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第一次都遇过哪些尴尬的事情 杨幂的婚礼1~5黄版小说

2022-06-05 14:38:30情感专区
“无妨,让他半信半疑也好。”沈羲和将信递给珍珠,“让步世子登场。” 步疏林早就知道沈羲和入了城,距离她不远,这段时日跟着这些人风餐露宿

        “无妨,让他半信半疑也好。”沈羲和将信递给珍珠,“让步世子登场。”

        步疏林早就知道沈羲和入了城,距离她不远,这段时日跟着这些人风餐露宿,她觉着自己继续补一补,可没有沈羲和的吩咐,她又不敢贸然来寻,恐被她修整,好不容易得到了沈羲和的许可,当然是撒丫子朝着她奔来。

        做戏嘛,她最会了。

        不就是要绕几圈,故意让人不察觉,把人甩开了好几次,又巧合让以为已经跟丢她的人突然发现了她,这很容易,她立时搞清了沈羲和所住之地,特意带着跟踪她的人绕了几圈。

        人人都知晓她与沈羲和交情颇深,沈羲和成婚之前时常相寻,成婚之时,她更是给沈羲和添了三箱嫁妆,震惊帝都,这事儿既然牵扯沈羲和与沈岳山,她自然也是重点被盯之人。

        步疏林绕了几圈,利用几个弄巷,将人确确实实甩掉,而后有一堵墙有个不大不小的洞,如果暗卫狗豁得出去,且够当机立断,就能通过钻狗洞,恰好看到为了甩开他们,绕了一截路的她悠然大摇大摆进入客栈。

        眼角余光瞄到迅速伸出头又闪回去的一道身影,步疏林虽然没有看清人,但用猜测也能猜到这个时候必然是跟踪她之人,唇角一扬,就跳入了客栈。

        蹬蹬蹬上楼,直奔沈羲和的客房,却在上楼的一瞬间,看到一抹身影一闪而逝,她有些怀疑自己眼花,想要去一探究竟,却恰好看到墨玉打开了房门,遮掩下疑惑,步疏林入了内。

        看到满桌子的美食,她顿时心花怒放,冲过去就想给沈羲和一个拥抱,以示激动之情。

        奈何沈羲和身子一侧,就躲开,险些让步疏林扑倒在地,好在她身手灵活,迅速稳住。

        转过身,瘪着嘴怒视沈羲和:“呦呦,我若栽倒,毁了容,可要赖你一辈子!”

        “臭。”沈羲和无情吐出一个字,就站到窗边去。

        “臭?”步疏林连忙抬起自己的胳膊嗅了嗅咯吱窝,虽然不香可也没有臭啊。

        她随行护卫太子妃到凉州,都是和糙老爷们在一起,也不好似女郎般每日沐浴一番,可她也算爱干净,两日必然洗澡一次,就这样都被金吾卫说世子爷金贵。

        墨玉取了香炉,换了浓郁的香,还特意端到步疏林身边,用手扇着,让香烟飘向步疏林。

        步疏林:……

        她觉得自己受到了极大的侮辱。

        可面前的一桌好酒好菜,愣是让她发不出脾气,衡量了片刻,还是屈服于美食,提箸坐了下来,由着墨玉给她熏香,自己则是大快朵颐起来。

        吃饱喝足,也被熏得香喷喷的步疏林,极其慵懒,懒洋洋道:“你这般嫌我,也不让你的丫鬟为我备下香汤,让我沐浴一番。”

        直接沐浴,岂不是更简单?沈羲和的香多金贵,墨玉在她旁边熏了一刻钟,费人费事费香。

        沈羲和眼皮微垂,睨着她:“你来见我,巽王即刻会收到消息,来一遭,还沐浴而归。你嫌命太长?”

        “嗯?”步疏林没有反应过来,怎地他见了沈羲和一遭,沐浴一番就是嫌命长?‘

 

        有时候沈羲和都怀疑步疏林的脑子,她在旁人面前时刻记得自己是男儿身,一到她面前,就好似忘掉自己再扮着一个男儿。

        “太子妃与步世子,私自相见,逗留半个时辰,步世子沐浴而归。”沈羲和索性说明白。

        “哦!”步疏林恍然大悟,旋即笑得贼兮兮,“步世子与太子妃有染,我给太子殿下戴了一顶……”

        说着,她还挤眉弄眼,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沈羲和瞬间也眉目舒展:“你大概不知,他也在城内,距我不过百步之遥,我要将此言,替你传达于他么?”

        步疏林:……

        “不不不……”步疏林连连罢手的同时还摇头如拨浪鼓,“好姐妹,不要这般待我。”

        自从知晓萧华雍真面目之后,步疏林就畏他如虎,哪敢去挑衅他,瞧瞧与太子殿下作对之人,都是些什么下场?

        沈羲和也没有逗弄步疏林的心思,看着被步疏林风卷残云的食案,直接下逐客令:“你可以走了。”

        “嗯?”步疏林脑门上浮现大大的困惑,她看了看食案,又看了看沈羲和,“你便是特意唤我来吃顿食?”

        这样太好了吧,她还以为沈羲和有什么吩咐她,这是犒劳她。

        就在步疏林感动得泪眼汪汪之际,沈羲和冷漠开口:“你的用处,便是让巽王知晓我在这里,我不愿与你多言,又要你在这里留够时辰,便为你点了一顿吃食。”

        火热的心被一盆冰水浇头,步疏林觉着心口哇凉哇凉,她摆出身无可恋的模样:“你大可不必对我说出真相。”

        “我从不欺骗旁人感情。”沈羲和刚直回答。

        步疏林捂着胸口,她默默站起身,走向大门口,害怕自己再待下去,会吐血而亡。

        双手握住门闩,才想起一事儿,转头道:“我方才进来时,好似看到了烈王殿下。”

        那一闪而过的身影,就在沈羲和对门的房间,她没有看清。

   “我知晓。”沈羲和颔首应道。

        萧长赢是一路跟着她,行路的时候是远远跟着,只要她一入住客栈,萧长赢必然与她同在一个客栈,且住在同一层楼,盯她盯得极紧。

        不过到了今时今日,萧长赢也不与萧长风汇合,将她本来在此透露给萧长风,着实令她有些想不明白,他们二人不都是奉陛下之命跟着她么?

        步疏林歪着头看了沈羲和好一会儿,才贼兮兮一笑,愉悦地走了。

        她明白了明白了,原来烈王殿下竟然是个痴情种子,千里护送,说不定还是私自出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