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十分钟免费高清视频大全动漫 调教药尿惩罚男男小说h

2022-06-02 14:57:45情感专区
“哦,既然你是这里的主人,那么事情就好办了!” 山田孝之眼中闪过一丝不解,身形往后退了一步。 “你找我有事?我…;…;我们好像并&hel

 “哦,既然你是这里的主人,那么事情就好办了!”

        山田孝之眼中闪过一丝不解,身形往后退了一步。

        “你找我有事?我…;…;我们好像并…;…;不认识!”

        山田孝之更加的害怕。

        “当然,如果没事的话,我用得着杀这么多人,浪费这么多力气来找你呢?别紧张,我就问几个问题,问完问题我就会离开的。

        当然,前提是你得痛痛快快的回答我的问题,不然,我也很难想象出我会对你做些什么不好的事情来!

        为了能让你快速的回答我的问题,在这之前我们先玩个小游戏好了!”

        萧林从身出了几根银针,他觉得没有人能够忍受几倍,几十倍,甚至百倍的痛苦,所以,这不仅是个小游戏,还成为了萧林对付一些硬骨头的一个手段。

        山田孝之看着萧林手中的银针,后背发寒,额头不知不觉的就流下了豆大的汗珠。

        !正4版

        不详的感觉!

        “先坐下!”

        萧林一只手在山田孝之肩轻轻拍了一拍,山田孝之就感觉萧林的手噗通一座小山一样沉重,双腿一个扁豆就直接跪在了地。

        碰!

        地板破裂传来一声响声,山田孝之咬牙忍受着巨大的疼痛。

        “这个是银针,你别看他小,在华夏古籍中,它可是能够救命的玩意儿,当然现在也有很多人拿它来治病。

        我们玩的这个小游戏也是和它有关系的,人身有很多神经,道,我就知道那么一个道,只要把银针进去,就能做到把人的触觉,痛觉等等感觉放大很多倍的效果。

        算了还是实验给你看好了!”

        萧林不怀好意的冷笑一声,然后就把银针进了山田孝之的身体里。

        “啊…;…;”

        痛。

        万分的疼痛。

        撕心裂肺的疼痛。

        山田孝之汗如雨下,他也不想叫出来啊,但是实在是太痛了,那种痛就好像是膝盖被人砍掉了,再在伤口撒盐一般的疼痛。

        “这只是五倍的痛觉而已,如果我给你放大十倍,百倍的话,估计你是想都难啊,因为疼痛会让你忘记!”

        “你问,只要是我知道的我都跟你说,只要你别再折磨我就好了!”

        看来岛国人也都不全是硬骨头啊,这才五倍就受不了了,萧林觉得火候够了就又把银针收了回去。

        “好,既然你这么配合,那我就勉强的随便问问好了!”

        萧林继续说道:

        “先给我自报家门吧,包括名字,干什么的,都给我老老实实的说出来,中间喘气时间不能超过三秒钟,不然我可就认为你是在欺骗我了啊,后果你懂的。”

        萧林人畜无害的笑了笑,可怕,太可怕了。

        “我都说,我叫山田孝之,本来是一个普通的生意人,这个地方是我自己开的一个道场,用来抵抗当地的那些黑帮混混的。”

        “不够全面!”




 

        萧林摇了摇头,然后就又把针给进了山田孝之的身体里。

        “啊…;…;”

        又是一声惨叫声,山田孝之几乎痛了昏厥过去,可是这痛苦只会让他越来越清醒。

        “我提醒你一下吧,比如山口组,你和山口组有什么关系,山口组的据点又在哪里?他们在魔都潜伏,又有什么目的,以及和血盟有什么关系?”

        “啊,我说,我说,我说,我的道场和山口组没什么联系,他们多次派人来想要收编我的道场,但是我一直都没有答应他们,据说他们也正在想方设法的收编魔都的地下势力。

        他们的据点在魔都码头十二号仓库附近,具体在哪里我也不知道,还有你说的血盟,我也不知道那是一个什么东西,我知道我都说了,求求你放过我吧,只要你能放过我,我可以把我所有的钱都给你,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山田孝之忍受着疼痛,一口气说道。

        没有关系?

        萧林不解,转而陷入了沉思,按照道理来说,岛国人不都是很团结的吗?在魔都这屁点大的地方,怎么可能还分成了两家呢?

        萧林怎么想都觉得不太可能,直接否定了山田孝之的这个说法,肯定是山田孝之为了活命,故意敷衍自己的?

        再问问,说不定就说出来了呢?萧林又不怀好意的差点笑出声。

        …;…;

        “少爷,外面好像真的出事了,我们要不要出手?”

        房间内,灰袍人耳朵可是把外面的情况听的清清楚楚,之后对着高晓铭说道。

        只见高晓铭沉了一下,想到,如果让灰袍人出手帮忙的话,那么就很有可能会取得山田孝之的好感,那么谈合作的事情也就有着落了。

        如果山田孝之在不答应的话,他们也可以以他的命威胁他,如此算计,都是他们得到好处,怎么算都不会吃亏的。

        几秒后,高晓铭就做出了决定:

        “嗯,我们先去暗中观察,必要的时候救他一命!”

        “是,少爷,我这就去看看究竟是什么人有这么大的本事,居然闯到了这个隐蔽的地方!”

        灰袍人快速走出房间,高晓铭在原地愣了一下,然后提着桌子的箱子,也跟在灰袍人的后面走出了房间。

  灰袍人还没来到武场的时候,耳边就又传来了一阵惨叫声,那声音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的话,估计就是心里发,同时又会涌出一大片无知的同情心来,不过灰袍人可不是普通人,他甚至眉头都没有多皱一下,有的只是好奇而已:会是什么人来这里捣呢?

        能成为高家的供奉的他手会没见过死人,会没杀过人?他早已经习以为常,司空见惯了。

        灰袍人和高晓铭并没有直接出面,而是躲在暗中看着武场里发生的一幕幕,不过与萧林曾有一面之缘的高晓铭这回可是吃了大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