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猛地贯穿她的花茎撞击将军 亚洲国产精品一区第一页

2022-06-02 14:45:17情感专区
但听一百遍,不如自己实地考察一遍。 在这里,她更能体察到,民众的灾苦和不幸。 简拧着眉头,找到了霍兰德贴身伺候的佣人,问:“霍兰德呢?” &

       但听一百遍,不如自己实地考察一遍。

        在这里,她更能体察到,民众的灾苦和不幸。

        简拧着眉头,找到了霍兰德贴身伺候的佣人,问:“霍兰德呢?”

        “亲王殿下一早便跟着江医生出去了,估计要晚上才能回来。”

        佣人回答。

        简轻咬了下唇,想要去找霍兰德。

        可又怕自己出去了,跟他错过。

        便决定,耐心的在营地里等待。

        ……

        另一边。

        江以宁跟着霍兰德坐上了车。

        车子摇摇晃晃的行驶在乡间泥泞的小道上,路上,时不时地遇到患者,他们撑着最后一口气,要去防疫区接受治疗。

        因为,那是他们活下去的唯一希望了。

        看着他们艰难的模样。

        江以宁主动跳下了车,说:“这里距离防疫区挺远的,你们徒步过去,会非常艰难,让我们的人送你们过去。”

        “谢谢您,好新人。”

        患者们感激不尽。

        江以宁扭头,看向一言不发的霍兰德,道:“不经过你的同意,把车借出去了,你不会生我的气吧?”

        说完,忽闪了几下眼睛。

        他们是夫妻俩,不用那么客气,所以她直接做决定了!

        霍兰德看着故意卖萌的江以宁,嘴角微微一抿,“随便你。”

        “嘻嘻,我就知道你会同意我的提议。”

        老夫老妻了,她对他的了解,可比他想的深得多。

        ……

        放弃了车子,徒步前行。

        江以宁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偶而跑到天地里,去找草药。

        这里的环境几乎没怎么污染,所以草药还是挺多的。

        但大部分都会被人当成野草。

        不多会儿——

        江以宁手里就捧了很多草药。

        霍兰德瞥了身旁随行的人员们一眼,“你们两手空空的,不会上去帮忙?”

        众人:“……”

        好吧,亲王殿下心疼自己的心上人了。

        他们也只好出卖自己的苦力了。

        众人赶忙上前,把江以宁手里的东西都拿下。

        江以宁也乐于分给他们。

        等所有人手里东西都拿满了,霍兰德走上前,不经意的说:“剩下的都给我吧。”

        “你要帮我拿吗?多谢。”江以宁笑嘻嘻道。

        霍兰德一本正经的澄清,“我不是帮你拿,我是帮灾区的人们服务。”

        “你还真是死鸭子嘴硬。承认自己关心我,有那么难吗?”江以宁轻哼了声问。

        霍兰德不再说话。

        江以宁也不想搭理他,加快了脚步往前走。

        好在路程并不远。

        很快就到了地方。

        村民们听说,亲王殿下来村子里,为他们看病了,纷纷跑出来,夹道欢迎。

        江以宁和霍兰德几乎寸步难行。

        而就在两人分开人群,尽量网里面走时,却有一个身影穿过重重人群,挤到了他们的跟前,声嘶力竭道:“大家伙,不要被他们骗了!尤其是这个霍兰德亲王,就是个骗子!麦卡伦把我妹妹强行绑走,就是为了他!现在我妹妹不见了!肯定是他跟麦卡伦勾结,令我妹妹遭遇了不测!大家万别被他的花言巧语给欺骗!”

