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小草莓白丝脚交完整版 徒弟他他他又ooc了

2022-06-08 15:14:08情感专区
但,作为帝一小就跟在他身侧的老内侍,玉山深知帝的性格:沉稳有度,绝不失理智。他即使再有心子牛,也会把这种感情放在“家国事业”之后。至多,将子牛留在眼前,依旧“

但,作为帝一小就跟在他身侧的老内侍,玉山深知帝的性格:沉稳有度,绝不失理智。他即使再有心子牛,也会把这种感情放在“家国事业”之后。至多,将子牛留在眼前,依旧“有距离”地看着,心里有她就可。事实,接回子牛后,帝也确实是这样在做,与子牛保持距离;当立皇后,还是立;国事按自己的节奏有力推进……

    却万万没想到哇!帝的“崩溃”就在这一刹那……

    玉山至此知道自己还是看轻了帝对子牛的感情,这绝不是“原先只有一点”,而后“累积”,愈积愈多,最后爆发。而是,原本一开始就浓烈得随时爆发,帝是如何煎熬地在克制,在克制,终,不想克制了……

    所以,玉山也心疼帝,他迟迟不敢踏入,除了有真不敢打搅,也有,理解帝这如熔岩坍泻、终得偿所愿的不易。

    ……

    子牛翻身,被浑身的酸痛弄醒了,她轻哼一声,随即就感受如珍宝般的呵护,“哪儿疼,”帝也知道自己如何疯狂地“蹂躏”了她。

    子牛还作得用手拐推他,自己往被软里躲,“假不嘻嘻”哼唧哭“叫他走”——她这完全是没脸见人,照旧把所有的错儿都归咎给对方,她总是“受害者”,全是别人害她!

    可气人的事,男人都吃她这套啊。客观讲,事情落到这个地步,也确实是他“强迫而来”,帝照单全收,只认错,只心疼,只求饶。

    “子牛,我的宝,我是疯了,可我绝不后悔!子牛,子牛,我只要你,我什么不要都可以……”开始说胡话了,但这话,走到后头再回头来看,真不可谓不已然埋了雷,越往后走啊,帝真的将“走火入魔”发挥到了极致!

    而此时,子牛哪里听得进一个字,她只有她的小娇情。帝还要,子牛一下两手揪住他耳朵,“我饿了,我饿了!”她着实也是真饿,

    可你知道她这样又埋怨又骄横的模样……帝是越陷越深,不免真性情的憨态都流露出来,深情地望着她,“我不饿,我看着你什么都能忘……哎哟!好好,去吃东西,我听见你肚子咕咕叫了!”子牛抓他脸,帝还能像个顽童“口无遮拦”,说明多快活!

    终于轮到玉山能“正大光明”进来了,




 

    帝一唤“玉山!”——说明他知道他就在外头,而且会一直候着。

    帝唤玉山,把她羞得,又往被子里滚,帝一刻都不想与她分开,挨着咬她的耳朵,“你想吃什么,绿豆糕?你最爱吃绿豆糕了,每次起床都要吃一块,父皇怕你噎着呛着,前一夜就叫人准备好洗漱在床旁,必然还有温水……”

    子牛闷闷的声音传出,“你要不要脸,这是你父皇的床,你!……”

    帝攀着她继续咬,“就不要脸了,我就是要在父皇的床上要了你。你是我的皇后,父皇就算回来也不能再……”

    “住嘴!”哪知子牛忽抛弃羞臊,一下掀被坐起了身!

    她怒目望着他,气势骄横袭人,

    “谁要做你的皇后!趁早死了这份心!你要敢逼我,我死给你看信不信!”

    却,

    帝望着这样的她——子牛身上都是他的痕迹,他的味儿,全全然然都是他的——帝的眼神越来越柔,越来越柔,都化成了水,

    “什么死不死,不做就不做,我敢逼你么,我逼死自己也才敢现在和你……”

    帝此时浑身充满无以言喻的欢喜,因为,眼前的她,多漂亮的小子牛,多么有生气的精灵儿,是他的!已经完完全全是他的了!

    帝这才霸气一掀开床边幔帐,

    “绿豆糕呢!我要今天全天下都吃上绿豆糕,我要让所有人知道,我的子牛就爱吃绿豆糕!”

    少帝“最荒秽”一段岁月开始了。

 帝确认子牛没和英茧联系上,这才放心。

    帝对她的爱,开头就往“无法无天”上冲!

    有一天,她的风筝飞走了,帝封了中都近半街区,风筝飞到哪儿,哪儿的路面就得人迹清空,沿途不断有摄像师紧跟摄影,将风筝在城市半空飘摇的“美景”记录下来……当然,初始,像这种“人让风筝”的荒唐事,极少人晓得帝是为子牛这么做——毕竟偶尔,帝王为“自己的喜好”任性一回,都还能理解。

    子牛肯定不愿与他公开,这是丑事,可皇权在上,她只能得过且过,毕竟叫她“真羞愧去死”,她也没那胆。

    ……

    帝这天听完廷议,留下了神明聊些私话。

    “21夺权”神明是“主力干将”,且善后的特别得当,如今帝着实十分信任他。

    “神明,有件事我已想好,此前,与你商议一下。”

    帝这话儿——既“你已想好”,何来再“与我商议”?神明明了,这就是在向他布置,希望他如他意去做。

    “您讲。”

    可这一听啊,神明心中——他想压抑着,可怎么压制的下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