下缓缓舒服地摸她的后脑,脸庞。

    鹿那终于站起来了,百凌一手箍住她的腰,把烟往她嘴巴里塞,鹿那吸进去呛得直咳。百凌夹烟的小指甲点她眉心,一口烟扑她脸上,露出笑意。

    鹿那从器械室小心出来,手扶着腰慢走了会儿,待全部缓过来,才又跑向操场。遇着几个同学,“你怎么从那边跑过来?”“哦,我上了个厕所。”

    这些恶魔要她是随时随地,也有那板眼到哪儿都无声无息。鹿那晓得完全惹不起他们,可就这倒霉,自己落他们手里了,也完全没办法挣脱出来……

    ……

    鹿那背着书包轻手轻脚上楼去,

    “那那回来了。”还是被管家老林发现。

    “吃饭了么,”问她,

    “在学校吃过了。”鹿那老实站在台阶上回答。

    饭厅那头,就听见她父亲严肃一声,“回来了,也不过来打个招呼。”

 

    鹿那只有硬着头皮下来,低着头往饭厅走。

    饭桌边,她的父亲,她的哥哥姐姐,她哥哥姐姐的小姨,都在座。

    鹿云亭看了小女儿一眼,“坐。”

    鹿那只有老实在最边边的位置坐下。下人立即添了一双碗筷。

    这情形大致能看出个明白了:

    鹿那是鹿云亭在外头生的野种,抱回来养时,气得鹿云亭的原配“大家闺秀”的气韵素质全抛却了,一哭二闹三上吊。结果,真气出病,不到一年,归西了。

    可想,鹿那在这个家是何等的“扫把星”,不受待见。

    她亲妈把她赖送来鹿宅后就不知所踪,听说最后被鹿云亭雇人干掉了。

    爸爸不疼,家人不屑,她在这个家就是颗臭狗屎,一般根本上不来这样的“桌面”。她也自觉,很少出来“丢人现眼”惹人烦,今天是不巧正好父亲在家,被撞见了,要不,她能成为透明人,谁看见她也当没看见。

  如坐针毡。鹿那害怕这一桌子人,也讨厌这一桌子人,她也不敢捻菜,就一碗米饭几颗几颗往嘴巴里递。

    “吃菜呀,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要学会挑食,今后什么也不给你吃。”爸爸严厉一吼,鹿那将眼前的一盘子西兰花赶紧夹一筷子到碗里。

    一桌子又是无声的,各个堪称优雅地“自我进餐”。鹿家人在外头就是“高雅”的代名词,可在鹿那眼里一个比一个恶心。

    终于,二姐鹿囡柒出声,打破了这番“做作的宁静”。

    “爸爸,我不想嫁给成千沅!”鹿囡柒看来也是“思索许久”,终于爆发。

    鹿云亭貌似无动于衷,但,投去的那一眼也足够鹿囡柒瑟缩一下,可她还是撑着劲儿,“爸,成千沅有心爱的女人,我嫁给他只会任他折磨,我们都知道他是个何等心狠手辣的人……再说,爸,我也不想重蹈姐的覆辙,她的婚姻已经那么不堪……”

    “住嘴。”倒不是鹿云亭斥的这声,而是他们大姐鹿囡俞开的口。

    鹿囡俞嫁给的也是人中显贵谭迎戚,多少外头的女人伤透了她的心,可你看看,鹿囡俞那高傲的自尊即使是亲妹妹也不容“埋汰诋毁”,呵斥道!

    囡柒爸爸不敢怼,姐姐还会“软弱”下来?

    她愤然转头对姐姐,“姐,我说得有错吗,姐夫要的就是你肚子里的孩子,一个有鹿氏血统的孩子!一旦孩子出生,你看他会不会随时抛弃你……”

    “囡柒!”大哥子堤起了身,扶拉妹妹起来带离餐桌,眼见父亲很生气了。“别胡说,囡俞还有身孕……”带走了。

    桌边只剩父亲,小姨,大姐,和她。二哥子纪没回来。鹿那是头都不敢抬一下。

    小姨起了身,走到囡俞身边,给她倒茶递到她手边儿,“消消气,囡柒也是小孩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