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哭一次上一次 永久免费爱爱小视频

2022-06-08 15:18:08情感专区
明雅来报——原来明雅就是那个在“子牛有难”神出鬼没的小姑娘——说,子牛再次遇袭! 神明当时就没按着火气,“再次?上回为什么不说!&rd

  明雅来报——原来明雅就是那个在“子牛有难”神出鬼没的小姑娘——说,子牛再次遇袭!

    神明当时就没按着火气,“再次?上回为什么不说!”酷戾得像谁犯了死罪,饶不得一下,

    明雅是他的“神童组织”里最傲气灵光的小姑娘,是神明的王牌,叫她暗中保护子牛,神明才放心。

    明雅各方面确实卓越,心高气傲在所难免,这世上,她只敬服一个人,就是神明,真把他当“神明”看,唯命是从。

    但,神明让她“服气”主要还是因为“往日的神明”思维敏捷,判断准确,行事完美利落,为人冷静沉着,偏偏到了这个叫“子牛”的身上,神明就走下神坛了,心浮气躁,听不得“她出一点事”!

    小姑娘心里也有气,但职责所在,按住委屈,还是将“上回子牛遇袭”她从旁看到的,完整客观叙述了一遍,

    “她那会儿变得真的很厉害,一拳脚仿佛带有气流,横扫一片……”

    不过提到上回小巷,子牛“以一敌百”横扫千军的架势,明雅再“不喜这个子牛”,那会儿也是看傻了的!

    神明听后,心里自是不信,什么“气流,横扫一片”,她这厉害,我还操心她个鬼!但,这会儿神明也冷静下来,训斥明雅也于事无补,再说,子牛本来就鬼,她当时那“纯幼懵懂”不把自己也糊弄着了?当务之急,得搞清楚她又遇着啥鬼事了,怎么一而再地遇袭?加之在凉城那受的刺激,神明这回是忍不了了,亲往现场而来……

    ……

    好吧,她确实再次被“独自一人”“围剿”在小巷,且这次,更“声势浩大”,人家真正来的全是练家子,想着,搞不赢你个小姑娘,那才是真见鬼了!

    但,这次,事先子牛是知道的,甚至可以这么说,她是故意“叫人”来围她的!

    怎么说?从头说。

    罗月找的罗罗去逮她,结果各个吓得跟见了鬼一样回来,说话都不利索,也讲不明白,就说这姑娘厉害,逮不着。可想,气得罗月吐血!

    这几天,曲家倒是风光再现,

    前些时,听说他家姑娘被取消了后位,一时曲家是深受打击,远近避之而不及。

    但不久,上谕发,曲万方入商务不任第一副不长!说实话,这比他家出个皇后还叫曲万方高兴!



 

    一来如神明所言,妙智这个后位是太皇硬塞给帝的,以帝与太皇的矛盾,不免会迁怒曲家。这种“迁怒”日积月累,是曲家承受不起的。

    再,曲家虽世代皇商,前也提到过,到底祖上还是官仕出身。这么些年了,一个都没在朝野出仕,终于到曲万方这里,实现了多年企盼,怎得不荣光!

    于是,这些天,曲家再次变得“门庭若市”,来往阿谀攀扯的,络绎不绝。

    今天,是曲万方宴请自家,热闹得很。

    安隐呆在后院僻静处瞧书,前头的热闹肯定不得去参和。

    不着意一瞥眼,瞧见他家这两姐妹一前一后往那边楼上走——是个稀奇,不提罗月和妙智就没“和谐”的时候,这个时候,她们往没人的地方钻……安隐起身瞧瞧去!

    嘿,这下“捡个墙角”听了,可把安隐气怒的——自家这些妹子怎得就这样“不可爱”!不是满身“臭心眼子”,就是傻大姐无脑疯,她们还敢去招惹子牛!

    不过细听罗月向妙智抱怨“那女的怎么这么厉害,我十来个去逮她都逮不着!”又觉好笑,看看这一比较,子牛的“可爱”就显得那么理所当然!

    安隐这回没现身立马戳穿,都是一个妈生的,最了解家里这两货,一个阴着拐,一个没脑子的火炮桶,若说相同点,根本不是吓得着、劝得了的!与其明面上警告,不如暗地防备。安隐也决定去跟子牛实话实说,她自己警惕着,比任何人帮她防备要高效得多!

    安隐到子牛跟前,先诚挚道了歉,为自家这些“龌龊事”伤害到她,深感不齿。也保证会尽全力阻止再有此类事情发生,确保她安全。

    但叫安隐想不到的,子牛听了,竟然跟他说“你别阻止她们,她们要再来尽管来,我能应付。”

    “什么?”安隐自是不解。

    子牛随即摆摆手,“解铃还须系铃人,我正面应对总比惶惶终日好,反正你别阻止。”

    哎,她就是念念不忘上回“横扫千军”的痛快感受了,也琢磨出,看来确实得“真遇危险”

    才会“再现神力”,莫不再试试?

    安隐见她执意不叫干涉,心忖说不定她已有对策。也好,叫子牛亲手教训教训她们,才叫痛快!

当危险来临,她明显感觉自己尤为兴奋,甚至雀跃,子牛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变得这样好斗!好似骨血里的本源在翻腾,这才是她的底色……

    围着她的,自是比上次更凶险。各个凶神恶煞,练家子的压迫感强势而出,不过就如弹簧,你强她更强!子牛这次是真切感受到背脊的气流涌动,她回望,又什么都看不见,但明显距离她最近的人已然本能感受渐聚拢而来的强大威慑!

    子牛正带劲儿,她相信自己即将迎来比上回更过瘾的体验!——却,“都不许动!!”忽一声高音喇叭,一切的蓄势待发都“遗憾”偃旗息鼓。

    来了多少多少景差子牛不在乎,她甚至翘起气,这真是扫兴!所以,当她见到神明向她走来,除了刚一眼见到他有些错愕,再发觉这阵仗是他号来打乱了“大仗”,子牛还真生起了气。神明站她对面,“过来。”叫她。她噘起嘴、转头自个儿走。神明是多少时候的“积怨”一块儿簇拥着爆发!上来扯着她胳膊,“你还跟我摆脸色!你个小骗子,从前把我哄得团团转……”戳着她“痛点”了,子牛嘴噘得更高,还挣,更惹得神明火冒,干脆一把把她打横抱起,黑着个脸啊上了自己专车。

    车上也没放下,反倒抱得更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