        男子说的言之凿凿,众人本来对霍兰德和江以宁比较看好的。

        结果,出了这档子事,他们还真不敢相信了。

        不少人都打了退堂鼓。

        纷纷露出了戒备的神色。

        霍兰德也清楚这男人说的是昨晚的那个女孩,澄清道:“我从没碰过你妹妹,昨晚,我已经让她平安回家了。还有,你既然担心你妹妹的安危,就不该把她卖给麦卡伦。”

        男子听到这话,被噎了下。

        随后,他勃然大怒。

        “我家里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男子跳脚骂道。

        “呵……当然跟我有关系。我答应了你妹妹,要好好照顾她,像你这种人,压根不配做哥哥。”霍兰德冷笑,“你是选择自己离开这个村庄,还是想被丢出去?”

        霍兰德冰凉的声音,扩散到房间里的每一处。

        男子依旧嚣张,“我不配做哥哥,难道你配吗?你要是供养一个孩子长大,又花了很多精力,难道你不要求她回报吗?我妹妹欠我们家的,我让她还,她就得还!你少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霍兰德不再多跟他废话,上前一步,想要把他丢出村子。

        可没想到,刚碰到他。

        男人反手就要来一拳。

        这一拳头下去,可是几乎要把人的脸打偏。

        但他没打中霍兰德。

        从斜处伸出一直小手,牢牢地抓住了他的胳膊。

        “敢动我男人,经过我的允许了吗?”

        江以宁抬眸,盯着男子什么,气场强大的问。

        男子被抓住了,心里还不服气,想要挣脱了,再去打人。

        可江以宁看着瘦瘦小小的,实际上力气挺大的。

        他作为一个男人,也无法挣脱江以宁的桎梏。

        “你凭什么抓我?你放手!

        男子大声喊。

        江以宁笑了笑,道:“你要我放手,我偏不要放。”


 

        话音落,她掰住了男人的一根手指,往后方用力。

        男人感觉到关节有刹那的痛疼,跟锥子扎的似的,脸色都变了。

        “现在还敢要我放手吗?”

        江以宁把控的很精准。

        能让他尝到苦头,又不会真的伤害到他。

        “不了,不了,求姑奶奶饶命。”

        男子认怂了,眼里依旧带着一丝不甘心。

        江以宁没搭理他,扭头看向霍兰德问,“你想怎么处理?”

        “放了他吧。”

        霍兰德淡声道。

        “真的要放了?”

        “嗯。”

        霍兰德点头。

        江以宁看着男人怂兮兮的模样,就看不上眼,一脚踹了过去,“滚!”

     男人被他踹了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上。

        慌忙站稳了身体,回头惊悚的看了眼江以宁和霍兰德,便急匆匆的往前跑。

        谁知道,刚好就撞到了迎面跑来的人。

        两人都跌倒在地。

        男子捂着自己的胸口,气的咬牙切齿。

        哪个不长眼的,竟然在这时候撞他,要是自己被弄得被责罚了。

        他一定跟对方没完!

        心里这么想着。

        他向自己的前面看去,想认清楚是谁撞得自己。

        结果,一眼就看到了一夜未归的妹妹。

        男子激动地上前,抓住了妹妹的胳膊,道:“你这死丫头,这么长时间都跑去哪里了?全家都找你找的要疯了!你赶紧跟我回家!”

        说完,粗鲁的拉拽着向前。

        女子被他捏疼了,可还是双脚抵着地面,说:“我不会跟着你回家的,你只会一次又一次的把我卖掉。”

        “你不跟我回家,你想去哪儿?难道你还指望着霍兰德亲王收留你吗?”

        作为哥哥,他训斥自己的妹妹,一点都不留情面。

        “别痴心妄想了,你是残花败柳之身,他看不上你的。阿爸已经为你找了一门亲事,你赶紧跟我回家,对方过两天,就来下聘礼了。”

        听到哥哥这话,女子眼泪流了出来。

        她就是听到了,家里为她许配了婚事,才迟迟不肯回去的。因为对方是五十多岁的老头子,已经娶了五个老婆了,自己再嫁过去,就是他第六个老婆。

        想到自己为了家里,跑去听从麦卡伦的命令,出卖身体。

        换来的是这样的对待。

        她的心便彻底的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