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老子手机观看理论片 高贵少妇在我胯下娇喘呻吟

2022-06-02 14:41:22情感专区
霍兰德带着江以宁回到了帐篷里。 将她放在睡袋上,说:“现在满意了?” “被心爱的人抱了一路,自然满意。”江以宁澄澈的眼眸里,清晰地倒

      霍兰德带着江以宁回到了帐篷里。

        将她放在睡袋上,说:“现在满意了?”

        “被心爱的人抱了一路,自然满意。”江以宁澄澈的眼眸里,清晰地倒映着他的身影,小手拉住他的衣袖问,“你吃饭了吗?”

        “没。你问这个干嘛?”霍兰德警惕的问。

        “能干嘛?自然是要陪着你一起吃饭了呀。”江以宁枕着胳膊道,“再说了,你不是要跟我讲疫区的事吗?咱们俩都很忙,不趁着吃饭的功夫,把事情讲完。难道还要单独抽个空,再讲这事吗?我倒是愿意,你自己乐意么?”

        霍兰德自然不愿意,抿紧了唇瓣道:“我去叫人准备食物。”

        江以宁打了个哈欠,眼角沁出了泪光。

        像只毛毛虫一样,钻进了被子里,声音软糯的应道:“嗯,那你记得叫醒我。”

        话音刚落——

        她就合上了眼帘,呼吸也变得绵长。

        这明显是睡着了。

        而能做到如此快迅速沉入睡眠的,只能是累坏了。

        霍兰德目光落在她满是汗水的额头上,微微吐了口气,随后,起身出去,拿了自己的军大衣外套,盖在了江以宁的身上,这才离开。

        ……

        江以宁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等睁开眼睛的时候,注意到身旁有火光,还有浓浓的食物香气。

        她揉了揉眼睛,从睡袋里爬出来。

        看了四周一圈,最后发现了守在炉子边的霍兰德。

        江以宁坐在他身边,问:“几点钟了?”

        “晚上十一点。”

        “啊,这么晚了?我睡了那么久吗?”江以宁一脸吃惊。

        “嗯。”霍兰德冷漠的应声。

        江以宁捡起了一块红薯,拨开了热乎乎的外皮,露出里面红色的肉肉,忍不住咬了一口,满嘴香软甜糯。

        唔。

        好满足呀。

        她眯起眼睛,像只靥足的猫儿一样,长长的睫毛都在颤动。

        霍兰德将她这般模样尽收眼底,心念微动。

        江以宁啃了一半红薯,填饱了肚子,说:“那我们抓紧时间,交换下信息吧。”

        她把自己观察到的信息,告诉了霍兰德。

        霍兰德也跟她交流了下,疫区相关的东西。

        两人都默默地记下。

        等正事都办完了,江以宁的饭也吃的差不多了。

        只不过,她嘴巴上沾染了烤红薯外皮的黑色,像只小花猫般。

        霍兰德安静的看了一会儿,忍不住递了纸巾。

        江以宁脸上冒出了问号:“嗯?”

        “嘴巴没擦干净。”

        霍兰德惜字如金的提醒。

        江以宁接过来,用力的擦了自己的嘴巴几下,问:“干净了吗?”

        霍兰德见她脸上还有红薯渣,没有出声,而是直接伸手,为她擦去了唇角的东西。

        感受到他粗粒的拇指,在自己脸颊上滑过,留下温热的体温。

        江以宁睁着黑溜溜的眼睛,唇角勾起,笑着说:“谢谢你呀。”

        看她如此温柔的模样,霍兰德沉默了片刻,问:“江以宁,你前夫是个怎样的人?”

        “前夫?我没前夫,我这辈子只有一个丈夫。”江以宁认真的纠正他错误的用词。

        霍兰德只觉得心情烦躁,“算了,你不愿意提及他,我就不跟你提了。”

        说完,他起身要走。

        江以宁赶紧伸手拉住了他,“时间还早呀,我们再说会儿话嘛。”

        已经十二点了,哪里早了?

        霍兰德在心里默默地腹诽,但还是坐了回去。

        看着下颌紧绷的男人,江以宁双手抱着膝盖,低声道:“我老公长得很帅气,人群里一眼看过去,最亮眼的男人就是他。他看起来很冷漠,总是拒人于千里之外,但跟他相处的久了,就会发现他这人外冷内热。尤其是对自己在乎的人,更是掏心掏肺。在我眼里,他就是个完美无缺的人。”

        霍兰德冷笑,“这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人。你对他的滤镜太重了,才会看不出他的坏。”

        江以宁:“……”

        这怎么闻到了一股浓浓的醋酸味?

        某人该不会在吃自己的醋吧?

        想了想,还真有这可能。

        毕竟陆执是个大醋坛子,动不动就爱打翻。

        江以宁想到这儿,忍不住笑出了声。

        霍兰德还以为,她不同意自己的说法,“怎么了?我说错了吗?”

        “没,你没说错。”江以宁勉强忍住笑意,道:“我只是觉得,你失忆之前,跟失忆之后,脾气差不多。”

        这话一出,霍兰德的脸色霎时变得难看无比,“我不是你丈夫。江以宁,我记忆里,完全没有你。听懂了吗?”

        他在很严肃的强调这事。

        江以宁知道,他真的很介意以前的自己,只好改了口:“对不起,我总是下意识的把你们俩当成一个人。我以后不会了。”








 

        还有以后?

        霍兰德周身释放出深寒的气息,牢牢地盯着江以宁许久,忽然站起来,大步往外走。

        “喂,你不会生气了吧?”江以宁追了两步,没能追上。

        因为霍兰德的脚步越来越快,最后几乎都成了跑的状态。

        江以宁忙了一整天,小腿和脚底都疼得厉害。

        压根没精力去追他。

        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视野里。

        江以宁吐了口气,停下了脚步。

        罢了。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慢慢来。

        总有一天,他会想起来,和她有关的一切。

        江以宁转过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躺下继续休息。

        ……

        而霍兰德走出帐篷,回头看了一眼。

        见江以宁已经安然卸下,他冷冷的哼了声。

    说什么他是她心心念念的失忆丈夫,若真的心心念念,若不是替身,她不应该跑上来,安慰他,跟他继续解释吗?

        可她呢,只敷衍了两句,便当无事发生了。

        这摆明了,没把他当回事。

        呵……

        女人的嘴,就是骗人的鬼。

        半个字都不能信。

        霍兰德心头的怒火,蹭的一下,直冒三丈高。

        脚步快的跟生了风一样。

        ……

        在营地里转了一圈,看了各个方面的情况,霍兰德心头的怒气依旧没消除。

        回到自己的帐篷,想到江以宁的所作所为,气的睡不着。

        索性打开灯,继续看手下人汇报上来的资料。

        正当他入神时——

        帐篷的门被掀开了,紧接着走进来了一位妙龄少女。

        她手里端着盘子,盘里放着一碗白米粥,以及两个菜饼。

        别看这样的吃食简陋,但在疫区,能有这样的伙食,已经非常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