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ass妇妇屁股眼piCs 100_10_古文男男生子产乳

2022-06-08 15:14:57情感专区
帝说,他不打算立后了,但“妙智还有用处”,可以用她“与德普的亲王联姻”,以此来更巩固与德普的交好。想想,这是“将要成为天朝皇后的人”,足够

    帝说,他不打算立后了,但“妙智还有用处”,可以用她“与德普的亲王联姻”,以此来更巩固与德普的交好。想想,这是“将要成为天朝皇后的人”,足够优秀,即不失我大郭国威,也不失对德普的体面。

    咳,所以说,帝作为帝王,心思还是够狡辣狠毒,不放过任何“为国本所用”的机会。也说明,这男人啊,只要不是所爱,能有多冷酷无情,在他眼里,都是“物尽其能”。

    对于这一点,神明无可厚非,甚至若“抛却子牛的因素”,他还会非常赞同帝的做法:自己不要的也不能浪费,应将这个“未录入宫的皇后”发挥到她最大的利用价值。

    但是,神明就是晓得帝“放弃立后”的根本原因呀!

    神明在宫里头肯定有内线,帝和子牛具体哪天开始“感情大增”不得知吧,他们间越来越亲密倒还是晓得的——眼见帝已开始“不管不顾”地放纵自己的感情,神明烦躁啊,他是个“目的性特别明确”且“定要完美实施到底”的主儿,凡能利用皆用,凡阻碍必消灭,结果,参和进这么个妖孽——神明已经尽量在忽视她,可她始终在那儿,左闪右避,躲不开的呀……

    神明只能若此要求自己:万千不与她再碰面!自欺欺人地想,不见面就当她不存在……

    回到帝这会儿与他“商议”上来,帝希望他去说服曲万方,毕竟他家姑娘由“皇后”到“联姻德普”这心理上的落差,帝还得看顾抚慰。

    神明遵命了。但,内心肯定有他的打算。

    ……

    这天,子牛在她租住的小院儿落脚,太阳好,她把被子呀都拿出来晒晒。

    老箱子也拿出去吹吹风,东西全倒出来,扒一床。

    外头都捯饬好了,她拍拍身上跳上床,盘腿坐着,开始整理自己这箱子里的东西。

    好东西不少,有她自己攒的,也有别人送的。

    像这个小金算盘,怎么得的都忘了,但着实喜爱。

    算盘打起来有动静,噼里啪啦作响,尤其流利地打算盘,一般人会看得目瞪口呆,啧啧称赞。最唬一般人的就是算盘计算完毕时的清零,算盘只需单手扬起,顺势一放,上珠归上,下珠归下,神奇得很。

    子牛是个看到啥就研究啥的好奇主,她也不会玩算盘,当即就上网学。

    生活中常说一句话叫“三下五除二”,这本是一句珠算加法口诀,不知何年何月成了通俗语,意为做事干净利落。

    一上一,

    二上二,

    三下五去二,

    四下五去一,

    五去五进一,

    六上一去五进一,

    七上二去五进一,

    八上三去五进一,

    九上四去五进一。


 

    她边背边玩,背得溜溜的,后来手上也越来越快,瞧着挺唬人的。她自己都玩得笑。她晓得过去当会计必须会打算盘,最牛的会计是左手打算盘,右手记帐。边打边记,这一手她想想也就看看,料定自己是学不会了。

    又翻出来一只青铜小公鸡把件,握手里沉沉的,甚是精美。

    鸡是好动物哦,它在天朝文化中形象一直十分正面。公鸡母鸡各司其职,公鸡报晓,守时不失;母鸡产蛋,一生奉献;至少在汉代,文人就指出鸡有五德,文武勇仁信,与人之五德“温良恭俭让”相媲美。

    由于公鸡之羽绚丽多彩,鸡的艺术形象也被塑造多多,从诗经中的“风雨如晦,鸡鸣不已”,到成语故事“闻鸡起舞”;从三星堆的青铜鸡,到著名的“鸡头壶”;孔子说,杀鸡焉用牛刀;老子说,鸡犬之声相闻;庄子说,望之似木鸡矣;先贤与鸡都有文化瓜葛……巴拉巴拉,子牛还想到许多。

    再高兴准备把青铜小公鸡放下,忽鸡尾巴上挂着一个红绳,子牛捞起来一看呀,一怔!是一只纯金的“洛阳铲”吊坠。

    这件玩意儿子牛是忘不了的,

    是她与凉城最后一晚,凉城框到她脖子上,只轻轻说了句“挂着玩儿”。

    之后她觉着俗气,取下,随手丢进箱子里……(35章有描述)

    这会儿,无论如何都会“睹物思人”吧,想起凉城,想起宝格,这些都是她的孽缘呀……

    “谁?”

    有人敲门,子牛没放下这只“洛阳铲”倒紧紧捏着去开了门。

“你怎么来了!”那是得她吃惊,圣驾降临,搁谁都得乱。

    帝恁熟地推开门走进来,跟自家似得——他这没哪天不抱着她睡,两人已亲熟的,帝私下任她打骂还得跟乖乖一样哄,她也就心血来潮想起来自己的职责,瞧就似这会儿,多“负责”地还往外张望,多会警戒似得。帝把她一同拽进来,“就襄阳开车送我来的,没事,你不大惊小怪谁也不知道我是谁……”

    子牛嘟嘴“你今天怎么这么闲。”

    帝已经靠她床上,一手肘舒适地撑着身子,捡起她趴一床的玩意儿拿起来瞧,看一件放一件,笑,“你这哪儿淘来的,都是好玩意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