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美攻给双性强受带贞洁锁h 啪啪的很黄细节小说

2022-06-02 14:34:27情感专区
江以宁让人把简移到霍兰德的书房,找到照明最好的位置,做了一番简单的消毒后,就在极其简陋的情况下,开始了为简取子弹碎片、缝合、以及包扎的一系列治疗程序。 一直坚

   江以宁让人把简移到霍兰德的书房,找到照明最好的位置,做了一番简单的消毒后,就在极其简陋的情况下,开始了为简取子弹碎片、缝合、以及包扎的一系列治疗程序。

        一直坚持要守着简的玛利亚,心中放心不下江以宁的霍兰德,以及临时被拉来配合江以宁,给她做副手的管家。

        看着她行云流水的动作,一气呵成下迅速完成所有的过程。

        所有人都看傻了眼,同时心中对她女奴的身份,产生了莫大的疑虑。

        如此精湛的医术,即便是专门从事医学事业的贵族,都还没有达到的高度。

        她一个女奴,到底是怎么学习到的呢?

        从开始实施救治就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江以宁,并没有留意到身边人,落在她身上的眼神变化,手上动作到了收尾处,缓缓抬头淡定的说:“好了。”

        简盯着江以宁,眼神中多了一抹郑重的打量。片刻后,开口夸赞道:“你的医术应该很好,处理的不必宫廷医生差。”

        说完,继而问道:“你有什么需要的,说出来我可以当做给你的奖励。”

        江以宁眉头微挑,心想这倒是个机会。

        来到拜占庭,什么还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就被弄进了监狱,再出来却成为了生活在最底层的奴隶,这可不是她想要的。

        且因为这个身份,她有很多事都行动不便。

        再加上,阿蛮此时还被莱昂扣在公爵府。

        面对简这个拜占庭的未来掌权着,江以宁不需要客气,直言说:“公主殿下,什么都可以吗?”

        简没有想到,江以宁会有如此一问。

        感觉她性格还是蛮率真的,不像有的人心中藏着许多的弯弯绕,要么对她一番虚头巴脑的客气,却只为跟她牵上关系,为以后图谋。

        要么,就是因为她的身份,而小心翼翼怯懦的不敢替任何要求。

        而此时江以宁的一问,获得了简的些许好感,嘴角微微上翘,“我说的话,从来没有收回的道理,你又什么要求尽管说吧。”

        “我想要恢复平民身份,并且想要公主帮我把一个叫阿蛮的女孩,从莱昂的手里要过来。”江以宁说完望着简,观察着她在听完自己的话之后,到底是个什么反应。

        却不想,简想也没有想点头答应了。

        玛利亚从听到江以宁的要求之后,就想要出声驳斥她,可她一直都急着,在简没有说话前,绝对不可以抢在她的前面说话,这一个规矩。

        强忍着想等简说出拒绝江以宁话时,好好的讥讽她一番。

        却没有想到,等来的是简答应她的回复。

        玛利亚气的顾不上什么规矩不规矩,立即出声反对道:“我不同意,姐姐,她是女奴。你别忘记了,她作为一个女奴,就做出勾引霍兰德这么放肆的事情,你若是给她平民的身份,她还不得把尾巴翘到天上去了吗?”

        简听完玛利亚的话,没有任何的解释,只是沉着脸说:“我既然已经允诺了,难道玛利亚还想姐姐反悔吗?”

        口中如此说,简望着眼前耀眼道,连让她生出嫉妒之心,都无法成型的女子,只觉得心中又黯然了几分。

        霍兰德应该是喜欢上她了,才会对她那么上心的吧。

        ......

        简休息了一会儿,苍白的脸色稍微好了一些。

        对屋里的几人吩咐道:“你们都先出去一下,我要跟霍兰德亲王单独说说话。”

        管家和玛利亚没有异议的退出门。


 

        江以宁却是最后一个退出去,且在退出门前看了一眼霍兰德。

        但最终什么也没有说,退出门外把空间留给了两人。

        ......

        三人相继退出,房间里只剩下两个人。

        简看了一眼站在窗前的霍兰德,眼神中有着痛苦,慢慢转变为了坚决,开口问道:“霍兰德,你......是不是喜欢上了那个女奴?”

        许是想到了,她会问什么?

        霍兰德在她的问题一出口,便摇头否认道:“你想多了,我并没有喜欢上任何人。”

        “是吗?”虽然从他的口中听到否定的答案,但简并没有为此而感到高兴,她依靠在床头,虚弱且悲凉的笑了笑,说:“霍兰德,也许你自己都没有发现,喜欢一个人的时候,眼神是藏不住的。”

        “我能够看得出来,你对江以宁是有好感的。也能感受的道,你对我始终不曾有过心动。”

        简说的关于江以宁,霍兰德自己还没有弄明白,所以无从回答,但她说的关于两人之间的话,确实是霍兰德内心深处的真实感受。

        所以,他沉默了。

        简又问:“霍兰德,我想知道我哪里不如一个女奴,那么多日夜的守护,我的真心竟换不来你一丝的心动。”

        霍兰德最不想面对的问题,从简的口中说出。

        他回避的当没有听到,轻声说:“你现在受了伤,需要好好的休息。”

        最终,也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

        简有些苍白的面容上,两行清泪顺着眼角滚落下来。

不知道谁曾说过,眼泪是人情绪最好的宣泄。

        简在内心中的情绪,得到宣泄之后。收拾好情绪,轻声召唤道:“来人。”

        一直守在门外的贴身侍女,以及玛利亚听到她的这一声召唤,立即应声进门。

        看着进门而来的玛利亚,简轻言说:“玛利亚,安排一下,我先去你在宫外的庄园休养几天。王宫里的眼线太多,我的伤虽然都已经处理好了,但行动上多少还是有些不便,现在回宫不免被有心人察觉什么。那咱们所做的一切,也就失去了意义。”

        玛利亚自从成年之后,国王和王后就为她修建了一座庄园式的城堡,为的是等她成婚之后,方便搬过去居住。

        现在简搬过去疗养,倒也便易的很。

        毕竟她们姐妹的关系好,是全国上下都知道的事情,且简很快就要跟霍兰德亲王订婚,而小公主玛利亚也早早的就定下了莱昂公爵,在婚前两姐妹想要独处一些日子,也是说的过去的。

        玛利亚在听闻了霍兰德与简的那一番,关于她会被人猜忌的话之后,虽然还是看不惯霍兰德与江以宁,但也相对收敛了不少。

        所以在简提出要去她的庄园修养时,只是狠狠的瞪了霍兰德和江以宁一眼,吩咐人准备好车子,带着简离开了霍兰德的亲王府。

        ......

        目送她们姐妹离开,江以宁看着眺望远房的霍兰德,抬步走到他的身边,轻声问:“我的出现,是不是影响到了你?”

        霍兰德头也没回的摇了摇,眼睛依旧眺望着远方,声音清淡、缥缈的说:“我的事情,你不用如此关心,做好你分内的事情就好。”

        从他的话语中,江以宁听出了疏离、淡漠的情感。

        这样的陆执,让她的心情有刹那的低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