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大乳产奶文小说h bl细致过程多汁文

2022-06-02 14:37:38情感专区
霍兰德冷笑:“先别高兴的太早。这次的疫情来势汹汹,且症状很奇怪。我已经派去了很多专家,都没能解决掉。江以宁,若是你无法结束这次的疫情,那你要为你的轻狂,付出代

        霍兰德冷笑:“先别高兴的太早。这次的疫情来势汹汹,且症状很奇怪。我已经派去了很多专家,都没能解决掉。江以宁,若是你无法结束这次的疫情,那你要为你的轻狂,付出代价。”

        “如果我顺利解决了疫情,那有没有什么奖励?”

        江以宁澄澈的目光,深深的望进他的眼里。

        霍兰德知道她想要什么。

        但是,他不受任何人威胁。

        “我可以给你钱。”

        “我不缺钱。”

        “我可以给你权力。”

        “我也不差权力。”江以宁道,“霍兰德亲王,我只差一个老公。”

        “你到底知不知道羞耻二字怎么写?”

        霍兰德恼羞成怒。

        江以宁摇头,“我对着自己的老公,知道羞耻干嘛?”

        “……”

        霍兰德一时语塞。

        沉默了片刻后——

        他道,“明天,你就亲自去疫区看一下。”

        这摆明了,是要回避她的话题了。

        江以宁笑着问,“那你能不能跟我一起去?不然,以平民的身份进去,我怕会遭受无妄之灾。”

        “会有警卫跟着你的。”

        霍兰德拒绝和她的一切亲密行动。

        “再多的警卫,也阻挡不了那些想害我的人。霍兰德亲王,您若是不肯陪着我去,那我就不去了。你把我刚才的提议,都当是放屁吧。”江以宁伸了个拦腰,说罢工就罢工,“我走了吧,拜拜。”

        她不给霍兰德反应的时间,径自出了门。

        霍兰德看着她潇洒离去的背影,气的攥紧了拳头。

        有生以来,他头次对一个人没办法。偏偏这人还是个女子。

        着实令他感到挫败。

        但更让他生气的是……

        每次面对她,他都控制不住自己的心。

        要被她牵动。

        对方却明显把他当成替身来看待。

        霍兰德想到这儿,浑身散发着凛冽的寒气。

        ……

        江以宁回到自己的卧室,躺在床上,打开电脑,查看了一些资料。

        之后,便没心没肺的刷视频。

        一直到晚上,她都没踏出房门一步。

        佣人一再的过来敲门,请她出去用餐。

        江以宁这才慵懒的起身,打开房门问:“有什么事吗?”

        佣人小声回答道:“有点事,霍兰德亲王殿下,请您出去用晚餐。”

        江以宁笑了笑,道:“我不饿。”

        佣人:“……”

        这女人知道自己拒绝的是谁吗?

        那可是霍兰德亲王殿下,他一句话,就能决定她的生死。

        江以宁关上了门。

        佣人无功而返,战战兢兢的把江以宁的原话,转达给了霍兰德。

        最后,说:“亲王殿下,要不然,您还是先用餐吧。”

        别理会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

        佣人在心里默默的补充。

        霍兰德身上的寒气更浓重,最后猛然站起来,朝着二楼的卧室走去。

        大厅里,所有人的心都随着他的动作,而紧绷了起来。

        ……

        卧室里——

        江以宁躺在床上,默默的在心里数。

        十……

        九……

        八……

        七……

        六……

        五……

        四……

        三……

        二……

        一……

        咚咚咚,急促的敲门声响起,江以宁唇角微微上扬。

        起身,来到门口。

        打开门,便看到门外站着神色清冷的霍兰德。

        江以宁淡淡的开口问,“亲王殿下,请问有什么事吗?我今天很累,想早点休息,有要紧事的话,麻烦快点说,不要耽误了我休息。”

        霍兰德简直要被这个女人气死了。

        她真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自己来找她,是为了什么事。

        她不清楚吗?

        “你不吃晚餐了吗?”

        “我下午吃了太多零食,现在一点都不饿。”江以宁道,“谢谢您的好意。”

        霍兰德:“……”

        “还要别的事情吗?没有的话,我就先休息了。”

        江以宁作势要关上房门。

        霍兰德伸手,阻挡住了门,“你今天下午提的事情,我都答应。”


 

        “陪着我去疫区的事吗?亲王殿下,我不希望您心不甘情不愿的跟着我去。毕竟,您心情不好,总摆着一张臭脸,在我跟前晃悠,也会影响到我的工作心情……”

        江以宁的话刚说了一半。

        霍兰德冷声威胁道,“再敢蹬鼻子上脸,我可忍不住,想掐死你了。”

        江以宁只得打住了话头,冲他微微一笑。

        “我开玩笑呢,您别当真。”

        她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既然我们达成了一致,那就早点出发吧。明天一早就去,您看怎样?”

        “嗯。”

        霍兰德沉沉的应下。

        江以宁依靠着墙壁,神态慵懒道:“那明天一早见。”

        霍兰德这才注意到,她只穿了睡裙,裸露出的锁骨宛若跌翼,格外的吸引人。

        霍兰德眼眸深处,掠过一道暗沉的光芒。

        随即,别开了眼眸。

        不再看她。

        江以宁看他这般反应,发出低低的轻笑。

        霍兰德有些难堪地转过身,大步离开。

翌日,清晨。

        江以宁一早准备好了东西,来到楼下吃饭。

        等了一会儿,霍兰德也出现在了餐厅里。

        他身着黑色的西装,衬托得身材修长,英俊的脸庞上没有一丁点得笑容,显得格外的严肃。

        但偏偏是这样的他,愈发显得矜贵和优雅。

        简单的一言一行,都散发着吸引人的魔力。

        江以宁看着眼前的男人,忍不住唇角勾起了一抹笑容。

        “亲王殿下,您今天可真是帅气。”

        霍兰德瞥了她一眼,并不答话。

        随即,扭头对一旁的佣人说,“东西都准备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