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走绳子打结磨花蒂 老师喂我乳我脱她内裤作文

2022-06-07 11:09:55情感专区
然都认为那凤凰的眼睛是哪个匠人在死前没有来得及点的,但是萧林确认为那是匠人故意不掉的,至于为什么萧林我不得而知了。 或许是认为以自己的能力还无法为凤凰点眼睛,又

然都认为那凤凰的眼睛是哪个匠人在死前没有来得及点的,但是萧林确认为那是匠人故意不掉的,至于为什么萧林我不得而知了。

        或许是认为以自己的能力还无法为凤凰点眼睛,又或者他觉得这样一件巧夺天工的艺术品,自己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材料为它开眼吧。

        其实这样也说得过去,很多人珍爱自己的艺术,胜过爱自己的生命,这样的匠人才是一个伟大的匠人。

        一楼有一些人在小声议论着,不过都还没有给出考虑要不要竞拍这个玩意,因为翡翠凤凰是一个不完整的艺术品,它存在着一个缺陷,不完美的艺术品,即使是再传神,它也不值钱。

        …;…;

        “我出850万!”

        7正u:版…p

        良久,终于有人开口了,而这个人正是四号包厢的李长风,萧林听到时一点也不意外,因为李长风都说了,哪个匠人是他的挚友,在他眼里,翡翠凤凰已经不是一个物件了,而是一份永久的友谊和一个挂念。

        “四号贵宾850万,还有没有比他更高的!”

        主持人在升降机喊到。

        “850万一次!”

        …;…;

        “850万两次!”

        …;…;

        “我出900万!”

        七号包厢里又有人开口了。

        “好,七号贵宾900万,还有没有出更高的价格!”

        “950万!”

        李长风丝毫不犹豫的又喊到。

        “四号贵宾开价950万,还有人更高吗?”

        “1000万!”

        “1050万!”

        …;…;

        全场就两个人在叫价,一个是李长风还有一个估计和李长风有仇吧,一直都在不断的抬高价格,有过一会儿,价格居然抬到了1500万了。

        “1550万!”

        李长风咬咬牙,这个价格对他来说,虽然不高,不过,也快要到达他的预算底线了。

        “1550万一次!”

        “1550万两次!”

        “1550万三次!”

        碰!

        主持人左手的木槌敲打在身前的哪个高台:

        “成交,恭喜四号贵宾获得今天的第一件藏品,翡翠凤凰!”

        呼!

        李长风明显的呼了一口浊气,最后脸出一抹笑容来。

        升降机再一次落到刚才的哪个摆放拍卖品的平台之。

        “下面是我们的第二件拍卖品,这第二件物品是一副字画,秋水共长天一,落霞与孤鹜齐飞,这正是古代着名诗人王勃的滕王阁序真迹,也可以说是我华夏文明的文学瑰宝。

        竞拍底价1500万,每次加价不得低于100万,现在开始竞拍!”

        在显示器中,萧林也能清晰的看到那一幅字画,字迹龙飞凤舞而不失娟秀,潦草而不失雅韵,以前初中课本之就有这么一幅字画,现在看到真迹,更是让人惊叹不已。

        这幅字画大概有三米之长,展的是夕阳之下,晚霞绚烂耀眼,而鹜的羽是深的,加是逆光,所以孤鹜近乎一个暗影,而晚霞不可能遮布西边半个天空,尚在碧空显,碧空相对于落霞光度稍逊,但相对于孤鹜来说却较亮。

        它们孤鹜落霞碧空就成了明暗的对比孤鹜的影子更加深暗,晚霞和碧空则更加灿烂。

        晚霞的背景是晴空,再者它是蓝宝石的,和晚霞的颜也是互补的。我们知道,当互为补的两种颜相邻时,能构成最强的对比,在效果,能使双方达到最大的鲜明度。

        王勃巧妙地运用了这一对比,使整个图案显得格外地鲜明而美丽。

        这种粗中有细,明暗呼应,产生了鲜明的对比,所以主持人说的那一句会成为千古绝唱,这确定是真迹无疑。

        “1600万!”

        对于字画,还是有很多人喜欢的,一竞拍就有人快速给出了价格。

        “1700万!”

        “1800万!”

        “2000万!”

        在一楼有人开出了一个惊人的价格。

        “一帮糟老头子,不就是一副破字画吗?用得着出这么高的价格吗?”

        …;…;

        “你懂什么,现在这些老头子都喜欢摆弄一些珍惜字画!”

        …;…;

        “3000万,还有比我高的我就不要了!”

        我去,3000万,喊出来眼睛都不用眨一眨的。

        “大老黑,你厉害,我不跟你挣了,你拿走就是了!”

        当然最高兴的还是八仙阁的人,在他们眼里一文不值的东西,居然能卖到3000万的天价,血妈赚了。

        “3500万!”

