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湿润吞吐着他的昂扬 omega 放松 乖 哭 疼 生殖腔

2022-06-02 14:36:39情感专区
她要带着人走。 玛丽亚哭哭啼啼的不肯离开。 简生气的下命令道,“来人,把玛丽亚带走。” 几个佣人一拥上前,将玛丽亚强行拖拽离开。 &

 她要带着人走。

        玛丽亚哭哭啼啼的不肯离开。

        简生气的下命令道,“来人,把玛丽亚带走。”

        几个佣人一拥上前,将玛丽亚强行拖拽离开。

        ……

        等回到了玛丽亚临时的别苑。

        她还在哭个不停,眼睛都红肿了。

        简非常心疼妹妹,但绝不会为了姐妹私情,就纵容莱昂,于是把话都说开了:“莱昂对你只有利用,仗着你对他的感情肆无忌惮,连我和王室都不放在眼里。这样的人不值得嫁。玛丽亚,放弃他,我给你重新挑选个满意的丈夫。”

        玛丽亚连连摇头,“不行,我只要他。姐姐,我爱他呀。如果不能跟心爱的人结婚,跟其他人步入婚姻的殿堂,那样跟地狱有什么区别?姐姐,你不是也爱霍兰德吗?你破格给他授予亲王的位置,不也是因为偏爱他吗?为什么到了莱昂这里,你就对他那么苛刻。还把他的爵位剥夺了,这对他来说,是多大的屈辱,你不知道吗?”

        “我们父王本就对不起他,你现在这样待他……他怎么可能还喜欢我?”

        玛丽亚每句话里都是埋怨。

        简蹙眉道,“我给霍兰德授予亲王的头衔,不是因为我爱他,而是因为他有这个实力。莱昂的爵位是靠着他父辈的庇荫,才能获得的。两者根本不能混为一谈。”

        “剥夺他的爵位,对他是羞辱。可这也是因为他先藐视王室,我们作为皇权的受益者,要无条件的维护王室。他既然看不起皇权,那就没资格享受这些优待。”

        “玛丽亚,如果你为了爱,一昧的卑微。换来的不是同等的爱,而是践踏。”

        玛丽亚不服气道,“你说我的时候,总能拎的那么清楚。那你自己呢?霍兰德若是不选择你,选择那个女奴,你也能干脆利落的分手吗?”

        简沉默了两秒,说:“我做不到干脆利落的分手,我会很痛苦……但是,我一定分手。”

        没错。

        无法和霍兰德在一起,的确令她痛苦万分。

        但作为王室的骄傲,让她无法做出,为了挽留一个人,放下自己尊严。

        所以,她一定会放手的。

        玛丽亚听到姐姐的话,痛哭不止。

        简抬起手,轻轻的拍打了她的后背几下。

        最后,将她抱在了怀里。

        ……

        安抚好了玛丽亚。

        简命人将阿蛮送去了霍兰德那边。

        随后,一个人独自来到了书房。

        安静的待到了天色发黑。

        ……

        另一边。

        江以宁看到阿蛮平安回来,高兴的上前,抱住了她,“阿蛮,你这几天没被莱昂折磨吧?”

        “没有,他只是限制我出宅院。其他的,没有苛待我。”

        “那就好。”江以宁笑了笑。

        阿蛮又把简褫夺莱昂爵位一事,告诉了她。

        江以宁对此,感到了一丝意外,“看来,这简不傻,能看出来莱昂图谋不轨。”

        “嗯,是呀。”

        阿蛮点头附和。

        江以宁道,“不管他们的恩怨怎样,现在,我已经接近了霍兰德。只要治疗好他的失忆症,我们就可以顺利离开拜占庭了。”

        “少奶奶,需要我做什么吗?”

