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程仪秀婷公欲息肉婷小说 噗嗤噗嗤抽出白浆

2022-06-01 14:50:25情感专区
沈羲和醒来已经是第二日,睁开眼对上单手撑着头,侧躺着看着她,眸底银辉凝聚,面上春风得意,浑身上下都透着餍足的皇太子萧华雍。 “好几日没有见着呦呦,一时情难自

     沈羲和醒来已经是第二日,睁开眼对上单手撑着头,侧躺着看着她,眸底银辉凝聚,面上春风得意,浑身上下都透着餍足的皇太子萧华雍。

        “好几日没有见着呦呦,一时情难自禁,呦呦若是气恼,只管罚我。”萧华雍认错态度良好。

        “闭嘴!”沈羲和低声呵斥。

        这里是客栈,他怎么敢,怎么敢在客栈就做出这样的事情!

        在沈羲和看来,夫妻间的事情,就只能发生在他们共同居住的屋子里。

        萧华雍老老实实的闭上嘴,沈羲和撑着仿佛散了骨头架的身子要起身,萧华雍连忙上前殷勤服侍,沈羲和乜了他一眼,并没有拒绝。

        之后无论萧华雍多么殷勤,多么温柔,多么体贴,他说什么,沈羲和都不搭理,需要他的时候也不会推拒,让萧华雍一颗心七上八下。

        她到底是气恼了呢?还是没有气恼呢?

        沈羲和当然是气恼的,可气恼归气恼,她又不想在这个时候与他闹,离宫前两人才争吵过一番,哪怕后来说开了,沈羲和还是担忧又伤到了太子殿下那颗脆弱的心。

        是的,在沈羲和这里,萧华雍面对她的时候内心脆弱的像个孩子,好似她稍有力度的一句言辞,就能将他的心扎得千疮百孔。

        要是旁人,沈羲和自然眼不见心不烦,这人已经成了她的丈夫,时时刻刻在眼前。她还能如何?只能少于他拧着,少让他脆弱的心受伤。

        “呦呦,我知晓一家食肆,甚是美味,我们去尝尝?”

        沈羲和纹丝不动,拿着自己的书在看。

        萧华雍舌尖顶了顶牙槽:“呦呦,你都不好奇我为何这般早来此?如何来此?何时离宫?路上有没有被人追杀么?”

        沈羲和充耳不闻,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看完一夜又翻了一页。

        萧华雍的下颚紧绷起来,好看的双唇也抿了抿,眼珠子转了一圈,也没有发现可以引起夫人注意力的东西,很是沮丧地耷拉下肩膀。

        倏地他又似想到了什么,故意蹭过去,紧挨着沈羲和坐下来,语气酸溜溜道:“小九一路跟着你,护了你一路。”






 

        要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他纵然对自己妻子的抵抗力极低,也不会这么心急火燎,都是萧长赢的错,他一入城就听说萧长赢跟着沈羲和入城,显然是一路护送。

        沈羲和不许他派人跟着,却允许萧长赢一路保护他,他都嫉妒疯了!

        “烈王殿下是皇命在身。”沈羲和还知道,萧华雍不但心灵脆弱,还心眼儿小。

        “皇命在身?”萧华雍扬眉。

        “唔。”沈羲和轻轻应了一声,没有去看萧华雍,而是翻了一页书,“奉陛下之命,盯着我。”

        萧华雍何等聪明,如何能够没有猜到其中的弯弯绕绕,他忽而笑了。

        笑出的声音引来沈羲和的目光,他立时收敛笑意,萧长赢自个儿要说他是奉命盯着,而不是冒险私自离京护送,妻子也如此理所当然认为,他为何要去拆穿?

        狼子野心,今年他定要让萧长赢成婚不可,看萧长赢还敢不敢时刻盯着自己妻子?

        虽然萧华雍收敛了笑容,但沈羲和直觉有些不对劲儿,合上书侧过身,拉开一点距离,目光幽幽盯着萧华雍。

        萧华雍可不想和沈羲和谈论萧长赢的痴情,他忙转移话题:“渭河上的事儿,陛下十分震怒,派了我那位堂兄过来,他身手了得,深谙用兵之道,若是陛下密令他对你下手,我们须得重新制定计划。”

        萧长风?

        沈羲和也有些诧异,没有想到祐宁帝如此重视,竟然将萧长风派来。

        “我与巽王有过一次接触,他并非诡诈之人。”沈羲和想着萧长风被余桑宁赖上那日,对萧长风有个初识的印象。

        “他是个极度忠君之人。”萧华雍笑了,“陛下若是对他说,怀疑岳父之事有诈,恐岳父生了二心,要他假装对你不利,引岳父出来,他绝不会不照办。”

        只不过就真的只是假装不利,会确保沈羲和的安危而已。

        “那便将他和他的人全部困住。”沈羲和眸光一动,“让他知道驿站里不是真的我,再让他发现我的行踪,他必然会觉着陛下所疑属实,带着人跟上我,选个好地方,你给他们布个阵,我这里恰好有一种新的香料,大量吸入,必然产生幻觉。”

        说不得,还能从他们嘴里套出点话,困住了他们,就能和阿爹汇