        又有人开口了,只见那人一身白锦绣长袍,面若冠玉,肤若羊脂,手中拿着一把折扇,头戴玉冠,一身浪不羁的读书人气质,再其身边还有一个小书童模样的人,此人的装扮吸引了不少人。

        “嗯?原来是苏南太子,素闻太子阁下自幼挚爱琴棋书画,诗书礼易经,既然太子阁下喜,那刘某就不与太子相争了!”

        那人看了一眼声音的源头,本身还有一些愠怒的神,见此也一下子就就消失不见了。

        看来哪个所谓的苏南太子,是一个很不简单的人物啊,在坐的谁不是掌管一方的大佬人物呢,见到他都要如此的恭敬,有意思!

        “那苏某就在此多谢了!”

        苏南收起折扇对着那人拱了拱手,微微一笑说道。

 

        “3500万一次!”

        “3500万两次!”

        “3500万三次!”

        碰!

        一锤定音。

        “恭喜苏南太子获得这幅王勃的滕王阁序字画!”

        …;…;

        “喂,老刘哪个苏南太子究竟是什么人物啊,连你都这么怕他?”

        刚才哪个人身边的一个人好奇的小声问到他。

        “淮河南岸的大佬你知道是谁吗?哪个苏南太子就是他唯一的孙子,等到他爷爷退休之后,淮河以南的势力基本就是他说了算,所以我们又称他为苏南太子。

        一次就是他和他爷爷还有老子一起来的,所以我有幸见过一面,此人聪明绝顶,在武功方面的造诣也不低,就算是我们两个老东西加在一起,都不一定能打得过他!”

        那姓刘的对那人解释道,神中都充满了畏惧。

        他可是淮河以南龙头老大的孙子啊,能不怕吗?敢得罪吗?敢和他光明正大抢东西吗?

        虽然势力在淮河以南,但是如果要对付他,也是相当容易的。

  吴敌开口之后,这空间之内又陷入了沉寂,只有外边隆隆的劈砍声传来,显然,小祖宗的剑势越来越强。

        白若溪还能支撑多久已经是个问题了,但吴敌也不急。

        他知道,好像是拯救人质一样,倘若劫匪要求你放下武器,那这时候你真放下了,这人质你就根本别想要抢回来了。

        眼下虽然情况紧急,但是若是过于担忧白若溪的话,反倒会起到反效果。

        而白若溪的沉默确实也没有坚持太久,龙蟒声音略带愤恨的道:“你与她聊吧!”

        吴敌眼中微微一顿,随后也是看向了白若溪。

        而白若溪此时盘坐于地,也是闭眼后睁开,声音有些颤抖的道:“吴敌,你没事吗……”

        “也不能说是没事。”吴敌摇摇头,声音有些倦怠。

        说实话,这场景着实是让他有点进退两难,他想要救人,可眼前的场景却让他不知道自己救得究竟是谁。

        是白若溪这一具躯体呢,还是这个人?

        可他自己现在都没法分清楚,这躯体里的灵魂究竟是谁。

        “你的剑……”白若溪有些艰难的开口了,随后却摇摇头道:“吴敌,你走吧,要不了多久,这里的法力便会散去,到时候,我会跟这条怪蛇同归于尽的。”

        “只有这一条路吗?”吴敌也是试探着问道。

        虽然先前在外面的时候,吴敌想来想去,似乎也只有这么一个结局。

        毕竟他此时算是半个残废,没法帮助白若溪逃走,而白若溪就算真的掌握了自己的身体,凭她自己的本事,肯定也是没法从小祖宗的剑下逃脱的。

        而相对来说的话,龙蟒倘若掌握住了这一具躯壳,那就算能逃走,这躯壳之中的人,却也不是白若溪了。

        绿萝的话,那更不知道会变成个什么模样了。

        算来算去,连吴敌都想不到,究竟还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忙自己就回那个曾经的擎苍城王女白若溪了。

        但是真正面对的时候,吴敌仍旧是难免的有些难过。

        不仅仅是为白若溪难过,同样也对自己无能为力感到难过。

        白若溪此时却笑了笑道:“这个结局,已经不出意料了,可惜的是,灵珠毁掉了,我父亲的病也没着落了。”

        说到此处,她神情也是有些黯然。

        擎苍城的未来,看上去似乎是一片灰暗了。

        吴敌叹了口气:“这个忙我也没法帮你,毕竟出去之后,我想也不会在这里久呆了,你还有其他什么心愿吗?”

        “我……”白若溪顿了顿,随后却笑了笑道:“没有了,吴敌,你能这时候来看我,我很高兴。”

        白若溪笑着笑着,神情却狰狞了起来。

        “蠢货!”

        阴毒的声音响起,龙蟒显然又出来了,然而吴敌看着此时一动也不动的它,只是笑了笑道:“可惜了,你算计这么久,却没想到有这么多的变数。”

        “你若是真想救她,我有个办法,你愿意吗?”龙蟒阴恻恻的开口道:“这个女人知道,但是他不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