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鲤鱼乡好爽很舒服还要好深 病娇男主肉超多的那种古言

2022-06-05 14:39:19情感专区
啧,美人儿的魅力果然无人能敌。 至于萧长赢是奉陛下之命来盯着沈羲和,步疏林才不会这般想,否则在船上遇袭的时候,沈羲和就暴露了,还需要现在自己想法子让萧长风知晓?

    啧,美人儿的魅力果然无人能敌。

        至于萧长赢是奉陛下之命来盯着沈羲和,步疏林才不会这般想,否则在船上遇袭的时候,沈羲和就暴露了,还需要现在自己想法子让萧长风知晓?

        按照沈羲和这种以利益为出发点,尤其是她已经为人妇的情况下,一个无心无情的女人,哪怕是设身处地去想,也不会觉着烈王殿下千里迢迢不辞辛劳,会为了自己的嫂子。

        因为沈羲和想不明白他图啥,他就图不让她受伤,不舍她出意外,这对于理性大于感性的沈羲和而言,是她做不出来的事情,自然也不会这般想。

        步疏林笑得很是欠揍,沈羲和对她一种了悟而又隐晦的懂了某种情绪的眼神皱了皱眉,并没有去深究,在沈羲和心里,步疏林时刻都有神经兮兮的模样,这并不足为奇。

        倒是萧长赢,沈羲和要去打个招呼,也不知为何萧华雍这个醋包竟然没有将人给引走。

        醋包太子殿下当然不会将人引走,就留着萧长赢被自个儿妻子扎心呢。

        弄走了也打消不了萧长赢的心思,何不如让他自个儿领会一下沈羲和的绝情,说不定就放下了呢?

        还有什么快乐,是能够与情敌被自己妻子打退的快乐相提并论呢?

        沈羲和敲响了萧长赢的房门,萧长赢好奇她的来意,却也开门让她进屋。

        并没有落座,沈羲和入了内,就站在门口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道:“我要对陛下的人和巽王下手,你若要相助他们,只管动手,你若无心相助,便莫要叫他们发现。”

        潜意识里,沈羲和是不想和萧长赢为敌,就冲他没有把自己的心中早早泄露出去,想来萧长赢也是不想与自己和萧华雍撕破脸。

        “你要如何对巽王下手?”萧长赢想到沈羲和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要人命的手段,急忙问道。

        沈羲和没有弄懂他的意思,淡漠回道:“这是我之事,与你无关。”

        萧长赢眸光一暗,见沈羲和迈步欲走,大步挡到她的面前:“堂兄身手了得,又是巽王一脉独一滴血脉,还是陛下倾力栽培,若他有个三长两短,陛下必然会全力彻查。”

        萧长风身份特殊,稍有闪失,那就是风起云涌。




 

        原来萧长赢是以为自己要对萧长风下杀手,沈羲和明白他的意思后道:“殿下放心,我与巽王无冤无仇,虽各为其主,但远不到要你死我活的地步,我不会伤他。”

        难道是她之前做得太过?无论是萧华雍还是萧长赢竟然都觉着她出手就会要人命。

        与萧长风何来争端?萧长风不曾伤她,亦不曾对她构成威胁,她岂会是无端要人性命之人?若立场不同便要取人性命,朝堂之中,陛下多少拥护者?难道她要尽数不分青红皂白杀掉?

        说完,沈羲和便绕开了萧长赢,回了自己的屋子。

        萧长赢目送着她离开,看着她入了屋子,关上了房门。

        他略一沉思,还是决定离开此地,沈羲和特意来通知他,那必然是已经在给萧长风设局,萧长风很快就会注意到这里,发现他来此地,不是好事。

        他倒不惧被陛下发现私逃出京,而是不能让陛下知晓他是为沈羲和私自出京,兄弟相争,哪怕沈羲和已经成了太子妃,陛下也会对她多一分杀心。

        亦或者陛下借此挑拨他与太子殿下为敌,让他沦为对付太子的棋子,无论哪种情形,都不是他乐见。

        至于沈羲和要对付萧长风,他一点不担心沈羲和,他担心的是萧长风!

        不过沈羲和既然说了不会伤萧长风,他也就放下了心,不若静观其变。

        萧长赢走了,沈羲和很快就知晓,对于萧长赢的选择,她也较为满意,若是萧长赢当真要插手,对付了萧长赢,势必又要牵连到萧长卿,扫尾起来过于麻烦。

        另一边萧长风在步疏林入了客栈没多久,就接到了消息,他的人到客栈打听了一番,也没有查出缘由,可萧长风要调查起来就途径更多,比如直接从官府入手,很快就掌握了客栈里所有现居的客人资料。

        沈羲和与萧长赢都不是用的真名和真正的路引,萧长赢退了房就没有引起萧长风的注意,萧长风本就心中有怀疑,核实起来就更快,隔日就知晓沈羲和在客栈里。

        “今日动手。”沈羲和起身就对墨玉道。

        墨玉领悟,给沈羲和找出了一套翻领袍,用了朝食,主仆二人就离了客栈,一路出了京郊,萧长风起初是自己跟上来,见沈羲和等人越行越远,不敢掉以轻心,便放了讯号,调来了一半的人,剩下的一半依然留在驿站守着“太子妃”。

        他素来不冒进,行事定然要留退路,这些人留着就是以防万一,他当真入了沈羲和的套,那就只能等这些人来援救。

        只是他并不知道,当他带着一半人马追着沈羲和迷失在一片树林里之后,萧华雍就派人去驿站堂而皇之将“太子妃”掳走,另一半的人也马不停蹄追寻太子妃下落。

        “王爷,我们是不是遇上了鬼打墙?”他们已经被困在这里许久,这颗被标记的树,已经是第三次路过,萧长风的属下人心惶惶。

        沈羲和站在高山上,有个亭子恰好能够远远看到这边小黑点移动:“太子殿下奇门之术,令人叹服。”

        “呦呦若是想学,我比倾囊相授。”萧华雍的声音悠然自身后响起。

        沈羲和回头,他不是独自一个人前来,他带了一个女郎,萧华雍素来洁身自好,身侧从无女仆,东宫的宫女,在沈羲和没有嫁入东宫之前,都是负责一些微末的洒扫活计,根本无法近萧华雍的身,故而头次见有女郎跟在他身后。

        哪怕是毕恭毕敬头都不敢的下人姿态,也难免让沈羲和多看了两眼。

        也就是这两眼,让萧华雍眉开眼笑,走到沈羲和的面前,用一种极其愉悦又透着点骄傲的语气:“呦呦,你在呷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