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强行处破女h文 快穿h灌尿

2022-06-01 14:59:02情感专区
“哟,这么洁身自好呀!在这里又没人看到,你激动个什么?再说,我又不能把你怎么样,你那么怕我干嘛呀?”郝纤纤对秦明浩的行为有点感兴趣。她在一旁看着秦明浩饶有兴趣地说

  “哟,这么洁身自好呀!在这里又没人看到,你激动个什么?再说,我又不能把你怎么样,你那么怕我干嘛呀?”郝纤纤对秦明浩的行为有点感兴趣。她在一旁看着秦明浩饶有兴趣地说道。

        “不用你管!你有时间多管管你那妹妹,能不能叫她守点规矩?不要总是给我搞这搞那的搞事情好不好?”秦明浩没好气地对郝纤纤埋怨道。

        郝纤纤看到秦明浩有点手忙脚乱的样子,禁不住好心提醒:“卸妆不是像你这样卸的!先用卸妆棉沾上卸妆水,轻轻按压在需要卸妆的部位,大概按三秒左右,再从上而下、从左至右、由内到外,这样轻轻松松几下就卸掉啦!”到底是个外行,越擦脸上越多,偏偏还是个固执的人,不让人帮忙,非得自己动手。差点没把自己弄成个大花脸。

        “其实,她也是你的妹妹了,你不觉得自己也有责任管她吗?”郝纤纤居然恬不知耻地调侃秦明浩。是呀,她和郝圆圆、郝甜甜,与秦明浩不都是同父异母的兄妹吗?

        “道理是这个道理,你说得也没错!可是我没这个义务,我姓秦,不姓郝!”秦明浩这话也只能在这里跟郝纤纤说说罢了,要是在外面还不得炸开了锅呀!

        “如果是这样,那我们也可以改姓秦呀!难道只有你能姓秦,我们就不能了吗?”郝纤纤似乎跟秦明浩杠上了。

        “你!不可理喻!”秦明浩洗漱完毕恨恨地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郝纤纤,摔门离去。自从跟郝纤纤在一起,秦明浩像变了一个人,他的穿衣打扮越来越接近秦世民了。连发型也基本上一致,每天都梳得很油光,他已经越来越像他老子了,这一切都是管家的功劳。大家看到秦明浩就仿佛看到秦世民,奇怪的是居然没有人问起这件事情,难道大家不觉得奇怪吗?

        纸终究还是包不住火,有明眼人看出了端倪。郝氏集团姑爷跟秦董长得几乎一模一样这一消息一时之间径直传遍了整个公司,当然也传到了其他董事成员的耳朵里。大家都在私底下议论,紧急之下,郝氏集团召开紧急董事会议,要求秦世民亲自出面澄清此事。

        有人说郝氏集团的姑爷其实是秦董事长的亲生儿子,传言到底是真是假?秦世民对此事并不回避,他只是说这件事情等他度假回来再亲自向大家交待。事以至此,大家只能默认了。因为,不管秦明浩是不是秦世民的亲生儿子,还是郝氏集团的姑爷,秦世民董事长的位置已经无法动摇了。等大家反应过来,只能怪自己后知后觉。

        这次是秦世民去瑞士手术后首次在大家面前亮相,他的精神状态告诉大家,他在瑞士的手术一切顺利。只是秦明浩他们看得出他的身体状况还是不太好,应该是术后还在疗养恢复当中。再过半个月,秦世民和郝美丽就回国了,国外医疗条件这么好,他恢复得也快。回来后,再在家调养一段时间,又是一个崭新的秦董事长了。

        “爹地,你们什么时候回来呀?整天呆在公司无聊死了,你再不回来我都快要闷出病来了!”晚上郝纤纤在房间跟秦世民通国际视频电话。

 

        “明浩呢?明浩没在你房间吗?”没想到秦世民突然问起秦明浩来。

        “你就知道明浩,明浩!难道只有明浩哥才是你亲生的吗?”郝纤纤很不满意秦世民在与自己通视频电话的时候关心的居然是别人,她嘟囔着嘴不高兴地嚷嚷道。

        “你这孩子,说话怎么没大没小的呢?没见到你妈咪还在旁边呢!”秦世民是在暗示,郝美丽还不知道这件事情吗?现在不说,更待何时?

        “妈咪,你要记得帮我带最新款的香水和包包回来,我已经在家呆了这么久都没有出去过!人都快发霉了啦!”郝纤纤突然向自己的母亲郝美丽撒起娇来。她这着非常灵,每次都是百试百中,她就是这样被郝美丽与秦世民宠着长大的。

        秦明浩又偷偷地跑回去跟詹璐璐约会去了,他觉得自己在郝家经常被郝氏姐妹捉弄,只有在詹璐璐这里才能找到一丝丝温存。

        他们两个坐在詹府别墅里通往后花园的一条僻静的小道的长椅上,詹璐璐端坐着,而秦明浩则整个身子躺在长椅上,他把头平躺在詹璐璐的双腿上。此时此刻,他们两个正在畅想着,只要等到秦世民回来,他们又可以过回以前那种天天在一起形影不离,如胶似膝的生活了。所以,暂时的忍耐都是值得的。

        “明浩,你是说郝氏集团董事那些长辈都知道你的身份了吗?”好险,幸好他们没有把秦明浩怎么样。

        “他们想在秦世民嘴里得到证实,但是被他一个哈哈给敷衍过去了!”

        “他这样做算是默认了吗?”

        “不知道!反正,那些人表示不再过问这件事情!因为,郝夫人跟他在一起!”或许是郝美丽的原因,如果郝美丽接受了,这件事情就不是什么难事了。

        “或许,秦董事长经过这次生死之搏,郝夫人已经原谅他接受你了呢?”詹璐璐对她与秦明浩的未来非常憧憬。她希望这就是最终的结果。

 “明浩哥,我觉得你自己应该控制一下你的行为!这完全是你自己的原因,你不要什么事情都怪到我头上,这样根本解决不了问题的!”郝纤纤拿着一沓照片丢在秦明浩办公桌上。

        “你派人跟踪我?”秦明浩看到照片,都是他跟詹璐璐在詹府后花园的亲密照。

        “拜托,你不要这么诬陷人好不好?这些照片是我在狗仔队手里花重金买过来的,不然,你们两个今天又上头条了!我不管你跟詹璐璐两个人感情有多好,有多恩爱?但是请你记住,你现在的身份是郝氏集团千金的乘龙快婿,请你不要乱来好不好?”郝纤纤气不打一片来,到这个时候居然还怪她。为什么不反醒一下自己?

        “那你的意思是要我断绝与璐璐来往?我做不到!”秦明浩干脆直接向郝纤纤摊牌。

        “我的哥呀!我不是要你们两个不要来往,我是提醒你!你们能不能注意一下,不要再被狗仔队拍到?”郝纤纤双手撑在办公桌上,一步一步向秦明浩逼近,她这是在向秦明浩施压吗?

        “我知道了!你,退后一点!”秦明浩突然感到有种压迫感,他指着郝纤纤,示意要她隔他远一点。

        郝纤纤想想都感到后怕,要不是记者主动打电话给自己,恐怕她那被媒体誉为“花花公子”的哥哥兼假情人又要上头条了。什么郝氏集团千金遭遇渣男劈腿,郝氏集团乘龙快婿夜会前情人等等,这些媒体的词汇量真的是无人能及,什么话题能够引起大众的关注,他们就往哪方面写,往死里写还不得把人给写死了。到时候传到郝氏集团那些前辈董事的耳朵里,还不知道要生出什么是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