        阿蛮问。

        “需要你做的事情可多了。”江以宁淡声说,“你去联系祁峰,开始活动,吸引那些监视我们人的注意力。”

        他们来拜占庭,带了不少人。

        但对方在暗,他们在明,所以不好行动。

        因此,大部分人都处于蛰伏的状态。

        可现在不同了……

        她有把握,用自己的医术,唤醒陆执的记忆。

        其他人自然也到了发挥作用的时刻。

        “是,少奶奶,我知道了。”

        阿蛮领了命令,马上开始行动。

        ……

        江以宁则找到了霍兰德。

        他正在处理公务,眉心紧皱,看起来似乎被什么棘手的问题给困扰了。

        江以宁走上前,看了一眼,道:“拜占庭发生了疫情吗?我懂点医术,也许能提供帮助呢。”

        霍兰德猛然抬头,漆黑幽邃的眸子带着一丝凌厉,看着她道:“没我的允许,谁让你进来的?”

        “我敲门了,你没听到,这怪不得我吧?”

        江以宁歪头说道。

        霍兰德觉得这女子真是越来越胆大了。

        竟然敢用这么随意的语气,跟他说话。

        若是被外人听到了,她只有被处死的命!

        “放肆!”

        霍兰德沉喝。

        江以宁微微翘起唇角,忽然坐在了他的腿上,搂着他的脖颈说:“我还敢更放肆,你要不要尝试一下?”

        话音落,她低头,亲吻向他的唇瓣。

        霍兰德看着近在咫尺的俏丽容颜,一时间,仿佛被定格在了那儿,无法动弹。

        然而……

        江以宁的唇瓣在距离他不到一厘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她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亲王殿下,你不该推开我,拒绝这样的行为么?为什么要怪怪的坐在那儿?难道,你期待我的亲近?”

        她的嘲弄,令霍兰德心头蹿起了一股火。

        伸手将她推开,恼怒道:“你给我出去!”

        江以宁站稳身子,自信且笃定道:“我出去了,你可别后悔哦~这个疫情,只有我能处理。”

        说着,她迈开步子往外走。


 

        霍兰德盯着她的背影,保持着沉默。

        没有开口喊住她的意思。

        ……

        江以宁也没停下。

        正当她要迈出门槛时,身后传来了霍兰德的声音。

        “你当真能处理这个疫情?”

        江以宁粲然一笑,回过身说,“当然。”

        “你若是能处理好这次的疫情,不管你想要什么,我都能尽量满足。”霍兰德的确恼怒这个女奴的大胆、放肆。

        但是,只要能扑灭疫情,他愿容忍她。

        江以宁微微一笑,单手撩了下自己鬓角的碎发,说:“那霍兰德亲王殿下,我想跟你结婚,成为你正式的妻子,不知道你能不能答应?”

        霍兰德听到她清脆的话音,脑海里突然闪现了一幕场景。

        也是一个女孩,站在他跟前,大胆、无礼的说,“娶我!”

        他摇了摇头,脑海里的幻像随之消灭。

        霍兰德声音冷冽道,“你倒是大胆。”

        “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这话没听过吗?”江以宁笑着说,“不尝试一下,怎么能知道,麻雀能不能飞上枝头,变凤凰呢?”

      “霍兰德亲王殿下,那么爱自己的子民,也应该愿意为了他们,牺牲自己的婚姻吧?”江以宁步步紧逼。

        霍兰德脸色愈发冷。

        就在他忍不住,想要喊人,把江以宁赶出去时。

        却听她又道:“如果霍兰德亲王实在不愿意,跟我这个粗鄙庸俗的人结婚。那我们换一个条件。你接受我为你治疗头痛,我则去救治那些疫区的人。”

        “你怎么会知道,我有头痛的毛病?”

        霍兰德敏感的问。

        江以宁勾了勾唇角,露出了然的笑容:“我不是跟你说了吗?你忘记了一段很重要的记忆。一般,被篡改过记忆的人,都会有头痛的征兆。而且,我观察到,哪怕你情绪平静的状况下,也会下意识地紧皱眉心,这都是被头痛折磨的人,会有的特征。”

        霍兰德这才明白。

        他一开始就中了这个女人的圈套。

        先抛下一个不肯能达成的条件,进而再提出一个可能达成的。

        这样对比之下,他答应她后面提出条件的概率,会高很多。

        真是够狡诈的。

        但哪怕看穿了江以宁的小计谋,他考虑了片刻,还是答应了。

        毕竟,答应了,不会对他造成任何的损失。

        江以宁看他点头,开心道:“我就知道,你会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