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朝俞道具梗 奶头吊起调教sm

2022-06-08 15:20:48情感专区
话说子牛从凉城那边出来,在北州家里呆了一夜,第二日天一亮,即独自上山,往宝格坟头上而去。 说来也是奇怪,昨儿天气预报明明说今天是个大晴好天儿,结果,子牛一出门,天儿就是乌云密

话说子牛从凉城那边出来,在北州家里呆了一夜,第二日天一亮,即独自上山,往宝格坟头上而去。

    说来也是奇怪,昨儿天气预报明明说今天是个大晴好天儿,结果,子牛一出门,天儿就是乌云密布,格外闷热!

    如此唯一的好儿,就是原本还热闹的九一山也变得宁谧下来,子牛一路登顶,更是如入无人之境。

    要从前,她是万没这个胆儿单独来“挖坟掘墓”。到底最近胆子不知怎得养的恁肥,且无所畏惧!

    昨儿一夜就在准备今儿上来掘墓的行头了,

    车在墓前停稳,下来又一通准备。子牛办事,倒是一如既往的利落有条理。

    热呀,怎么这么热!

    天儿更黑了,就是一股子“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氛围感,

    她外套脱掉,只着一件短袖T恤,扎在裤腰里,在那坟头跟前“埋头苦干”。

    整体来看,极有画面感啊:天地间,黑茫茫,忽略了青山绿草;一座坟头,一个小姑娘扎着短马尾,拿着铁锹,一铲一铲剖土。她如此从容不迫,眸子里倒是不容置疑的清澈。不像在做坏事,胆儿嗨大地只为寻求一个真相……

    终于见到了棺木。

    子牛上前拍拍,小声,“宝格,得罪了。”

    她张劲推开了棺顶,

    两手攀着棺木边,往里瞧……是光线太暗吗,怎么里头黑洞洞,啥也瞧不见。

    她也不怕,双手一撑,抬脚跨坐在了棺木上,弯腰凑近一看呀——哪里有宝格,却只有一本书,静静地躺在那中央,《圣仙成就传》!——子牛早已似全部的灵神都投入了进去,她向它伸去了手……

    咱拉个长镜头全景儿看看啊,才知此时的世界如何的奇异!

    原本确实整个天空都乌云密布,

    当子牛打开了棺木,跨坐在了上面时,外头的天儿其实已经开始下起了暴雨,积蓄多时,一时而倾,如何解凉,叫人终于舒了一口气,特别舒畅!

    但是,

    仅在这九一山顶,宝格这坟墓所在的方圆之地,空间更加通透的黑,没有雨,而是飘落下来那些细细密密的黑色绒毛。

    当子牛聚精会神伸手向《圣仙成就传》而去,那飘落的黑色绒毛迅速的逆势旋转!忽,汇集,聚拢,成型!

    当子牛的手终于碰上了这本书,“啊!!”她那拱起的背脊突然来袭剧烈的撕裂感,子牛不由嘶叫,她两手狠劲地握住棺木边缘,堪称惨烈地大口吸气!

    子牛慢慢回望身后……

    一双巨大丰美的黑翼震世而出,

    再,第二双,

    还有,第三双!……

    就这,子牛还强忍震颤,松开一手,多么凶狠地掐了下自己的胳膊!——这不是梦境,这是实实在在的所在!!她背脊的六翼黑翅,完全打开,带着她徐徐升空……

    于此同时,

    那棺木里的《圣仙成就传》也突然爆发刺眼金光!如火如荼,四散如剑锋,向半空中的子牛飞刺而来!

    子牛迎着这刺目金光,眼见着的,神情由惊异到平和,到释然,到通透,最后,凛凛威赫!

    这六翼,

    最下方的双翼渐渐合拢,将她包围,一种护卫。坚韧不拔!

    中间双翼,展翅而翔,似能冲破天际,带她去那众神都仰望的地方!



 

    最上的双翼,缓缓扇动,那是最温柔最美丽的姿态,也是最危险的预示,它指向何方,那里就是战场,一呼百应,百战百胜!

    她,回来了!

    《圣仙成就传》羽化成金光,点亮了她的回归!

    前情,现下,未来,

    都在她的炯炯目光中。

    “明亮之星,早晨之子,你何竟从天坠落。你这攻败列国的,何竟被砍倒在地上。

    你心里曾说,

    我要升到天上。

    我要高举我的宝座在神众星以上。

    我要坐在聚会的山上,在北方的极处。

    我要升到高云之上。

    我要与至上者同等!”

    黑茫的空间,响起了悲壮不绝的吟诵,

    欢迎你回归,我的撒旦之神!

    欢庆你觉醒,堕落的战神,路西法!

一早儿起来,翀心在湖堤边跑步。

    不知怎的,今儿一醒,人就特别有精神,感觉精力充沛。

    接下来,她有个小长假,准备先去找个好玩儿的地方探探路,摸熟了,等以后子牛有空,再一起去畅游。

    边跑边想着出门带点啥儿呢。嗯,好点的便携装茶叶、线香,几个喜欢的也丢得起的茶盏,摸着心安的念珠或者碎玉。健康第一秘诀,多喝水,喝热水,喝好茶。精神再不振时,开瓶酒,茶盏也可以当酒杯……

    砰!

    怎么想得到,迎来就是个不长眼的骑车人正面将她撞个正着!翀心也正走神,来不及避让。这一撞,撞得她是眼冒金花,翀心捂着头向后踉跄了两步,自个儿蹲了下去……

    “哎呀对不起对不起,我这变速器没调好……”

    翀心垂着头,听着外头的人声儿都渐渐渺远……

    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