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女的学游泳找男教练靠谱吗 玉足踩碾榨精

2022-06-01 14:51:15情感专区
萧华雍站起身走到沈羲和的身后,一手身子搭在她坐下的靠背椅扶手上,一手按住她的肩膀:“呦呦手上的香料,花样百出,可真是令人防不胜防。” 以前,萧华雍其

       萧华雍站起身走到沈羲和的身后,一手身子搭在她坐下的靠背椅扶手上,一手按住她的肩膀:“呦呦手上的香料,花样百出,可真是令人防不胜防。”

        以前,萧华雍其实并没有领略到香的危害,记忆最深的大概就是迷香和催情香。与沈羲和相识之后,了解到一些吸引毒蛇猛兽,或者威胁毒蛇猛兽的香,现在成婚,更是大开眼界。

        沈羲和微微抬头,幽亮的眼眸浮现一丝丝笑意:“我手上的香料,还有致命之物,殿下要试一试么?”

        “哦?如何致命?”萧华雍像是被迷住一般缓缓向下倾,两鬓相贴。

        沈羲和站起身,一把将他推开,走到了屏风之内,从行囊里取出一个巴掌大盛放胭脂水粉的瓷器:“这是我用西域一种能引发人哮喘的香方改良,它闻着清凉,肺上不好之人,定会迷恋。寻常人若是焦躁忧虑也会喜爱,香中有一味毒药,可通过气息蔓延之肺腑。

        初时不显,久而久之便会咳嗽喉痛,时间再一场便会咳出血,最后不治而亡。它是通过气息侵蚀肺腑,便是最厉害的医师,也无法想明白,毒是如何只对肺腑损伤。”

        萧华雍上前,从她手里取过小小的磁盘,将之打开之后,凑近要轻嗅一口,还未闻到,便被沈羲和一把夺走,旋即对上沈羲和怒目而视的面容。

        “你不要命了?”沈羲和怒斥。

        唇角舒展,萧华雍忍不住问:“这香,原不是为我而备下的吧?”

        他可不就是咳得厉害,要真用上这样的香,咳到吐血而亡,只怕也无人会疑心什么?

        “在殿下眼里,是如此看我?”沈羲和皮笑肉不笑反问。

        她承认一开始和萧华雍在一起,就是图他短命,对自己的影响将会降到最低,还有他正统嫡出的身份,也是最具有价值的成婚之选。

        那是因为他原本就是命不久矣,她若是存了去父留子的心思,轮得到萧华雍?

        她从不想得太长远,是因为太长远无法计算到涉事的人,有些人从未主动害过她,除非当真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否则她都不会无缘无故对一个人起杀心,她不是仁善之人,却也不是嗜杀之人。

        无缘无故,她为何要去筹谋杀自己的丈夫?

        丈夫尚未成亲,不知好歹,若她就已经做好了随时暗杀他的准备,等到丈夫察觉反对她谋杀,她不就是咎由自取?有什么资格去喊自己被辜负?

        “我非此意。”瞧着沈羲和误会了,萧华雍忙道,“我是想说,若你我成亲之后,我与你非同心,你是否会如此待我。”

        沈羲和面色缓和了些许:“这便要看非同心到何等地步。若你我各有所图,他不妨碍于我,我为何要对他下狠手?若他与我为敌,我自然不会心慈手软。”

        低声笑了笑,萧华雍道:“我的呦呦,甚是仁善。”

        旁人他不知,沈羲和与他比起来,是仁善太多。

        沈羲和眼风扫过他,将香膏收起来,却被萧华雍拦住:“呦呦赠我吧。”

        “赠你?”沈羲和打量他。





 

        萧华雍笑得人畜无害:“我知晓它的厉害,断不会让它伤了我。”

        他们是夫妻,萧华雍待她素来体贴呵护,难得向她索要一物,沈羲和也不好不给,不过想到他往常的劣迹,沈羲和便好整以暇道:“我若不赠,殿下又要不告而取?”

        他偷过她的手绢,顺走过她做给神运输的披风,萧华雍也不惧被调笑,甚至煞有介事思考了片刻后,才道:“这要看呦呦心情行事,呦呦若那日开心了,我便下手。”

        沈羲和真是被他弄得哭笑不得,直接塞到他手中:“给你。”

        磁盘上似乎还有她指尖上的温度,抬眼她已经走远,飘动的衣袂留下了一缕若有似无的香风,令萧华雍情不自禁闭目含笑深吸了一口气。

        用了朝食,沈羲和就戴上了幕篱离开了客栈,萧华雍在这边安排了院落,沈羲和并没有住进去,而是把萧华雍自己打发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